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pol 新專輯《 Marauder 》可會重投 post-punk 的初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經過去年為其2002年首張專輯《 Turn On The Bright Lights 》舉行面世15週年紀念巡演,美國紐約市獨立搖滾名團 Interpol 剛發表了第六張專輯《 Marauder 》。即將會在《 Clockenflap 2018 》音樂節演出的他們,在唱片監製 Dave Fridmann 的建議下讓專輯以兩吋錄音帶收錄而沒有使用錄音軟件,所以今次 Interpol 的「 post-punk 復興」聲音也來得相當直截了當,甚至多了一份粗獷的迷幻氣息。

兩個星期多之前,香港大型戶外音樂及藝術節《 Clockenflap 2018 》公布的首輪音樂陣容名單當中,美國紐約市獨立搖滾名團 Interpol 是今年的焦點表演單位之一,大家為此而興奮不已,然後,更喜見他們四年來的全新專輯《 Marauder 》亦剛在這陣子發行。

Interpol 的第六張專輯《 Marauder 》是他們睽違四年的前作。

《 Marauder 》是 Interpol 的第六張專輯。去年是樂隊的2002年首張專輯《 Turn On The Bright Lights 》面世15週年紀念,他們也為這張對那些年「 post-punk 復興」運動帶來推波助瀾作用、好讓他們取得「新 Joy Division 」或「紐約 Joy Division 」美譽的奠定性專輯,舉行了維期近三個月的15週年巡演。這隊以 Paul Banks 為首的樂團,也彷彿走了一個循環。那麼《 Marauder 》又可會是 Interpol 的另一個里程碑?

聽《 Marauder 》全碟

說來,Interpol 早已不再是本來的一行四人樂隊。2010年的同名專輯《 Interpol 》,是高個子低音結他手 Carlos Dengler 最後一張參與的唱片,在專輯發表前他已經離隊。但是他們並沒有找來新成員來取代Carlos的位置,而是開始以 Paul Banks 、 Daniel Kessler 及 Sam Fogarino 之三人行姿態現身。

到了2014年的前作專輯《 El Pintor 》,便是他們首次以三人樂團陣營灌錄出來的唱片,低音結他的崗位由主唱兼結他手 Paul Banks 接手,因為Paul在樂隊裡一向習慣了跟著 bassline 唱歌,所以也順理成章地肩負起低音結他。今次 Interpol 繼續維持三人樂隊製作《 Marauder 》專輯,之前Paul是個半途出家的「速成低音結他手」,現在他已是稱識的低音結他手來。

早已變成三人樂團的 Interpol : Sam Fogarino 、 Paul Banks 及 Daniel Kessler 。(攝影: Jamie James Medina )

也是進入三人時代開始, Interpol 也變得慢產起來。當完成了《 Interpol 》的200場世界性巡演之後,樂隊宣布休團、暫休了兩年半才再合體,所以《 El Pintor 》是他們睽違四年的專輯。現在《 Marauder 》跟《 El Pintor 》同樣相隔了四個年頭,但情況有所不同的,是樂隊在2016年秋天已開工為其第六張專輯創作新歌及綵排,踏入2017年他們又用過 Yeah Yeah Yeahs 位於曼哈頓的綵排室 (但因收到鄰居的聲浪投訴而遭警察叫停),及後因為要舉行《 Turn On The Bright Lights 》15週年巡演而讓新專輯的工作停頓下來。接著樂隊才重返崗位,並在去年12月正式開始灌錄《 Marauder 》。

過去兩張專輯都是 Interpol 全盤親自監製,但今次《 Marauder 》則交由曾為 The Flaming Lips 、 Mercury Rev 操刀的 Dave Fridmann 擔任製作人,成為他們自2007年的《 Our Love to Admire 》以來樂隊再次由別人監製的專輯。跟前作一樣,這次繼續有 The Secret Machines 的 Brandon Curtis 及 Beck 的 Roger Joseph Manning 擔綱鍵琴手。

經過《 Turn On The Bright Lights 》的15週年巡演,那麼 Interpol可會重投 post-punk 的初衷,還是朝向一個新方針發展呢?在《 Marauder 》裡他們並沒有作出甚麼重大的轉變,祭出仍是那種很 Interpol 而又帶著 post-punk 薰陶的招牌式聲音,但卻確有些不一樣的變化。比如鼓手 Sam Fogarino 近年愛上騷靈音樂,尤其欣賞 Otis Redding 的鼓手 Al Jackson Jr ,以及 Jimmy Jam & Terry Lewis 在80年代的 funk 樂製作,於是他亦把黑人音樂的鼓擊節奏引進 Interpol 的 indie rock / post-punk 曲風上;又或者在 Dave Fridmann 的 Tarbox Road Studios 錄音時,他建意樂隊不要使用 Pro Tools 數碼軟件錄音,而是直至收錄在兩吋錄音帶上,所以今次的聲音也來得相當直截了當,甚至多了一份粗獷的迷幻氣息。

Interpol 今次由〈 The Rover 〉的mv到宣傳照片都是在墨西哥拍攝。(攝影: Jamie James Medina )

今年6月,Interpol 在墨西哥舉行記者會宣布《 Marauder 》的面世,而先行單曲〈 The Rover 〉的mv也是在墨西哥城拍攝(包括切入了記者會的場景)。由Daniel的結他riff帶出,是首爽勁有力曲目,令我聯想到曼徹斯特 post-punk 名團 The Chameleons 。歌詞所說是積累了很多年輕的追隨者的邪教組織領袖。

相關文章:新歌速遞 -〈 Rover 〉是最初,也是全新的 Interpol

第二首釋出的曲目〈 Number 10 〉不獨是有著急激 post-punk / garage rock 的曲風,也有著 surf rock 的馳騁感覺。

新單曲〈 If You Really Love Nothing 〉的大踏步節拍,可見到Sam源自 swing 與騷靈音樂節奏的影響。歌曲由 Hala Matar 執導的mv更得到 Kristen Stewart 及 Finn Wittrock 這兩位著名影星領銜主演。

如果你對所謂的 post-punk 風格為情有獨鍾,今次 Interpol 該會滿足到大家,打造出多首優秀的 post-punk 曲目:〈 Flight of Fancy 〉呈現著不協調的感覺,〈 Stay in Touch 〉在低迴與撲朔迷離的氣息下甚至有著 gothic 的神秘底蘊,〈 NYSMAW 〉是明快又簡單直接的 post-punk 流行曲,〈 Surveillance 〉是輕盈版的 disco-punk 。對比起 Interpol 在16年前的 「 post-punk 復興」聲音,現在固然是成熟得多。

專輯最末的〈 Probably Matters 〉,那壓根兒是他們的騷靈歌曲。

而專輯喚作「掠奪者」《 Marauder 》,那麼到底唱片封面黑白照片上的是何許人?他是前美國總統尼克遜( Richard Nixon )在70年代初「水門事件」醜聞中的知名人物 Elliot Richardson ,就任美國聯邦司法部長的他,因拒絕執行尼克遜命令,解僱要求白宮交出橢圓形辦公室自動錄音系統錄音帶的特別檢察官 Archibald Cox ,從而立刻辭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