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推介】實驗流行樂雙妹嘜 Let's Eat Grandma 不再孖公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 I'm All Ears 》是「我哋食阿嫲」Let's Eat Grandma 這對英國實驗流行樂雙妹嘜的第二張專輯,見證二人在這兩年間的成長與變化,她們都「大個女」了;而且這對好姊妹決定不再被捆綁在一起,而是要學懂獨立,建立起自己的個人生活與個性。然而,現在 Rosa Walton 和 Jenny Hollingworth 都還不過是19歲的女生而已。

撰文:袁智聰

忘不了在兩年前認識到來英國諾域治的女子二人獨立樂隊 Let's Eat Grandma ,那是多麼驚豔的事——1. 我先是被「讓我哋食阿嫲」這個甚 cult 的樂隊名字所吸引;2. 當年出版首張專輯 《 I, Gemini 》時, Rosa Walton 和 Jenny Hollingworth 這兩位女生才只有17歲,二人D.I.Y.地包辦所有演奏;3. 她們所帶來是一種以 synth 主導、迷幻而富有童謠色彩的 experimental-pop 音樂風格,不似兩位未成年少女筆下的作品。

Let's Eat Grandma 的第二張專輯《 I'm All Ears 》即使有 David Wrench、Sophie 及 Faris Badwan 參與製作,但她們仍保持雙妹嘜的兩位一體創作關係。

剛剛相隔了兩年,Let's Eat Grandma 帶來其第二張專輯 《 I'm All Ears 》,當中正見證到二人在這兩年間作為樂手方面及年輕女性方面的成長與變化,她們都「大個女」了。然而,現在 Rosa 和 Jenny 都還不過是19歲的女生而已。

當年,專輯《 I, Gemini 》以「雙子座」命名,Rosa Walton 和 Jenny Hollingworth 這兩位好友都被外界視為一對「雙妹嘜」、「孖公仔」,服裝與長髮看來一式一樣,樂迷也不容易分辨出誰與誰。畢竟二人結識於讀幼稚園時代,那年大家只有四歲,從此形影不離,而且更早已走在一起玩音樂。在《 I, Gemini 》裡的Let's Eat Grandma 作品,都是她們在多年前已寫成,所以歌曲也呈現著少年童幼的幻想空間。

來到製作第二張專輯《 I'm All Ears 》之前,這對好姊妹決定不再被捆綁在一起,而是要學懂獨立,在這兩年間建立起自己的個人生活與個性:Rosa展開了一段戀情,Jenny則更投入對電子音樂和網絡文化的興趣。Jenny說:「我們不再是孖女喇!」但她們現在的好友關係乃比以往更親密。

Let's Eat Grandma 的名字,是來自一句「 Let's Eat, Grandma! 」把逗號抽起後出來的笑話,由「食嘢喇,阿嫲!」變成「我哋食阿嫲」。Rosa Walton(左)和Jenny Hollingworth(右)。(攝影:Charlotte Patmore)

初聽《 I, Gemini 》時,她們令我聯想到由一對真姊妹組成的CocoRosie,其聲音同是那麼耐人尋味而有著一股初生之犢,當時 Let's Eat Grandma 的D.I.Y.歌曲在電音曲式下,也會用上 Glockenspiel 、木笛、色士風伴奏而沾染上民謠氣息。

今次在《 I'm All Ears 》裡,她們找來曾為The xx / Frank Ocean / Caribou 操刀的威爾斯音樂人 David Wrench 擔任唱片監製、混音及電音程序製作,所以出來的聲音也顯得比較修飾,也再沒有那古老的民謠氛圍;David Wrench 也是曾出版個人唱片的唱作歌手,但 Let's Eat Grandma 在進入錄音室前已寫好歌曲,並沒有跟他合寫音樂,以保持雙妹嘜的兩位一體創作。此外,〈Hot Pink〉和〈It's Not Just Me〉兩曲是跟蘇格蘭電音女製作/唱作人 Sophie (她曾跟Madonna / Charli XCX / Vince Staples合作)以及The Horrors的Faris Badwan聯袂製作,同時歌曲亦為四人所合力創作,但也劃分開由他們製作節拍與聲音設計,Rosa和Jenny寫和弦、歌詞與旋律的合作關係。

先行單曲〈 Hot Pink 〉所說的是關於「女人味」,這首中板電音流行曲卻有著動盪的節拍綻放,彰顯出粉紅色的力量。〈 It's Not Just Me 〉是多麼富有夏日氣息的美好 synth-pop 曲目,〈 Falling Into Me 〉亦是多麼閃亮而浪漫的 synth-pop 情歌。

無論是美好流麗的〈I Will Be Waiting〉,抑或縈繞頭的幽幽苦澀ballad曲目〈Ava〉,所探討的是精神健康問題。

同時,Let's Eat Grandma仍有其野心性的曲目,如專輯裡的兩首長篇歌曲——九分鐘的〈Cool & Collected〉,道出是大家都覺得別人看來很酷,但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其實是有幾酷,歌曲主要是由迷幻而空靈的結他伴奏,但到六分鐘尾時出現的如雷貫耳鼓擊,她們說是受英國prog rock名團Genesis的「鼓王」Phil Collins影響;而長達11分鐘的〈Donnie Darko〉取名自電影《Donnie Darko死亡幻覺》,帶出也是人們的黑暗與苦痛。

專輯裡也有首相當短小的短曲:37秒的〈Missed Call (1)〉是由弦樂演奏出的模擬電話鈴聲音樂。
 

【七月有咩show?】

十場七月音樂演出推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