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樹錦教授專訪 幫助別人是做醫生得到的最大奢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早前文憑試放榜,與往年一樣不少狀元都選擇了「神科」之一的醫科,無可否認,醫科生的起薪點相當高,日後成為專家、國手的回報甚至可讓人離開地球,不過作為肺癌權威,兼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教授的莫樹錦則強調,做醫生得到的最大奢華,是擁有一份能力幫助別人,這一點令醫科生擁有豐盛人生,並非靠物質可以做到。

最近莫教授的《醫筆稱心》作慈善熱賣,令我想起他的Slash生活,精通的範疇多得可怕,首先是肺癌方面的醫學權威,同時在大學裡春風化雨,另外從報章中,你會見到他的鴻文健筆,既是雜誌裡的時尚型男,亦為飯桌上的識食之人,如此人生,精彩得很。說起奢華這回事,Dr. Mok也很有心得,但大家不要誤會,他不是在說物質上的享受 :「平常人可能以物質衡量奢華,但以我自己的意見,不是物質,而是一種心態。奢華是,當你很渴望某些事物,得到的一刻,便是奢華。」

埋首科研的莫樹錦,長時間與其團隊一起努力拼搏,最希望的,固然是撰寫出具影響力的文獻,「當我出第一篇《新英倫醫學雜誌》時,是一篇具影響力的文章改變肺癌治療,對我來說,那是相當奢華的一件事情,很多年的心血渴望得到一份《New England》,繼而得到,那是最大的Luxury,最大的奢華。」

科研權威,必然擅於理性分析,一般人認為奢華是由物質堆砌,莫教授微笑說不,然後說出奢侈品的 3 大部份 :「第一是好的質素,第二部份是Branding形象,第三部份是罕有,一個奢侈品的價錢,是包括了這3部份;但若然你想清楚,質素常常佔價錢的最少部份,罕有才是最貴的,中間你卻花了不少金錢在Branding之上。」

「一瓶罕有的名酒,的確其價格可以很高昂,有一部份是品牌形象做得很好,質素也不錯,但對一個不喜歡飲酒的人,完全沒有意思,無論你讓他飲甚麼,他也不會認為合乎價錢;而對一個懂得賞美酒的人,他知道如何去享受那美酒的質素,但罕有、Branding方面都是享受不到的。」

眾多奢侈品的價格非常昂貴,到底購買者付出了多少在享受其質素上,多少在承擔Branding、罕有的成本,我們享受奢華時,亦應當反思。

我作為中文大學的教授,工作其中一部份是要進行學生的面試,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對面試的每一個學生,開始必問的一條問題,一定是為何你想做醫生,可以話100%,每一位學生都答想幫人,沒有一個會說想賺錢才做醫生。

可能各位畢業已久,人生面對過無數面試,早知道做人最假的時刻,一定是見岳父岳母,還有做面試的時候,不過莫教授相信學子之心,在入門的一刻,應該都想幫助別人,「但隨著現實,年紀長大,可能此信念會慢慢被侵蝕,思維方式會有所改變,所以我很希望,每位醫科生都能永遠保持入學的心境,真正做醫生時,也不忘幫人的初心。」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