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車未用盡已急推新採樣車 不怕「倒米」? 黎曉靈︰創造價值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今年政府多次在油麻地、元朗、紅磡、尖沙咀,甚至山頂等地方實施圍封式檢測。在不同的封鎖範圍內,都會見到各間化驗所出動利用5.5噸貨車改裝的流動採樣車,以求增加採樣的機動性。

愛多國際創辦人黎曉靈接受《香港01》訪問時透露,這輛「流動採樣車1.0」的主意是由她發起,更好快就推出擁有負氣壓的「流動採樣車2.0」,直言不怕「蝕住做」,只因父親教誨的一句話。

黎曉靈最新以旅遊巴,改裝成有負壓醫療室的「流動採樣車2.0」。(盧翊銘攝)

黎曉靈是香港老字號臘味及燒味店「金菊園」第四代後人,15歲已在日本當模特兒,獲外界形容為「時尚名媛」,雖然從商多年,過去涉足時裝代理、珠寶設計及電商,今次做埋「抗疫」生意,推出流動採樣車,原因為何?

黎曉靈指,當初有這個構思,全因為「修甲姐姐」有日問她拎自助檢測套裝,「佢之前一晚同人食飯,對方中咗(新冠肺炎),我話搵人送去佢屋企,佢就話搭緊港鐵嚟,我聽到就即刻叫佢返屋企困住自己。」

她認為無可能要一個疑似染疫的人,如此高風險的四圍走去做檢測,這次經歷令她意識到要增加採樣的機動性,於是有了將旅遊巴改裝做流動採樣車的念頭,「單靠社區中心係唔夠!」

舊車成本未收回 已急推新車

意念簡單,但改裝旅遊巴涉及的工程及技術太復複雜,她只好先從5.5噸貨車入手,改裝成6架未有負壓室的採樣車,每架改裝成本約15萬元,圖解解燃眉之急,「疫情下多咗人網購,用多咗貨車,車主月搵十幾萬係好易,叫佢地畀你用係好難,我想買都買唔到,要係日本運架車(來香港)可能要六個月,而且係保守估計。」

設計初期已打算只會使用一段時間,加上香港高樓林立,夏天時天氣酷熱又欠缺「生風」,在一架用鐵皮包裹住的貨車內採樣,除了令醫護人員更辛苦外,她擔心亦可能因通風問題,出現「流動採樣車群組」,「如果有個超級傳播者,一個噴嚏就可能令用過架車嘅人曝露喺風險當中。」

因此即使第一代採樣車剛落地,由於有上述的明顯缺憾 ,她積極與團隊及中文大學醫院等合作夥伴研究,最後一位曾為巴士進行改裝的退休工程師「出山」協助,今年二月斥近150萬元,成功將旅遊巴改裝成「升呢版」流動採樣車2.0。

第二代設負壓醫療室

「流動採樣車2.0」內設6間負壓醫療室,有HEPA濾網及紫外線殺菌燈,換鮮風次數為每小時25次,較公立醫院病房的每小時12次更頻密,未來或更可用作流動疫苗接種站。「可能有人覺得我儍,應該第一代(採樣車)用到盡先至出第二代,iPhone都唔會隔唔夠兩個月就出新款;同埋我第二代一出,第一代嗰6部基本報廢!」

她笑言,自已願意蝕住做,除了過去一年醫療貿易「賺咗少少」,她希望可以回饋社會之餘,亦是因為父親教誨,「爸爸教過我一樣嘢,做生意唔係下下為搵錢,創造咗個價值先講(其他)。」

因此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她沒有選擇製造口罩,「太多人做嘅嘢,一定唔可以做。因為你創造唔到個價值。」但過程中她亦有擔憂,「我只係擔心有人覺得我玩玩吓,我哋咁專業你一個細路女,唔好搞啦。好彩大家都好幫手,(專家們)教我好多嘢。」

不計成本 冀政府訂下標準

總算為檢測出一分力,但令她感到不太快的是,檢測車的原意似乎被人扭曲,「你要知檢測呢個行業好多現金流,一次(驗測)收政府240元,一次執區幾千人,講緊係一晚幾十萬數。而且你機動性越強,就有機會搶埋其他地盤(檢測區分)。」

更甚的是,本來是屬短期過渡的「流動採樣車1.0」,卻被「行家」複製成不同化驗所的採樣「主力」,「其實好多專家都講,(流動採樣車1.0)再用有風險,我唔介意你抄我,但都抄啲好嘢。」

黎曉靈表示,自己斥逾百萬製造「流動採樣車2.0」,即使有政府資助,亦非打算賺錢,「租畀政府都只係希望拎返油錢、司機同技術人員嘅成本。我第一架要150萬元,之後30萬元就可以,模式一樣,只係買材料改裝。」她稱,現時包括內地、澳洲、印度及印尼,都對「採樣車2.0」有興趣,唯獨港府仍未有行動,她期望,政府盡快為採樣車訂下標準,令車內的採樣環境更為安全。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