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輝陽的9+1:貝多芬 是第一個為了人類的意志而做音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告訴我十張影響你畢生的唱片──不,九張便行,加上一張你有份參與的,唱彈或編製,專輯或單曲也好,對你的影響不輸任何經典專輯吧?
扭耳仔欄目9+1,每周找來音樂人物,抄錄他們的聆聽喜好,看其所愛,聽其所聽。
香港著名作曲家, 畢業於柏克萊音樂學院, 獲獎無數,締造<暗湧>、<漩渦>、<終身美麗>、<Shall We Talk>、<少女的祈禱> 數之不盡經典流行作品。 近年 以女聲合唱音樂會的形式, 舉行多場作品回顧展。
1. Mile Davis《Kind of Blue》(1959)
現今大多數的流行音樂只得兩個bar,無論trance或EDM音樂也是,其實就是來自這專輯的影響。由頭到尾bassline都是兩個bar的,所有的歌大約10分鐘長,然後不斷重覆那兩個bar,再加上一些即興演奏。這張是jazz史上的最暢銷專輯之一,它是很易消化,不是很難去了解。
有時大家會問,怎樣去了解jazz,其實等同於品酒,像飲紅酒、白蘭地、威士忌,都是很講究品味,但這張《Kind of Blue》是很容易入門。最初接觸Mile Davis是來自澳門的唱片店老闆,是他推介給我的,那間店現在沒有了,但你也很容易在大型唱片店找到Mile Davis 《Kind of Blue》,黑膠也只需$250。
Mile Davis是很傳奇的jazz人物,從他第一張專輯直到他去世,所做的每張專輯風格也不同,他從傳統的jazz開始,但可能某天一覺醒來,他便會想推翻一切。例如他是第一個會用流行曲去玩jazz,最出名是他玩Cyndi Lauper 那首〈Time After Time〉,到現在大家會用jazz去玩Radiohead,就是因為他帶起了這個做法。
2. Carlos Kleiber《Beethoven: Symphonies Nos. 5 & 7》(1995)
這是我人生聽過最偉大的音樂,這段音樂最「威水」的是NASA把它帶上了太空。這個版本的Symphony No. 5 是由Carlos Kleiber指揮,他是上世紀最偉大的指揮家。為何貝多芬的音樂那麼重要?在他之前的其他音樂家,如巴哈的音樂是做給神的,莫札特的音樂是做給貴族的,貝多芬是第一個為了人類的意志而做音樂的。
大部份你聽貝多芬的音樂其實是來自人類的掙扎,或者是他頑強的意志,這和他的人生很相似。Symphony No. 5開段的「登登登」,聽眾會詮釋這是「命運敲門」的旋律,這部份最多人認識,但不是最重要,因為這部份像人生有些困境需要去克服,最重要當然後段是結果,最後的第四個樂章傳達的是一個勝利,當命運敲你門,你能否打破命運的坎坷?這是要聽到最後才能了解。這絕對是我的第一最愛。
因為爸爸是聽古典音樂,我兒時睡前也是聽古典音樂,那時只覺得旋律好聽便聽,並不了解當中的意昧。直至我30、40歲時,才意會到Symphony No. 5 所說的東西。
3. John William 《E.T. The Extra-Terrestrial Soundtrack》(1982)
配樂方面,現今在世最偉大的作曲家絕對是John William,亦是世上少有可以同時做到作曲、演奏、指揮的作曲家。他最出名是寫《星球大戰》、《大白鯊》、《奪寶奇兵》,而我要介紹的是《E.T》。他最擅長的是寫「飛行」,例如是哈利波特飛和E.T飛,要寫得有趣是不簡單的。John William 做的所有配樂,是沒有人能超越,做配樂最難的是,不是角色很傷感,然後寫得很傷感,是沒有作用的,他最利害是將畫面每一道光影,都能夠用音樂去表達。
例如你看《E.T》的開段,他能夠用音樂表達外星人是怎樣神秘的出現,從黑暗到奇幻的過程。整套電影最難是表達童真是什麼,他亦能夠好好的呈現。
有段大導演史提芬史匹堡對John William的說話是很出名的,當時找他做《舒特拉的名單》的配樂,John William覺得自己做不來請他另謀高就,史提芬史匹堡對他說「我知,但全世界最厲害的作曲家都過生身了。」所以只能找他,最後他當然沒有失敗,沒有言非所物。
4.Nine Inch Nail 《Pretty Hate Machine》(1989)
這是我在美國讀書時,同學給我聽這張專輯,完全顛覆我對音樂的想法!Nine Inch Nail也是伯克利音樂學院出身,同學們常常講起他們的事蹟。那時流行industrial music(工業音樂),那種聲音是極壓迫的,寫歌不是寫旋律,而是怎樣去營造那壓迫感。當時還有一件瘋狂的事,因為NIN表現太像邪教,FBI甚至開了一個檔案去調查他們,雖然歌曲意識極度暴力,像他們第一首成名作〈Head Like a Hole〉說人是金錢的奴隸,但他們私底下是一個非常守規矩的普通人。
我欣賞他們做歌的方法,之後有幾張EP都是noise來的,但他們做的noise都很精緻。當然不能常聽,會變瘋的。意想不到的是這種做歌的方法,會為他們帶來一個奧斯卡獎。(憑電影《社交網絡》奪得奧斯卡最佳配樂)
我也有很多NIN的Bootleg,每隻都好「恆」好勁。
5.Cocteau Twins 《Four-Calendar Café》(1993) 
其中一隻人生聽得最多的專輯,在迷幻音樂界別非常知名的樂隊。那時香港人認識他們,是因為王菲喜歡唱改編Cocteau Twins的作品,分別是碟內的〈Know Who You Are at Every Age〉(改編為〈知己知彼〉) 和〈Bluebeard〉(改編為〈胡思亂想〉)。後來Cocteau Twins知道王菲喜愛他們,特地和她合作製作了〈Rilkean Heart〉(即〈懷念〉),當時我在錄音室工作,見證著這件事發生。之後他們成員有離隊有獨立發展,但都做不到Cocteau Twins那種氣氛和感覺。
6. Velvet underground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1967)
最多人知道是Andy Warhol介紹他們出來,我喜歡他們的自由意識,有幾首歌令我很震驚,例如〈Heroin〉直接去講海洛英那個藥效,整首歌也很長,接近十分鐘。他們的題材很廣闊,讓我理解到有時做音樂,不必做得很複雜,他們做得很簡單,Nico的聲音也很特別。
7. The Smiths 《The Queen Is Dead》(1986)
講完美國,講英國的The Smiths,當然是因為Morrissey的歌詞,他來香港時我也有去看,差不多60歲仍然寶刀未老,仍然唱得很好!在The Smiths 的音樂你可見到何謂青春,青春歷程中的痛與愛、頑皮、幽默,你也可以找到,例如〈There Is a Light That Never Goes Out〉講與女朋友私奔時被大貨車撞過來,就算現在Morrissey寫的歌也很好聽。
8.Kraftwerk 《The Man-Machine》(1978)
我接觸Kraftwerk是我中學的時候,亦是我最初接觸電子音樂,也巔覆了我的世界。之前我了解古典音樂,是從很多的和弦及其旋律的變化。電子音樂不同,他們會用電子的聲響去模仿及探討低音是什麼,弦樂又是什麼?這個是我開始做音樂才了解,之前我完全沒概念這些聲音是從何來!
雖然後來日本的YMO亦是模仿Kraftwerk的形式,但Kraftwerk只注重聲音的技術,沒有理會歌曲的設計,曾經他們走得很前,但可惜時間沒有停在他們那邊,反而我覺得Pink Floyd的《Dark Side Of The Moon》可以雋永,但Kraftwerk聽是有舊的味道。
9. 齊成 《Tsai Shing》 (1988)
我相信每個廣東音樂人都有他的DNA鏈,我最喜歡的廣東唱片是劉美君第一張同名專輯,但想深一層,劉美君早期的音樂是一隊叫「齊成」的組合製作。當年劉天蘭有一間叫黑白唱片公司,其中一隊組合叫齊成,他們是加拿大移民,唱英文歌的,也是最早想將洛杉磯音樂混入廣東歌中,而且有一流的旋律編寫功力。
+1 陳奕迅《Shall We Dance? Shall We Talk!》(2001)
這張專輯好難得可以在歐洲布拉格,找人拉弦樂伴奏。《Shall We Talk》是講溝通的,例如〈Shall We Dance〉是表面的溝通,直接想和你跳舞;〈Shall We Talk〉則是內心的溝通,是早期的概念大碟。這次我想選一首比較少討論的作品〈怪物〉,那首歌很古怪是funk風格,由林夕填的詞,他用貓的角度去看世界的一切,反過來他們是如何看待人類。這是我事業上,其中一張最重要的唱片。
+2 余力機構《快活》(2000)
當初想不用鋼琴去思考,做一張完全搖滾的專輯。那時已經進入了數碼錄音的年代,我們特地找磁帶回來錄音,用很厚的兩呎磁帶來剪接,現在重聽這專輯,發覺是非常非常好聲!內裡鼓的部份,都是由恭碩良打的,還有很多香港的樂手去參與。想講講〈哀悼乳房〉這首歌,很少人喜歡聽這首歌,平常寫愛情很容易,要用很乾淨的角度去寫世人是很少的,我很喜愛這個旋律,加上林奕華的詞,整件事很完美。接著女聲合唱的專輯也會有這首歌出現。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