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匯指數衝100大關在即 原來在於呢個三個因素

撰文:陳放
出版:更新:

美匯指數周三時曾觸及99.73點,創下自2017年5月以來的新高,再次挑戰100點關口。2020年以來受多種因素的影響,美元相對其他貨幣始終保持強勢,累計漲幅達到3%左右。

通常情況下,強勢美元出現在美國經濟增長相對較快且利率快速升高的時期。此時,不斷上升的資本回報率和利息差會吸引國際資本流入美元資產,推動美元升值。但是,在本輪全球經濟陷入衰退泥潭的大背景下,強勢美元主要得益於美國經濟的相對穩定以及全球不確定性因素的增多。

僅從美元指數的構成來看,美元的強弱受歐元、日元和英鎊的匯率波動影響較大。美元指數由美元兑六個主要國際貨幣的匯率經過加權平均計算獲得。其中,歐元兑美元匯率權重佔57.6%;美元兑日元匯率權重佔13.6%;英鎊兑美元匯率權重佔11.9%;三者合計佔全部美元指數比重的83.1%。因此,美元指數的強弱主要體現在美國經濟與歐盟(EU)、日本和英國等國經濟之間的強弱上。

綜合來看,近期美元再次衝擊100點關口主要受益於三個因素。

2020年1月美國製造業景氣程度開始上升。圖為2019年11月2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左二)在蘋果公司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左一)等人的陪同下參觀美國得克薩斯州的蘋果Mac Pro製造工廠。(美聯社)

美經濟表現較歐洲突出

首先,美國的經濟表現和經濟預期都好於歐洲。2020年1月,美國供應管理協會(ISM)統計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錄得50.9,是自2019年7月以來首次回到榮枯線以上。其中新訂單指數和生產指數分別增長4.4個百分點、9.5個百分點,表明美國製造業景氣度良好。此外,2019年美國的勞動力市場表現強勁,平均工資穩定上升,零售銷售數據也保持平穩。

相比之下,2020年1月歐元區製造業PMI僅錄得47.9,近一年來歐元區製造業PMI始終處於榮枯線以下。此外,作為歐洲經濟火車頭的德國也在2019年末陷入經濟衰退泥潭。數據顯示2019年12月德國工廠訂單連續兩個月下降,德國製造業表現為十年來最差。歐盟委員會在2020年發佈的首份經濟報告中指出,歐洲經濟的下行風險依然存在,並預測2020年歐盟經濟增速將維持在1.2%的水平,與2019年持平。

目前來看,2020年「美強歐弱」的經濟格局不會發生改變。歐元區的貨幣政策可能會因經濟衰退而進一步寬鬆,而美聯儲的降息壓力則相對較弱。因此,美國經濟相對較強的表現,將在2020年剩餘時間內支撐美元的強勢。

其次,英國「脱歐」已成定局,對匯率的影響逐漸轉弱。2020年1月29日至1月31日,英國順利「脱歐」曾一度導致英鎊和歐元短暫走強,美元指數承壓回落。然而,當英國「脱歐」這一不確定性事件轉向確定時,英鎊和歐元獲得的短暫利好已經「出盡」。

英國「脱歐」程序遲遲未決嚴重拖累其經濟。圖為2016年6月24日英國「脱歐」全民公投結果出爐後,英國倫敦一家股票經紀公司內愁雲慘淡。(路透社)

美元屬避險工具

此後,經濟的相對強弱和貨幣政策的變化將決定歐元兑美元以及英鎊兑美元的匯率水平。目前來看,長達近一年的「脱歐」過渡期將繼續為歐盟和英國經濟帶去不確定性,影響當地的投資和消費預期,進而拖累經濟增長。這也將成為美元指數繼續走強的動力。

最後,美元是重要的避險工具,一旦全球不確定性增加,美元指數將繼續上漲。2020年初在中國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給全球經濟帶來了極大的不確定性,也成為美元指數上漲的重要驅動力。中國是全球產業鏈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疫情期間中國經濟活動的停滯已經導致全球產業鏈運轉不暢。如果疫情出現長期化趨勢或者向全球其他地區擴散,資本市場的避險情緒將繼續升温,從而帶動美元指數走強。

但是需要說明的是,避險情緒的衝擊對於美元指數的影響通常只停留在短期。只要中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得到控制並且不發生反覆,避險情緒對美元指數的提振作用將隨着疫情的好轉而減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