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IV / Downy / Mew / TOY / Motorama,像分拆五晚上市的音樂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攝影:袁智聰

過去的一個多星期間,在九天內有五隊分別來自美、日、丹、英、俄的獨立搖滾名團,都先後來香港舉行專場音樂會,他們分別是美國的DIIV、日本的Downy、丹麥的Mew、英國的TOY及俄羅斯的Motorama,相當之熱鬧。

五隊樂隊的共通點,是大家都為單字樂隊名。而當中除了Mew之外,其他樂隊都是9月16、17日在上海舉行的《混凝草音樂節》之表演單位。來到香港,他們便要「分拆上市」。由於他們在香港的演出都是由不同的主辦單位所舉辦,當音樂會的消息陸續公佈後,由於這五隊樂隊的市場與所招攬的樂迷都頗為接近,有不少樂迷都表示隊隊都想看,然而大家的反應是:哪有錢睇得晒呢?看得到兩、三場的樂迷已算好支持的了。而搞手也會擔心門票銷售情況。

而這五個晚上,當我遊走於這五場音樂會當中,那叫我忽發奇想——英國導演Michael Winterbottom的2004年藝術愛情電影《9 Songs情慾九歌》,故事是穿插在八個音樂單位的九場音樂會(Black Rebel Motorcycle Club出現過兩次)、九首的歌現場演出當中。那麽這九晚裡DIIV、Downy、Mew、TOY及Motorama的五場音樂會,我們也可以來拍攝一齣《情慾五歌》吧。(記得要有sex scene)

DIIV

9月14日 / Music Zone @ E-Max

爲這五晚音樂會揭開序幕,是以Zachary Cole Smith為首的美國紐約市樂隊DIIV,他們也是首次來港演出。

DIIV @ Music Zone

本以為hipster口味級數的DIIV在當晚定必全場爆滿,但也許就是幾場音樂會的檔期太近,門票銷售情況有點未如理想,搞手表示還差少少才收支平衡。

當晚DIIV的演出只可說是不過不失,可看到樂隊的狀態有點疲憊。Cole會忽然傷春悲秋文青上身,在台上屢次大談「生命是悲劇」、「生命是不快樂」,但又會哼兩句Celine Dion的〈My Heart Will Go On〉(他有看過Celine妹妹嗎?)。結他手Andrew Bailey則狀甚亢奮,經常見到他彈奏到笑笑口。而樂隊鼓手Ben Newman因病而未能隨行,故由前Beach Fossils鼓手、據知已移居中國的Tommy Gardner暫代。

完場後樂隊返回後台化妝間一回兒後,大家都走了出來抽煙,唯獨外表相當「搖滾」的低音結他手Devin Ruben Perez卻一直留在房間裡躺在梳化打機作治癒,到各人外出為樂迷簽名,他仍繼續宅在房裡,過了一段時間才施施然地出關,似乎他是毒男一名。

Downy

9月15日 / Music Zone @ E-Max

出道16年,在一眾日系獨立音樂愛好者心目中Downy已是一個經典名字來,可是這次首度來港演出的他們,放在Music Zone這個場地,音樂會的銷情也未如理想,令人大跌眼鏡。

Downy @ Music Zone

毋庸置疑,Downy是那些現場演出可以比唱片裡更精彩的樂隊,有著相當的實力,尤其是低音結他手仲俣和宏和鼓手秋山隆彦帶來的rhythm section,現場聽來乃非常之強。

在台上樂隊靈魂人物青木Robin亦不忘告訴大家他曾經居於香港,住在尖沙嘴,父親是印度人。演出時亦發生了一個意外,是秋山隆彦鼓座的bass drum pedal槌子鬆脫掉了出來,須要即時搶修,青木說他們從未發生過這情況,而他亦趁機會呼台下樂迷當Downy下次來香港時,每人推薦多五位朋友來看那便會很多人了。

Mew

9月18日 / Music Zone @ E-Max

繼2013年11月聯同美國樂隊Wild Nothing於The Vine Centre舉行的音樂會,今次是丹麥哥本哈根獨立搖滾天團Mew第二度來港演出。上次低音結他手Johan Wohlert尚未歸隊,而如今樂隊的創團結他手Bo Madsen已告離隊,即是說香港樂迷無緣看到完整陣容的Mew啊(淚)。

Mew @ Music Zone

這五場音樂會當中,Mew這晚是門票銷情最好的一場,接近fullhouse。而這場香港演出也是Mew這輪亞洲/澳洲巡演的最後一站,所以看得到他們表演得心情特別愉快。到了encore部分Jonas Bjerre也背上了結他,〈Am I Wry? No〉、〈156〉等歌曲一出,他們的progressive rock味也回來了。

比較兩次Mew的香港場音樂會,今次有Jonas Bjerre主理的同步的視頻,令其演出在官能上無疑更見懾人(但玩出第二曲〈Specials〉時視頻和燈光一度全失靈令舞台漆黑一片);然而大家都說今次的音響欠佳,甚至有點爛,遠不及The Vine Center那次靚聲。

又當晚完場後Mew在場外有簽名活動的安排,而香港的唱片代理亦有在場發售他們的新專輯《Visuals》,結果當晚《Visuals》的黑膠與CD共售出了一百多張,有關人仕表示:放在某大唱片連鎖店賣幾年也賣不到這個數字。

TOY

9月21日 / MOM Livehouse

同樣是第二度來港表演,上次英國五人迷幻樂隊TOY在Music Zone,目測觀眾大約只有半場多人數,今次轉到空間較細的MOM Livehouse,反而啱啱好,成為fullhouse的一場演出。

TOY @ MOM Livehouse

我作為TOY的忠實粉絲,當晚聽到他們奏出的psychedelic / krautrock曲風,抑或那motorik beat節奏,已萬分心花怒放。但是我會略嫌主唱Tom Dougall的演出不在狀態,如唱到新專輯《Clear Shot》的情感豐富、旋律優美的單曲〈Another Dimension〉時,他只有壓著嗓子地吟唱,唱得相當"hea"。

Motorama

9月22日 / MOM Livehouse

作為來自俄羅斯的post-punk名團,Motorama總被拿來跟曼城post-punk傳奇Joy Division作相提並論。然而當晚我看Motorama的現場演出,我可以再一次證實到他們的post-punk歌曲是可以來得那麽感覺清爽而浪漫,我會形容他們如今的演出就像如沐春風時的New Order而多於Joy Division。

Motorama @ MOM Livehouse

事實上當日才知道原來Motorama並不喜歡被喚作「俄國Joy Division」,但反而他們覺得樂隊的聲音較接近New Order。也許是存有這份情意結,當晚我看著身穿Polo裇的主唱Vladislav Parshin,總會叫我想起Bernard Sumner的身影,而個子矮小的鼓手Oleg Chernov的鬚根長相,又像年輕時的Peter Hook。

在香港相對地較冷門的Motorama,作為這五場音樂會的最尾一場,當晚的觀眾人數已算不俗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