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專題】為了一杯Dom Pérignon香檳,馬克龍怠慢國宴賓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法國人愛酒,人所皆知。

然而一杯頂級香檳對他們的吸引力,可能仍超乎你的想像。

在一次法國國宴上,總統馬克龍正準備與一名賓客攀談,恰巧此時有人送上一杯Dom Perignon香檳王。馬克龍立刻剎停了對話,接過酒杯,嚴格遵從品酒應有的禮儀,細細品嚐過後還閉目嚴思享受餘韻,然後才跟賓客說:「你可以開始說了。」

不知看官看到這裏有沒有違和感,如果故事中的那杯是紅酒,或許比較合理,但香檳值得這樣嗎?Cave of Dom Perignon首席釀酒師Richard Geoffroy就認為——值。

涉事香檳,2000年的Dom Perignon正於2017年到達第二個臻致時刻。

先跟初涉獵的朋友稍為談一談香檳,不少人以為「氣泡酒」等於「香檳」,這可是大錯特錯。只有在法國香檳區(Champagne)出產、經過法定嚴格程序釀造的氣泡酒才能稱之為香檳,與其他氣泡酒不可同日而語。而說到Dom Perignon香檳王,更是被喻為香檳之祖的頂級香檳,乃性感女神瑪麗蓮夢露的至愛。

香檳與氣泡酒一直被混淆,即便識貨之人如何捍衛,仍難免在觀感上被降格。就連身為釀酒師的Geoffroy都曾一度迷失,「從前,我一直試圖宣稱Dom Perignon超越了香檳,這很愚蠢。Dom Perignon以自身為香檳感到自豪,並且在某種程度上,我們一直是當地的驕傲。」

Dom Perignon最大特色是最少陳釀十年才能投放到市場,Geoffroy作為釀酒師為香檳界帶來巨大貢獻,其中之一就是提出「臻致時刻」。其所指是香檳在瓶中熟成和酵母發酵起泡的時機,在那些特定時刻,香檳會達到某種獨特品質,然後進入下一個熟成期。

Cave of Dom Perignon首席釀酒師Richard Geoffroy。

香檳的臻致時刻

「臻致時刻是熟成過程中最為閃耀、寧靜、展現生命之輕的一個階段。一般不會維持太久,只有僅僅數年。」Geoffroy說道。「那是值得重新釋放的時期,酒是由我所釀造、混合,以及斷明年份,所以我或多或少也知道這些酒何時會『準備好』。」

他認為,香檳的臻致時刻有三段,第一個臻致時刻通常在第九年左右發生,第二個約在第十五年,第三個則在第廿五25年。「我說的是香檳的熟成期有三個關口,在第三個臻致時刻之後,香檳的品質會在接下來的50年中持續的提升。第三個臻致時刻是香檳的『中年時期』,之後沒有第四個。但是我們也可以在第三個臻致時刻之後把香檳再一次釋放,這非常詩意,總有一天我收藏的酒就會這樣處理。」

Dom Perignon被喻為香檳之祖,最早的特釀香檳釀造於1921年,近百年過去,如今頂級香檳世界也多了許多競爭者,像Louis Roederer’s Cristal、Laurent Perrier’s Grand Siecle,或是像Moët & Chandon、Ruinart、Krug等同屬LVHM集團旗下的「親戚」。

沒有批評其他酒莊的意思,不過香檳界的確有人為製造稀缺的情況,只要稍為了解一下香檳協會制度及一些「消失的年份」便可知一二;此舉在某程度上有助維持出產香檳的價格與質量,不過Richard Geoffroy卻有另一種看法──也許這是其中一個令Dom Perignon如此特別的原因:

我的使命是無論何時都要釀造優秀的葡萄酒,香檳面對的威脅就是人為的稀缺性──那是守舊派的奢華。對我來說,真正的奢華就是讓香檳任何時候都能達到其最佳狀態,這關乎真實和誠信。
Cave of Dom Perignon首席釀酒師Richard Geoffroy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