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述】專訪日本女畫家小松美羽:「最喜歡初見那隻狛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女畫家」、「神隱少女」,都是人們給小松美羽的外號。

雖然她的美貌完全配得起這些稱號,但也會懷疑這樣去標籤一名藝術家是否不那麼合適,心想那些只是媒體炒作吧?

抱着這樣的想法來到白石畫廊,那天初見小松美羽,她身穿白色道服,與周圍的靈獸畫作交織成一副相當有靈氣的畫面,就像從虛構世界走出來的人物。直到那一刻才打從心底認同,神隱少女確是對她的最佳稱呼。

花下篇幅描述她的外觀,並非想以美女作文章的招徠,而是她本人確實有股超乎自然的靈犀氣質。這樣一來,她能接觸到常人看不見的靈獸似乎也不奇怪了。

小松美羽是日本銅版畫家,作品主題皆圍繞著她自小便能看見的「神獸」,沒錯,她有某種靈視,能看見常人看不見的靈界異獸。她於日本長野縣長大,家鄉被大自然圍繞,因此自小便滿山跑。小時候有一次在山間迷了路,不知所措之際,有一隻類似犬非犬的「動物」突然出現並領她下山,後來她到神社看見那些石像,才知道當初所遇的不是什麼動物,而是神獸狛犬——這就是她進入神獸世界的契機。

日本銅版畫家小松美羽。(吳煒豪攝)

這是小松美羽第六次來港。「感覺到香港很有能量。因為我作畫前都會冥想,香港對我來說是能很深入進入冥想世界的一個地方。」

小松美羽會稱那些神獸為「守護獸」,在香港文化中,守護獸亦是相當大的一環,像石獅、麒麟、門神,甚至「九龍」的龍脈典故等等。她表示從中獲得了很多靈感:「香港有很多守護神獸,對每隻守護獸我都會抱著尊敬的心態。祂們每一位對我來說都是重要的。」

「每天早上起來我都首先會感謝,獻上感謝的祈禱。感謝守護獸和神靈保護着我,因為守護獸我才能積那麼多功德,所以會想辦法謝謝祂們、要還給祂們。」她認為將守護獸畫出來,讓祂們為世人所知,是其中一個感謝的方式。「只有畫祂們才能傳達祂們的訊息,同時,我也從中得到很多能量,因此畫畫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修煉。」

白石畫廊展出小松美羽作品,訪問短短一小時內已接連有兩位買家問津。(吳煒豪攝)

訪問當天,位於荷里活道的白石畫廊(現已遷往H Queen's)正舉行小松美羽在香港的首個個展,雪白牆身掛滿了她為香港而畫的作品。走了一遍後,便開始談到她的藝術形式。小松說她選擇銅版畫的原因,是因為銅版畫較之能呈現細緻線條:「我從以前起就很喜歡線條!後來在美術大學學習的時候,便選擇了銅版畫作為藝術的開端。現在,從我的作品中也能看到很細膩的線條,正是這個原因。」

小松的畫作線條極為細緻。(吳煒豪攝)

在日本,小松美羽的人氣可謂是偶像級,那麼她的偶像又是誰呢?「是伊藤若冲,他是江戶時期的畫家。從前他也是因為看得到神獸,所以同樣以神獸作為主題。」

翻查資料,伊藤若冲被稱為「奇想的畫家」,作品均為浮世繪版畫,其筆下的動物眼睛跟小松美羽的神獸眼睛有異曲同工之妙,一樣具懾人神魂之氣魄。他最著名的畫作《孔雀鳳凰圖》曾於二十世紀初失蹤,直至近年才再度面世,充滿傳奇色彩。

小松美羽作畫時會使用金屬顏料,令作品帶有銅質光澤,「你看很多人在祈禱的時候會散發出一種能量,我選擇這種顏色,正是想畫出人在祈禱時那種神聖的感覺,這種特別的色澤也是神獸所蘊含的能量,我想表現出那種能量來。」

金屬顏料帶有反光性質,跟據光源不同會時亮時暗,並非人人能駕馭。她的畫作風格獨特,其中的透視、光暗關係並不明確,因此有條件採用全金屬顏料。事實上,這種獨特材質帶來的金屬質感與不少宗教器具類似,令畫作更添神聖感。

在現場作畫前,小松調皮地在牆上「塗鴉」,用小神獸歡迎觀眾。(吳煒豪攝)

訪問當天小松美羽在H Queen's大堂中進行現場繪畫,作畫中的她跟平時判若兩人,在人前斯文靦腆,在畫板前卻是舞若遊龍,猶如行動繪畫。「在畫畫的時候並不會忘記自我,因為我希望在畫畫時神獸能進入我裏面,我只是把祂呈現出來。而且在畫畫時我完全不會想要畫什麼,就是受當下所有的靈感而畫出來。事前的冥想,就是想要感受到能量進來。還有我畫畫時右腦會比較發達,哈哈!」

小松美羽與助手一起準備顏料。(吳煒豪攝)

小松美羽現場作畫圖集:

+8
+7
+6

「九龍」在迎接中間那條新龍的誕生。她表示這是第一次在一幅畫中同時出現這麼多神獸,因為感受到周圍都充滿能量。(吳煒豪攝)

本以為充滿日本神道氣息的小松美羽只畫東方神獸,但事實並非如此,她更認為神獸可能都起源自《聖經》:「今次特意為香港而畫的畫,所以都是東方神獸,不過兩年前到紐約展覽時我也畫了西方神獸,像獨角獸。我認為所有神獸都起源自舊約《聖經》中看守約櫃的基路伯,後來傳到不同國家,變成不同的樣子。若硬要說的話,我畫的都是結合西方跟日本狛犬而成的神獸,並沒有刻意去區分東方或西方。」

向來都直率回答的小松首次陷入沉思狀。(吳煒豪攝)

畫什麼神獸,不必思考,只需靈感,但說到她最愛的動物就犯難了,「有很多喜歡的動物呢……」向來都直率回答的小松首次陷入沉思狀。「如果真的要硬說一個的話,果然還是最初為我帶路的狛犬吧!正是祂帶領我進入神獸世界,我很尊敬祂。」那看來你是犬派?「但我也很喜歡貓,家中有養貓和狗呢。」她笑言。

說到未來計劃,小松美羽回應道:「在香港展覽完結後,今年希望會有更多的公共藝術。因為有更多公共藝術放到街上,能更加親近群眾,與人的生活更貼切一點。印象中,香港、台灣及很多地方的神獸都是在生活中看得到的,比如說寺廟裏,我覺得這樣很好,也覺得香港是很重視神獸的地方。因此希望做一些更立體的東西,讓更多人看得到。」她補充說曾到訪不同地方,都希望能跟當地的關係更加緊密,「不管是跟神獸,還是那地方的人們。」

「那很好奇,你希望能做到多大的作品呢?」小松美羽眼睛來神,看了看周圍,再用手比劃,但顯然她張開手也不夠大,不禁笑了起來,答道:「那應該還是越大越好吧!」「希望是在很多地方擺放很多個,是最好的。因為放在很多地方的話,能更接近各式各樣的人,也能讓大家的靈魂更加進化。」

現場花絮: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