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述】夏永康新作拍出ME世代花樣年華 孤獨是共同語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甜蜜又悲傷,在字語上總讓人容易理解,但當放成影像,背景置於香港,落在與王家衛合作過多部電影的夏永康(Wing Shya)手裏,這份甜和傷便深入視覺,成為一幕幕滲滿香港元素的電影場景。
撰文:朱珮茵
夏永康《Feast [Hong Kong,2013]》(Blue Lotus Gallery)
你對年輕有何想像?
問得出想像,證明我們距離年輕已遠。1964年出生於香港,年輕時為了看更廣闊的世界選擇到加拿大入讀藝術學校,再因為自覺要為自己的城市成就更多藝術和創意而回來。「年輕」從來都是夏永康創作之中盡可能不偏離太遠的主題,他一直在留意和觀察。《Sweet Sorrow》是他從構思、製作到後期剪接,共花上四年而成的最新攝影企劃,即將於Art Central上首次展出,接續於Blue Lotus Gallery展覽。
夏永康《Scarred [Hong Kong, 2013]》(Blue Lotus Gallery)
Sweet Sorrow,大概就是他對這一代年輕人的結語。整個展覽的相片統一背景全黑,縱也有光亮和調色,卻是瘋狂又密集;每幅畫面恍如充斥着過多資訊,當中甚至有些叫人不明所以,儘管人物身上的顏色明亮偏又離不開身後的黑暗;在大光大彩之中我們似乎應該感到歡愉,但作品從視覺上反而讓觀看者更深刻地連結到當中的淡淡哀傷和孤單感。他既剖析和記錄「Me Generation」這一代的精神面貌,也意圖觸及他們的內在。「『Me Generation』世代在各個物質層面上都很充裕,但是幸運地擁有這些條件並未給予他們相對幸福的生活。事實上,為了應對社會的改變、消化無限的訊息和過剩的物質享受,他們所感受到的分離和孤立感是非常突出的。」夏永康這樣說明。
夏永康《Genki [Hong Kong, 2013]》(Blue Lotus Gallery)
因此以香港隱閉又破落的地點作拍攝背景,更加深了其中的孤獨意識——廢棄的村莊、失修的荒地、骯髒的一角、紛亂的霓虹,夏永康一概借來點綴他眼中這個年輕世代的面貌;同時跟美術指導Kanako B. Koga、藝術家Fantasista Utamaro一同放大又無視每個人物本身的形象,將他們彩繪成卡通角色,或以他們手製戲服作角色扮演,或利用漫畫的語音標記代替言語,或逐一將女孩綑綁……無不意味着他們正跟現世代互聯網上紅熱的次文化接通,也企圖戮破社交媒體上泛濫不清的「自我形象」,最後以夏永康擅長拍攝電影劇照的手法,為每幅作品留下情緒。
這種情緒說到底不止於是對「Me Generation」這代年輕人的描述,也隱隱包含他對所謂璀璨背後的空洞體會和自述。假若科技發達令這個世代被手機和軟件肆虐,在這個急速倒下又忙着重建的紛擾城市中,孤獨是所有人的共同語言,至少讓我們能夠透過視覺來溝通。
+19
+18
+17
夏永康攝影展「Sweet Sorrow」
展期:3月26日至4月1日
地點:Art Central B09展位
展期:4月4日至28日(周二至六;11am至6pm)
地點:Blue Lotus Gallery(柴灣永泰道60號柴灣工業城一期1606室)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