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2019】瘋狂幽默離經叛道 嚴選今年4大獨立製錶品牌

最後更新日期:

雖然今年SIHH可以感受到主流品牌努力突破新局求新求變,但獨立品牌的存在似乎更有些趣味。

他們規模不大、勢力不旺、產量不高、作品不多,而同樣不多的,還有他們的包袱。隨着創辦人或主導者的個人意志,他們發展出更有風格特色的作品。不見得一定要石破天驚,但絕對都夠大膽。

而我認為這膽敢放手一搏的態度,就是近幾年許多品牌欠缺的。

2019SIHH第一日,就數量來說,其實這次SIHH中獨立品牌已經佔了半邊天!(iWatcHome 城邦國際名表)

我就私心挑選DEWITT、MB&F、RESSENCE、RJ這4個品牌,他們無論是機械結構、設計想法,都帶着一點瘋狂、一點幽默、一點離經叛道,一點更有更有機械時計的玩物感,更可以感受到積極態度的作品。

DEWITT

這世人有多少機會讓Mr. Dewitt先生親自講錶?我不知道,但我今天遇到了。出於某些原因,總之,Dewitt先生重出江湖,他希望能自己與大家分享他對於腕錶、對於創意、對於甚至人生的觀點。但我們講錶,品牌今年只有一款作品Academia Hour Planet,造型走的是品牌典型風味,兩地時間同軸顯示,關鍵在於6時位置的雙層球體地球儀,以芝麻練帶動,模擬地球轉動,如果地理夠好眼夠細,你還可以直接從這上面找到各地區的理論時區。

Dewitt老先生說話有種奇妙的說服力,而這次他說了一句頗有感觸的話:「任何被人破壞的東西,都可以被人修復。」既感歎又感動,光這句話就決定把DEWITT放在心水中。

DEWITT今年以Academia Hour Planet鎮場。(iWatcHome 城邦國際名表)

MB&F

錶展前沒多久MB&F才釋出一款HM6的最終版,以仿生風格的不鏽鋼錶殼重新演藝這款奇妙的陀飛輪腕錶。最終版表示以後這款錶、這造型、這機芯就到此告一段落,他們要把心思放到新地方去了。而今年錶展上的新作,是與L'Epée合作的全新水母鐘Medusa,品牌創辦人Max再度消費老婆去度假被水母蟄傷的故事。

結合意大利威尼斯外玻璃島的玻璃工藝製造透明外罩,這必須全手工製作,完全沒辦法機械量產的。搭配原創,由桌鐘大廠L'Epée製作的機械結構,展現出前所未見的桌鐘設計。說他是外星人也成啦!

結合意大利傳統玻璃工藝與瑞士原汁原味機械時計,Medusa放家裏絕對吸睛。(iWatcHome 城邦國際名表)

名為Medusa美杜莎,除了因為這確實是水母的別名外,另外看到超級可愛的設計,真的是會瞬間石化盯著看。總之推出藍、綠、粉紅三種水母,各限量50只,暫定25,500瑞郎。

不過先不說放閃了,這樣一直開自己老婆玩笑沒問題啊?

然後順便說一下,還記得去年十月底威尼斯經歷十年來最嚴重的水浸?這批玻璃罩差點趕不及在SIHH之前完成。所幸,老天終究保佑。

RESSENCE

不同於大多鐘錶品牌強調的價值,RESSENCE倒是有趣。懷抱新創產業的態度,與其說追求至高無上的機械工藝,他們更在意使用者體驗。於是作品即使乍看領人眼花撩亂,但實際在判讀時間時,倒是頗值觀。追求讓功能趣味化,於是他們將3D化為2D,藉由特殊的油液,與相關機制,創造出仿佛沒有面盤沒有鏡面的錶款,但其實是有的。簡單說,明明是機械錶,但卻弄的像是某種電子科技的產物。

Type 2是第一款e-Crown電子錶冠的腕錶。(iWatcHome 城邦國際名表)

品牌今年還真得更像科技靠攏,為Type 2加入新科技e-Crown電子錶冠,讓腕錶可以手動操作,也可以透過藍牙連線操作,本質上還是機械錶。可就有點像人與機械合體那樣?大約是42.500瑞郎起。

RJ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覺得本來名字可能太多人不會串,於是ROMAIN JEROME有天就以RJ行走江湖,而相信到總有一天也會被取個“阿傑”的小名。但這不是重點。而我也沒打算講品牌歷史,不講他們用過鐵達尼號的船鋼造錶這件事。而要說他們在近幾年最讓人關注的是大量與動漫、電動、潮流文化合作,打造出獨特風味,例如前兩年可愛到極點的比卡超、瑪莉奧兄弟等。

經典反派小丑為主的Arraw the Joker(iWatcHome 城邦國際名表)

而今年錶展上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則以蝙蝠俠中反派角色為主的惡棍系列,例如一半鏤空,一半完好的雙面人的Arraw the 2 Face,或是以經典反派小丑為主的Arraw the Joker,底蓋鐫刻小丑半身像,正面則透過配色呈現小丑蒼白的臉孔。順道一提,限量100只,參考價是14,900瑞士法郎,不知道這是不是目前最貴的小丑?

放眼整場SIHH近40個品牌,其實非集團的獨立品牌(我指的是小眾的)佔大多數,就不說背後大會策略考量了。總之,這些品牌各有風華,各有專精,而且更有放膽一試的勇氣,例如H.MOSER & CIE,把錶當盆栽,打造全新的概念錶,強調瑞士風土。或是CHRISTOPHE CLARET透過奈米科技,改革寶塔輪與芝麻鍊形式;HYT用單晶矽拼貼面盤;LAURENT FERRIER的Bridge One則堅持著一貫的古典傳統製錶態度。ARMIN STROM與瑞士電子和微技術中心CSEM合作的雙共振系統,推出了藍寶石殼的雙時區。連體嬰似的,兩枚機芯共振,但用單一錶冠一次上鍊。有態度、趣味的作品實在不少。

【本文獲「iWatcHome城邦國際名表」授權轉載。】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