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Mount Kimbie:從錄音室走到舞台的電音樂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現在你仍以post-dubstep來形容Mount Kimbie這隊英國倫敦電音二人樂隊的音樂,那只能說:你未能根他們的音樂與時俱進,只有躲懶地去標籤其風格。

毋庸置疑,去年Mount Kimbie在Warp Records旗下發表的第三張專輯《Love What Survives》,已見證到Kai Campos和Dominic Maker二人創造出極其折衷性(eclectic)的電音風格,聽得到源自krautrock與post-punk的基因,採用了不少有機性的音樂手法,全然已超越了所謂post-dubstep的範疇,是2017年其中一 張令人讚嘆的專輯。

與此同時,從錄音室走到舞台,Mount Kimbie也再度進化成為一隊精采的四人現場演出樂隊。今年,大家亦即將有機會在《Sónar 2018 Hong Kong》的SónarVillage舞台上,看到他們的戶外live set表演。

之前,我亦跟Mount Kimbie的二分一Kai Campos做了一個採訪。阿Kai當然一啲都唔”kai”,言談間還給我得悉原來他跟我一樣是一名「晨型人」,就算巡演時他也會盡量會早起床。

不懂得怎樣去形容其音樂

想當年,Mount Kimbie是post-dubstep流派的其中一個舉足輕重的音樂單位,是這個音樂圈的中流砥柱名字。然後,他們亦愈來愈野心性地打造其混種的音樂風格。那麼現在Kai會如何去形容Mount Kimbie的聲音呢?

「經過了十年(今年是Mount Kimbie的成軍十週年),我已摸不著頭腦怎樣去形容我們的音樂。當中混合著不同的東西、不同的元素,顯然地有結他的元素,有些樂隊化的錄音處理,又在錄音室裡祭出電子音樂聲源之可能性,或者可說是用摩登的方式去詮釋樂隊的創作。我想有人會把我們稱之為”indie electronic music”,但這樣形容我們完全是個廢話,那根本沒有意思。」

現在Mount Kimbie的音樂,已不再限於任何音樂流派的框架之內。

「我完全明白為甚麼人們需要音樂流派,這是用來分類、認識不同的音樂風格。但當你在想到你自的音樂時,那又當別論,比如我看到我的作品在唱片店裡被分類,感覺也會奇怪。所以做音樂是有別於做樂迷,作為樂迷是一回事,創作音樂又是另一回事。」

Mount Kimbie在去年出版的第三張專輯《Love What Survives》為他們取得高度評價。

Stereolab的影響

Mount Kimbie在2012年加盟在Warp Records旗下,一如所料這是樂隊夢寐以求的事。「Warp是我細細個已認識的著名獨立廠牌,能成為他們的一份子,感覺是非常棒。」那麼到底誰是Kai最喜歡的Warp音樂單位呢?

「對我來說,我是聽Boards of Canada長大,對我有很大影響。在我少年時代帶來的改變,是人們可以這樣玩音樂;對於一名年輕人而言,他們正正改變了我對音樂的想法。」

去年,《Love What Survives》為Mount Kimbie取得高度評價,但其製作過程,卻是殊不簡單。

「這已是很久之前的事,回想起來那段時間卻毫不輕鬆。我們嘗試做些真正具有挑戰性的東西,在大部分時候我們都在尋找最好的方向,以表達到自己,同時繼續作出或多或少的轉變,以作前進,但又要大家可辨認到你的聲音,這過程是相當之有趣。」

說到專輯背後有甚麼重大的影響,Kai告訴我是Andy Ramsay這位前Stereolab成員——即Mount Kimbie過去兩張專輯《Cold Spring Fault Less Youth》及《Love What Survives》的錄音師。

「我們與Andy Ramsay合作過一些唱片,他是前Stereolab的鼓手,而Stereolab就是一種英式的krautrock風格。當我有一些鼓擊上的意念時,他都會給我一些改良的意見與方向。不少人都聽得出Stereolab對我們新專輯的影響,而這正是來自Andy的——是英國音樂人對德國krautrock的回應。」聽由新專輯裡Andrea Balency客串的一曲〈You Look Certain (I’m Not So Sure)〉,那簡直宛如Stereolab再生呢。

關於合作歌手

Mount Kimbie跟炙手可熱的英國唱作歌手King Krule絕對有著合作無間的關係,前作專輯《Cold Spring Fault Less Youth》客串了〈You Took Your Time〉和〈Meter, Pale, Tone〉兩曲,今次《Love What Survives》亦主唱了〈Blue Train Lines〉一曲,2018年新歌〈Turtle Neck Man〉又是雙方的另一次聯袂合作。

「他以他的心靈和生活,來表現出他的音樂與藝術,寫出有趣的故事及角色;他筆下是一些普世的故事,但卻是通過他個人的生活經歷道出來。我想已難以找人來跟他相提並論,沒有人做到他的東西。」

James Blake跟Mount Kimbie同是post-dubstep運動的領航名字,彼此惺惺相惜。早在2010年James Blake已曾為Mount Kimbie的成名作〈Maybes〉操刀remix,輾轉多年後James又在《Love What Survives》裡為先行單曲〈We Go Home Together〉獻唱,雙方合作起來又可有甚麼大不同?

「在大家的音樂事業上,一切都在轉變當中。這看似相隔了一段長時間,但其實是很短呢。所以跟他合作起來,大家的會議方式仍是差不多。」

新專輯裡的另一客席歌手是女唱作人Micachu,由她演繹出〈Marilyn〉。Kai說她有一把非常之獨特的嗓音,她的樂隊Micachu and the Shapes也對Mount Kimbie的聲音有多少影響。這位音樂才女,亦有以本名Mica Levi創作電影配樂。

「我非常喜歡她的電影音樂,聽過《Jackie第一夫人:積琪蓮甘迺迪》的配樂一次,非常之棒呢!但我最喜歡的還是《Under the Skin皮下之慌》。」

讓錄音室與舞台連成一直線

從錄音室走上舞台,現在Mount Kimbie已是一隊相當出色現場演出樂隊。當他們灌錄《Love What Survives》時,樂隊仍早有把他們的錄音室作品轉化作現場演出之預算。

「製作這專輯時,我們盡量採用較少器材,從而可以把作品帶來現場演奏,讓錄音室與舞台連成一直線,那正因為我們給予自己一些限制。」 問到Mount Kimbie最棒的現場演出經驗,Kai舉出早前在法國巴黎的一場音樂會,他以一切皆無懈可擊來形容,並說你定在YouTube搜尋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