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HH2019】傳統錶展未明朗 智能腕錶搶巿場 瑞士錶有何出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的SIHH剛完結,3日展期各品牌發布了多款新錶,將一如以往成為來年錶壇的焦點和熱話。

月前,SIHH與另一大型瑞士鐘錶展覽會BaselWorld宣布,2020年將有重要改動:兩者原於1月和3月舉行,明年將安排於4月底至5月緊接舉行,形成更緊密合作關係。

去年Swatch Group宣布退出BaselWorld,今年亦有品牌告別SIHH。對觀眾和鐘錶商來說,這類大型錶展還有沒有參與的價值?高級鐘錶業又面對什麼挑戰?

錶廠參加大型錶展,展覽場館和設施的投資一點也不少,近年有鐘錶集團宣布會退出錶展,改以其他渠道營商和宣傳。(VCG)

瑞士兩大主要鐘錶展SIHH和BaselWorld,是每年業界和錶迷聚焦的大型活動,鐘錶生產商都籍此機會發布新產品,消費者則磨拳擦掌,對準來年有什麼新錶可買。

剛過去的2018年對鐘錶業來說,是稍為「回暖」的一年。根據瑞士鐘錶工業聯會(FH)的統計指,2018年截至11月底,出口總值相比2017年同期有7.1%升幅,其中香港仍然是最主要巿場(+21%),美國(+8%)和中國內地(+14%)則緊接其後,當中美國更是經歷3年下跌後首次回升。

根據FH統計顯示,2018年瑞士鐘錶業整體氣氛回暖,其中香港仍然是最大巿場。(VCG)

去年錶壇最大的一宗新聞,一定是Swatch Group宣布退出BaselWorld鐘錶展。而前一年Movado Group也宣布離開BaselWorld,令2018年的展覽會規模縮小,展期也少了兩天。當2019年Swatch Group也離場,業界和傳媒都開始質疑,像SIHH和BaselWorld等大型實體錶展,是否還有存在的價值。

今年SIHH不少品牌都推出超複雜機芯,或在傳統功能和設計上大搞創新點子。(VCG)

兩家集團都曾表示,退出傳統錶展之後,將舉辦以自家集團品牌為主的獨立展覽會,認為仍可收相同營商和宣傳效果;除了實體錶展,亦會利用網絡與社交媒體作發表平台,滲透力和成效都比單純投資在傳統錶展為高。

錶廠參加大型錶展,展覽場館和設施的投資一點也不少,近年有鐘錶集團宣布會退出錶展,改以其他渠道營商和宣傳。(VCG)

網絡力量興起,直接影響錶展的生存空間;另一方面,網絡科技的副產品 —— 智能腕錶,也同樣為瑞士鐘錶業帶來威脅。摩根史丹利的分析報告指,智能腕錶會持續搶佔傳統機械腕錶及石英錶的巿場佔有率,當中以兩大科技公司Apple和Samsung有較大優勢。智能錶對中低檔次腕錶品牌(平均售價450瑞士法郎,即約3500港元)的影響較大,摩根史丹利指,智能錶對瑞士鐘錶業的影響,將會愈來愈深遠。

智能錶暫時對中高價瑞士機械腕未構成實質威脅,但較低價的機械及石英錶已首當其衝。(VCG)

作為錶展主辦單住,SIHH主席Fabienne Lupo早前向BBC表示,坊間高估了智能錶對瑞士鐘錶業的威脅。「智能錶是機械錶的輔助工具,一手戴瑞士錶,同時另一手戴智能錶的用家,大有人在。」FH的數據顯示,去年截至11月底,價值3000瑞士法郎(約24000港元)的中至高級腕錶,的確上升了11%;但值得留意的是,500瑞士法郎(約4000港元)的低價產品,卻下跌了15%,這情況與摩根史丹利的分析吻合。

以工藝為賣點的超複雜機械錶,會否令瑞士錶的定位變得愈來愈偏鋒?(VCG)

早前LMVH鐘錶部門非執行主席Jean-Claude Biver訪港,這位縱橫錶壇45年的老人家坦言智能錶無疑會佔據部分傳統腕錶巿場,但與機械錶相比,智能錶終究是科技產品,難逃過時和被淘汰的命運;瑞士機械錶則以工藝為先,甚至上升至藝術層次,能經得起時間洗禮。觀乎今年SIHH,不少錶廠都推出非常複雜的機械設計,嘗試在既有的功能上創新,例如Jaeger-LeCoultre(積家)的Master Grande Tradition Gyrotourbillon Westminster Perpétuel集合了最複雜的陀飛輪、三問和萬年曆功能;H. Moser的概念作品Swiss Alp Concept Black,則是一枚無指針的陀飛輪問錶;還有一眾獨立製錶人天馬行空的腕錶設計,都是基於「工藝」二字而生,有一定收藏價值。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