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期性音樂:本地音樂祭The Week回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屬於互聯網、急速訊息的廿一世紀,做音樂推廣要堅持傳統,更要將眼光放大。很慶幸The Week成員能在舊有的場地上,採用新方法來拓展。一場本來可能只在兩三天瘋狂舖排的嘉年華節目。在分開各個場地、辦別不同樂種,用最適合音樂人的位置來籌備演出。

不單由Gig Week改名到The Week,其演出陣容都比去年要簡而精。一七年時演出陣容將所有類同樂種的單位排得密密麻麻,一個晚上四、五個表演免不了。今年頗有覺悟地將臃腫的陣容剔走。去蕪存菁下,即使再沒有吃到飽、吃到撐,一連七天的多元音樂祭依舊是豐富之極。

當中重點推介之一,有揉合folk之空靈與indie rock線條的Stranded Whale。樂隊本身就屬創作力驚人的組合。既有富詩意的民謠人Jabin Law,亦有遊走各類型卻鍾情藍調的唱作人Tomii Chan,而其餘成員穩重的演奏亦為樂隊作出紮實的貢獻。

沿用去年,第三夜星期二,必然是說唱夜。今年找來剛出新作的MastaMic,完全地道的廣東話rap之下,大家可以聽到「快到著火」的flow。

金屬樂一直是本地獨立場景一個重要支柱。Massacre of Mothman更是本地金屬樂隊的佼佼者。以死亡核為風格,多年來Massacre of Mothman穏健的現場實力一直是樂隊被受追捧的理由。

四月十九的Prog Rock日,則有本地最成熟的後搖樂團,Life Was All Silence。作為彈丸之地的樂隊,Life Was All Silence的美學並沒有受制於一些既定模式。在前兩張碟的禪式實驗中,LWAS在其獨有的美學定位中,摸索出令人贊嘆的音色。而近期新作亦加入了World Music的面向,令後搖的美學不再受限,令「前衛搖滾」不再是個過時的笑話。

作為尾場的四月廿一日,The Week主打輕鬆之餘又能揉合都市感的Soul-Funk音樂作結。當中值得注意的有The Majestic G麟角樂團這一隊,以銅管樂器作招徠、女主唱厚實的騷靈唱腔都仿似一個黃金時代的樂團降臨現實的奇趣畫面。在騷靈音樂大多缺席的香港,The Majestic G以一犄角之姿,從側面進攻大眾對音樂的想像。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