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評論】鮑威爾與特朗普「作對」 直指美國經濟核心問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昨日,美聯儲(Fed)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重申對美國經濟的信心,並表示「目前美國工資上漲、失業率低、就業機會多的情況沒有理由不會持續下去」。此外,鮑威爾還表示美聯儲在必要情況下會採取量化寬鬆(QE)政策應對經濟衰退。

鮑威爾的發言令資本市場信心大增。截至2月12日收盤,美國三大股指再創歷史新高。其中,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上漲0.94%,報收29,551.42點;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上漲0.9%,報收9,725.96點;標普500指數上漲0.65%,報收3,379.45點。

聽證會上,鮑威爾否認了美聯儲將基準利率降至負值得可能。歐盟、日本等經濟體採取的負利率一直是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羨慕的對象。特朗普認為,負利率即能夠刺激經濟增長,又能夠降低政府債務的負擔,是一舉多得的手段。因此,特朗普一直喊話美聯儲採取降息甚至負利率政策,以便美國能夠與歐盟、日本等經濟體平等競爭。

鮑威爾雖由特朗普提名任命,但是在貨幣政策上始終保持着獨立性。圖為2017年11月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右)在美國華盛頓白宮與鮑威爾出席提名儀式。(新華社)

鮑威爾並非誠心和總統「作對」,而是一味下調利率水平並非解決經濟問題的萬能靈藥。日本在地產泡沫後長期採取低利率甚至負利率政策,然而日本經濟始終沒有完全復甦。實踐顯示,負利率會扭曲資產價格、弱化貨幣傳導機制、催生資產泡沫,通常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被各國央行採用。作為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必須保持自身的專業性和獨立性,即使這種言行會「違逆」特朗普的意願。

此外,鮑威爾在聽證會上還指出,政府應當在經濟強勁時,使聯邦預算向更可持續的道路靠攏。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不斷飆升,並在2020年財年突破1萬億美元。在財政赤字的帶動下,美國政府的債務負擔也越來越沉重。鮑威爾表示,如果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繼續快速增長,「這意味着,20年後我們的孩子們將把税款花在償還債務上,而不是花在他們真正需要的東西上」。

鮑威爾的這番言論顯然針對2月10日公布的2021財年預算提案。在預算提案中,特朗普政府玩起了「數字遊戲」,對美國經濟前景進行了樂觀地預測。根據白宮管理和預算辦公室(OMB)測算,美國經濟2020年、2021年的實際GDP增長率分別為2.8%和3.1%,而經濟長期增長率將保持在2.8%。

這樣一來,高速增長的經濟創造了大量税收,令特朗普政府在不用大幅削減開支的情況下也能維持較低的赤字水平。根據預算提案,15年內美國政府將實現預算平衡,而美國政府債務水平佔GDP的比重將從2020年的80.5%下降至2030年的66.1%。

然而,特朗普政府對美國經濟的預測完全不切實際。美聯儲對美國2020年、2021年GDP增長率的預測分別僅為2%和1.9%,遠低於預算提案。而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認為美國經濟長期增長率僅為1.7%。在更為現實的經濟假設下,美國政府的財政赤字將繼續攀升,2030年美國政府的債務水平佔GDP的比重將升至89%,而非降至66%。

競選連任期間,特朗普不敢冒着得罪選民的風險在預算提案中大規模削減醫保支出等福利措施。圖為2月10日特朗普在美國新罕布殊爾州集會上發表演講。(路透社)

鮑威爾對美國政府債務可持續性的擔憂直指美國經濟的核心問題。如今,美國政府的總債務規模(包括公共持有部分和政府持有部分)已經超過23萬億美元,僅2019財年支付的利息就高達5,746億美元。由於美國政府對財政赤字的放任,不斷增長的財政赤字與不斷擴大的債務規模之間已經形成惡性循環。

特朗普並非看不到美國經濟的問題。早在2016年競選期間,特朗普就承諾要在兩屆總統任期內償清美國政府當時積累的19.9萬億美元債務。就任總統後,特朗普實施的減税政策導致財政赤字大幅上升,政府非但沒有多餘的收入償債,反而要繼續「借錢過日子」,導致美國政府債務在三年多時間內增加了超過3萬億美元。

如今,美國政府的債務問題已經積重難返,特朗普也不打算實質性解決這個問題,而是企圖通過「數字遊戲」繼續擴大財政赤字預算,將債務留給後人解決。然而,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美國納税人早晚要為美國政府的不作為「埋單」。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