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設計周】Zaha Hadid工作室3D打印珊瑚坐椅 海洋仿生主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著名建築師Zaha Hadid雖於2016年與世長逝,但其建築事務所Zaha Hadid Architects在現任主席Patrik Schumacher領導下,亦繼承了她充滿有機曲線的「仿生」風格,並於家具設計領域發放異彩。

2018年米蘭設計周不乏頂尖水平的3D立體打印技術展示。新創西班牙家具品牌Nagami專攻此領域,於Brera Design District展出四張分別由Ross Lovegrove、Daniel Widrig以及Zaha Hadid Architects設計的3D打印坐椅。

圖片:Nagami

我們過去至今設計的一些產品,正等待着合適的科技開發出來以變成真實:不只是可握在手上的物體,還是環境的一部份,令你可以感受和體驗它。
Nagami創辦人Manuel Jimenez García、Miki Jimenez García及Ignacio Viguera Ochoa

Bow通體有着漸變的黑紫色。

Nagami首個系列名為「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來自英國作家Aldous Huxley寫於1930年代的同名反烏托邦科幻小說,副題意思卻是要大家重新思考設計和大規模機械化立體打印的關係。有兩張由Zaha Hadid Architects現任主腦Patrik Schumacher設計的座椅,分別名叫「Bow」和「Rise」;另外是英國設計師Ross Lovegrove的「RoboticaTM」和Daniel Widrig的一張「Peeler」椅子。

Zaha Hadid Architects就物料實驗和立體打印技術進行大量研究,Bow和Rise就是研究成果。有着Hadid標誌式的曲線和幾何學美感,它們也外觀令人想起海洋生物,例如珊瑚和海葵等附生在礁石上、不會移動的刺胞動物或海鞘之類的被囊動物。開發團隊的確探索過海洋生物學中發生的自然生長步驟,特別是水底生態系統和珊瑚的聚合形成過程。

Rise基座是藍色,沿上淡化成半透明白色。座墊塗上金色。

物料方面,Bow和Rise都是以生物可降解而且不含毒性的聚乳酸(PLA)塑膠打印。這些膠連都是由循環再造資源如粟粉生產出來,環保之餘,也令家品輕量又堅固。這兩張充滿曲線美的座椅都以單一隻腳的基座承托,值得留意之處是其製造過程。Nagami以配備大型機械臂的立體打印機打印,而臂上安裝的筆嘴為pellet-extruder,使用原始的塑膠顆粒而不是膠絲來打印。如此一來上色會較為方便、層次豐富,令整件傢俬更加融入室內家居。漸變效果的顏色和別樹一格紋理模式,重新定義家具和其設置之間的傳統空間關係。

Bow(左)和Rise(右)的打印過程。

Ross Lovegrove設計的RoboticaTM外觀猶如花樽。設計上,它那經精準數學計算調較、360度完美圓形表面用途不拘,加入了含矽物料,可作抗熱餐枱使用;除了本身可充當一件美觀擺設,亦可安置家居雜物、在上擺放雕塑或電視機。其形式靈感來自「植物」和「機械」兩個領域之融合,拓展出一種全新設計方法,將自然界的自然生產公式跟人造機械生產公式「結晶化」,合二為一。

配備了有機聚合物的機械臂,以由低至高、內外伸縮的動作,加上層層遞進、重覆自轉堆疊形式打印出RoboticaTM,機械臂向外或向內移動的微細動作製造出家具的曲線,特別是樽頸形狀。自轉幾何學的結構相對簡單,能節省生產的時間成本。

Daniel Widrig的Peeler也是以立體打印生產,銳意進攻小眾市場。每張Peeler用到的材料很少,本質上只是一張的約7毫米厚的聚乳酸(PLA)膠紙,在Widrig眼中這樣的一件膠片如皮般薄,像三塊波浪形的表皮由某個看不見的人體軀幹上剝下來。量產時,Peeler以工業用機械人打印只需數小時,既節省時間亦節省資源。

Peeler亦有其「融合」的既念,有機和無機的交會在設計和製造工序中發生。「椅子的設計既能克服真實人體的人體工程學限制,又能滿足打印它的機器手臂的人體工程學設計要求。」Widrig評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