【中美貿易協議】拒絕成為廣場協議 匯率條款中國大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月15日,經過中美兩國經貿團隊不斷磋商,在平等和互相尊重的基礎上,中美雙方在美國華盛頓正式簽署了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協議文本包括序言、知識產權、技術轉讓、食品和農產品、金融服務、匯率和透明度、擴大貿易、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最終條款九個章節。同時,雙方達成一致,美方將履行分階段取消對華產品加徵關税的相關承諾,實現加徵關税由升到降的轉變。

中美貿易戰持續一年多,終於迎來轉折點,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中國國務院副總劉鶴(右)當天在白宮共同出席了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儀式。(AP)

避免成另一個廣場協議

協議文本的九個章節中,匯率是中美雙方在貿易爭議中的主要分歧之一。人民銀行周四網站發佈《關於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匯率章節的情況說明》,補充了一些協議細節。

此前,每當美國對中國加徵關税,貿易戰局勢緊張,人民幣匯率貶值,而每當貿易摩擦緩和,人民幣則對應升值。因此,儘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分析評估認為人民幣匯率水平與經濟基本面相符,並且中國從標準上並不符合美國財政部「匯率操縱國」的認定,但美國政府依然一意孤行。

隨着中美經貿摩擦的緩和,在雙方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前夕,2020年1月13日,美國財政部發表半年度匯率政策報告,取消了2019年8月對中國「匯率操縱國」的認定。就此問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回應稱,中國本來就不是匯率操縱國,美方的最新結論符合事實以及國際社會共識。

因此,在人行《情況說明》中表示,匯率問題焦點是「避免一國將匯率作為工具來提高本國出口商的競爭力,通過匯率貶值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這也從根本上避免了中美之間的協議成為又一個「廣場協議」的可能性。

光大分析師﹕匯率市場化屬既定政策

在協議中關於匯率的章節文本共有13條,主要包括彼此尊重對方的貨幣政策自主權;避免競爭性貶值;中美雙方認識到實行靈活匯率制度在可行情況下能夠起到吸收衝擊的作用;雙方共同的目標是奉行增強經濟基本面,提升匯率政策和數據透明度並避免不可持續的外部失衡的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央行這份說明中強調:「根據協議內容,美國在2019年8月認定中國為匯率操縱國的做法缺少事實依據,其單方面貼標籤的行為也與協議中雙方約定的解決分歧的方式不符。在匯率協議的談判過程中,中方反覆向美方闡明瞭對「匯率操縱國」問題的堅定立場。2020年1月13日,美國財政部發布的匯率政策報告不再認定中國為「匯率操縱國」,為中美匯率協議的有效執行創造了條件。」

整體看,兩國之間貿易協議匯率部分,中國的「贏面」相當大。中國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分析師周茂華認為,此次貿易協議中,匯率市場化改革本就是人行的既定政策方向,這是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後中國貨幣當局吸取的深刻教訓,中國需要在資本項目逐步開放的情況下,匯率保持靈活和彈性。

因此,協議中提到「不搞競爭性貶值」,減少人為匯率干預,來獲取國際貿易競爭優勢。最終實現市場化的浮動,也就是所謂的「清潔」浮動。事實上,自中美貿易摩擦以來,人民幣匯率彈性不斷增強,各市場主體也趨於理性,人民幣對基本面及外部因素反應靈敏,因此,人民幣匯率之前破「7」,市場並未出現大幅波動。

周茂華表示,在數據透明方面中國也已經取得了進展。之前中國外匯儲備的內部結構,比如資產組成及變化類似於黑匣子,2019年7月28日,中國首次披露了外匯儲備幣種結構等數據。

人民幣波幅空間擴闊

另外,本次關於匯率的協議中,雙方都沒有排除匯率干預措施,也就是說,如果匯率市場受外部擾動,比如國際機構惡意做空,明顯偏離基本面,出現非理性發展的態勢,中國可以進行必要的干預以維護中國經濟和金融的穩定。中國推進匯率市場化,人民幣彈性的增強有利於平衡國際收支。而中國市場的穩定不僅符合本國利益,也是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責任和擔當。

對於未來的走勢,人民幣匯率與貿易局勢的關聯度依然很高,中美貿易局勢進一步緩和,人民幣依然存在升值空間。周茂華分析,如果第一階段協議落實順利,推進第二階段談判,人民幣有望觸及6.86關口。但匯率的波動最終要回歸中國經濟的基本面。

近期人民幣的上升勢頭主要是貿易戰偃旗息鼓與中國國內經濟數據回暖共同作用的結果。目前市場已有比較充分定價。後續從中國國內基本面、政策面、外圍不確定因素尚未出清等等方面因素考慮,人民幣匯率大概率處於較寬幅度區間波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