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述】訪問《玩轉極樂園》導演:「電影應認真對待地方文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Pixar動畫電影《Coco》(《玩轉極樂園》)掀起全球大熱,亦毫無疑問地奪下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大獎。

導演Lee Unkrich將出席北京的第十四屆中國國際動漫節,《香港01》來到北京跟他談電影說創作。

令我們既驚又喜的是,《Coco》的中國票房,幾乎等於歷年所有其他Pixar電影在中國的票房總和。
《Coco》導演Lee Unkrich

《Coco》有其精采的娛樂性,不過相信沒有人會覺得它是一部兒童動畫。事實上,Pixar動畫立意都很深,即便到了中年甚至老年,仍能從那動人的劇情中找到某種領悟,反而小孩子未必能完全體會當中一些動情的地方。Pixar作品打破了動畫是小孩玩意的刻板印象。

電影在中國的表現極為亮眼,12.12億人民幣票房,單部成績便迫近過去13部內地放映的Pixar電影票房總和12.8億。原本Lee Unkrich本人甚至沒有預料到這部講述死後世界、鬼魂的電影能在中國上映。「我們原本還以為這會難以在中國上映,但我想可能是因為電影集中講述人們的關係和感情,而且據知中國也有相似的文化和節日。我們很高興中國觀眾會喜歡。」

尊重地方文化 為業界立榜樣

Lee Unkrich說,以地方傳統習俗為題材其實有十分大風險,如果描述文化不夠嚴謹、流於表面,很容易就由電影的優勢變為弱點。我們知道《Coco》其中一項為人稱讚的就是將真正的死靈節完美呈現,對此Lee Unkrich自豪地表示:「這是電影的核心,我們深明將它做好的重要性。我們團隊曾多次親身到訪並參與墨西哥死靈節,和當地人聊天,感受實際氣氛。而且我們請了墨西哥文化顧問去審視電影中的每一個細節。結果是,每一個在事前因我不是墨西哥人而認為我拍不好的人,最後都顯得十分滿意,為此我很感激所有同事的努力。」

如此嚴謹的文化審核,令電影絲毫沒有扭曲原本的文化意涵,最終得到廣泛讚譽,Lee Unkrick說:「我們希望這能為業界訂立一個標準。」

墨西哥當地實際情況。(資料圖片)

電影亦能帶出氣氛。(電影截圖)

電影情節圍繞墨西哥傳統節日死靈節(Day of the Death)展開,當天人們會在家中、墓地用花裝飾先人靈位,擺上他們生前喜歡的食物,並鋪上花路迎接先人靈魂的「回歸」;雖然儀式上不完全相同,但其精神內涵與中國傳統清明節、重陽節的祭祖習俗都十分相似,難怪得到如此大的回響與共鳴。

我們(Pixar)從來沒想過做小孩子動畫。
《Coco》導演Lee Unkrich

也許這說法一直在評論中流傳,但由Lee Unkrich口中說出來,份量卻不同。「我們只是想做自己會喜歡的動畫,從來沒有……我們知道小孩子會是其中一個觀眾群,基於此,當然我們保證片中不會出現粗口場面,但並不會想特意為小孩而做動畫,Pixar做動畫的宗旨是我們會想看的,所以定位是給所有人看的動畫。」

Lee Unkrich團隊多次到訪墨西哥,對亡靈節獨有面譜藝術印象深刻,將其放入電影當中。(資料圖片)

設定曾多次大改 導演:「這在Pixar十分普遍」

「最初版本是想講一個美國男孩回墨西哥探親,然後誤入靈界的故事,因為我們想為觀眾提供一個外來者的視角去看這種獨特文化,讓角色能與觀眾一起成長。不過到了中期,發覺這並不是我們想說的,於是就將主角改做墨西哥男孩,以更接近的視角集中說這個家庭的故事。」

墨西哥有諺語說:人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是肉身之死,第二次是下葬之時,第三次是被遺忘的時候。「一開始已經知道這句話,但覺得這並不是最重要的元素,是在製作中才漸漸發覺,這是故事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我們正是在說這種故事。」

Lee Unkrich坦言:「(推倒重來)在Pixar十分常見,在創作的過程中逐漸發現一些重要元素,從故事中發現一些價值,原來是最重要的,便集中去講。在這過程中我們常常推翻過去的想法,為的是得到最好作品。」這正是電影花了近六年時間才完成的原因,他也不忘透露:「我能夠說的是,其實我最討厭想故事,哈哈。故事線往往需要不斷地改動,而且故事線連繫所有製作的部份,拉扯的過程那真是十分痛苦。」

萬壽菊是妄靈節最重要的花朵,墨西哥人相信先人靈魂只能沿著花路行走。中文稱作「萬壽菊」,到了墨西哥仍有某種生命意味,當真是美麗巧合。(資料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