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已登上世界之最」 格魯吉亞・葡萄酒世界的亞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生在世,做每一件事、每一個選擇都有著一個限額,所以我們更應該講究,追求最好的生活質量。對於葡萄酒而言,有一顆滄海遺珠,近年終於在大眾所認知的葡萄酒世界中漸露鋒芒,它就是格魯吉亞。格魯吉亞葡萄酒,其實遠近馳名、歷史悠久,不過只限於懂酒的人才知道。至於一直追著潮流走的人們,卻不見這個擁有超過八千年歷史、全地球最多品種的葡萄酒發源地。傳說在遠古時候,上帝給人們分封土地,格魯吉亞人卻因為飲酒享樂而錯過了,不過,格魯吉亞人知足常樂,甚至邀請上帝一起來喝酒,試過格魯吉亞酒的上帝最後也禁不住將留給自己的土地送給格魯吉亞人,同時為這片土地獻上祝福,成為世界上獨一無二、彷彿專為種植葡萄而設一樣的聖地。
格魯吉亞葡萄酒一直不被為人熟悉,實則卻比已有三千年葡萄種植歷史的法國還要早。
格魯吉亞與亞美尼亞、阿塞拜疆、俄羅斯和土耳其接壤,是史太林的故鄉。其文明起源於青銅器時代,僅次於非洲、作為人類發源地之一。其名「Georgia」於希臘語中意為「農業」,直至今天,農業也是支撐著國家的主要產業,以葡萄和茶葉為主;此外除了能源,農業亦屬第二大投資類別, 吸引了不少西班牙人投資農場,不過並非種葡萄而是養豬,當地的火腿亦美味非常,除了火腿還有芝士等,這些產品都與品酒傳統息息相關。至於葡萄種植,可追溯至八千年前,公認為世界葡萄酒的搖籃,比已有三千年葡萄種植歷史的法國還要早。俄國大文豪契訶夫,曾在自己的作品中描述俄國貴族享用格魯吉亞酒,是身份地位的象徵。格魯吉亞酒也是前蘇聯的國宴用酒,史太林曾用來款待毛澤東主席, 得到了對方極高的評價。
葡萄酒很講求歷史,就同一品種的葡萄,要分高低級數,有時就要看葡萄藤的年紀。有些世界上最好葡萄酒,其葡萄藤可能動輒過百歲,種出來的葡萄帶有深長而複雜的口感,突顯出品種應有的風格。格魯吉亞葡萄除了有悠久的歷史,原生葡萄品種繁多,可辨識的達五百多種,冠絕全球。此外,其獨特性也是其他地區不能比擬的,有些葡萄品種甚至被其他國家如美國及澳洲試驗種植,不過其獨特性正正來自獨有的風土,所以人為移植幾乎是不可行的事,其葡萄無論營養成分還是礦物質都相當豐富,甚至完勝於葡萄酒大國法國的本土品種。另外,就連格魯吉亞本身都想擴大規模種植其中一些葡萄品種,但同理之下亦不可行。故此,格魯吉亞葡萄酒的產量一直受限,但物以罕為貴,正是其中一個令人無比響往之處。一直以來格魯吉亞酒都為貴族、國家所擁有,甚至曾經被嚴禁出口,要到今天格魯吉亞酒才真正讓大眾觸及得到。
格魯吉亞民族擅長雕刻工藝,很多建築物皆甚具特色,但其實他們的葡萄酒之獨特風味也為人稱道。
「用最好的來帶領世界」深邃沉實的格魯吉亞優雅
格魯吉亞葡萄品種之多,但可以用來釀酒、而又能廣泛投入生產的著實不多,當中最重要的品種就以紅葡萄「Saperavi」為尊,產量佔全國七成。Saperavi說得上是格魯吉亞的葡萄王,其質素亦非常高,在外觀上,Saperavi就有著深沉的紅黑色,連果肉亦呈淺紅色,能夠釀出令人垂涎的深紅酒體,可見單寧極為豐富,果香濃郁,帶有厚重的黑果和紅果芳香,口感飽滿結實。這是普遍而言的Saperavi風格,但亦要看不同風土下的表現;至於白葡萄方面,最受重視的古老品種「Rkatsiteli」甚具個性,帶有清新白花香和香料辛辣味,酸度卻很高,所以大多數酒莊處理這款葡萄都會稍後一點才採摘( Late Harvest),讓葡萄盡量成熟多點,增加甜味及令酸味下降,以釀出酒體更為平衡的作品,不過總括而言Rkatsiteli都以清新爽快為主,特別適合送餐。想像一下在香港的炎夏以Rkatsiteli配上海鮮可會是不錯的體驗。在葡萄酒的世界,人們已厭倦了既有的味道格式,直接而具爆發力的甜蜜果香,也嫌不夠。接下來的葡萄酒趨勢,是具深度的優雅口感,格魯吉亞酒的複雜個性和結實單寧,正是追求者所需要的。
格魯吉亞葡萄酒是世界上歷史最古老的葡萄酒之一,甚至可謂葡萄酒的起源國。
此外,普遍來說葡萄要生長於「相對貧瘠」的土地,陽光、雨水充足的低地或盆地卻未必一定適合。但格魯吉亞位於的高加索山區有著獨特的高原氣候,簡直是葡萄生長的完美條件。格魯吉亞的產區主要集中在三個地區:東邊是氣候乾燥的高加索山麓Kakheti產區,掌握著全國七成產量;首都附近的Kartli產區亦相當著名;還有西部氣候比較潮濕的Imereti產區。三個產區各具特色,所以格魯吉亞酒並不單一,可以找到適合不同口味的選擇。
「最獨特的只有世界唯一」古老陶罐蘊釀傳承
有了最好的原材料,接下來就要看釀造技術如何把葡萄最大的特點彰顯出來。格魯吉亞著名的陶罐釀酒技術相當馳名,也能夠突顯出酒體的醇厚。做法是將處理過的葡萄連葡萄梗、皮和籽放進陶罐(Qvevri)發酵,賦予其濃厚酒體和明顯的單寧口感。因為長埋地底關係,故此,能有效保持釀酒和陳酒時的溫度。另一方面,陶罐所用的陶土具有當地風土特色,含豐富礦物質,與重單寧感的風格相輔相成,但卻不會過於苦澀、粗糙。現今的葡萄釀造技術發達,一切都是科學和計算,大多採用不銹鋼桶,以降低不穩定因素的影響。不過亦有一個說法:釀葡萄酒是藝術,更加突顯在陶罐之上。因為陶罐上有微細氣孔,於釀酒過程上促進與空氣的接觸,進行微妙的氧化作用,為酒體帶來更獨特的口感。同一道理之下,中國的國酒茅台也是用陶瓷樽裝著,明明作為烈酒放於有細孔的盛器會慢慢散失,放個三四十年,酒體都只剩下一半,只為微妙的氧化作用,著實令人又愛又恨。再看格魯吉亞酒,有不少都是用陶瓷樽而非典型的玻璃酒瓶裝著的,酒瓶上的圖案雕刻富有濃厚的民族色彩,但在這吸引眼球的外觀底下,也可能包裹著更深層次的釀酒智慧。
格魯吉亞著名的陶罐釀酒技術相當馳名,也能夠突顯出酒體的醇厚。
作為世界上最優質的葡萄酒之一,格魯吉亞酒成為趨勢不難預見,但它面對著一個問題:出口渠道。格魯吉亞葡萄酒業倚重出口,過往的出口國主要是俄羅斯、白俄羅斯和烏克蘭。不過,自2003年玫瑰革命之後,與俄羅斯斷交,以及2006年開始俄羅斯與格魯吉亞停止雙邊貿易關係,最大的出口國沒了,所以格魯吉亞近年非常積極的尋找新市場,宣傳也加大力度。擁有著最古老的文明、得天獨厚的風光,格魯吉亞酒不只是味蕾上的事,每一口酒都可以喝得出其深厚的文化內涵,酒業與旅遊業的雙線並行,可能可以帶給人們最引人入勝的體驗。經歷過玫瑰革命的試煉,格魯吉亞應當了解到自己需要的是什麼,他們接下來走的路是值得我們去期待的,包括格魯吉亞酒的光明前途。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