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迷幻樂隊 Unknown Mortal Orchestra :音樂可解放政治爭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來自新西蘭, Unknown Mortal Orchestra(下稱UMO)一開始是主腦 Ruban Nielson 自娛性質的睡房錄音計劃,卻因為2010年的一首〈 Ffunny Ffrends 〉而意外在網路上走紅,繼而獲得美國獨立廠牌 Fat Possum Records 的一紙合約(後來轉投迷幻大廠 Jagjaguwar )。經過四張專輯以及數百場世界巡迴演出的洗禮,UMO 現在已經發展成五人樂隊的規模,偶爾還有 Connan Mockasin 等人物客串演出。

撰文:靖詒

由早期充滿 lo-fi 失真質感的復古迷幻小品,到《 Multi-Love 》中色彩鮮艷的 funkadelia 風格, UMO 在原本的搖滾骨幹中逐漸加重節奏編排,令音樂風格更具多樣性。除了各種鬆軟古怪的音效, Ruban Nielson 神經質的歌聲亦是樂隊招牌之一,聽似開心的旋律其實在探討著各種爭議性主題:享受藥物、自殺、移民致策、多元家庭觀……

Fly from a destiny infested with chemicals // You need a new drug not invented by the C.I.A

UMO 無論在歌詞或視覺上都滲透大量迷幻意像,譬如〈 Necessary Evil 〉的MV就明顯取材自人們服用迷幻藥後的所見所想。

今年四月 UMO 發表了第四張大碟《 Sex & Food 》,既有延續前作電子舞曲取向的〈 Everybody Acts Crazy Nowadays 〉,也有回歸 lo-fi 輕鬆抒壓的〈 Hunnybee 〉,又或硬錚的美式搖滾〈 American Guilt 〉 - 《 Sex & Food 》可說是 Ruban 集歷年大成的一張作品。

除了在搖滾和舞曲間遊走的迷幻音樂風格, UMO 扎實的現場功力更是樂隊能夠持續吸粉的法寶, Pitchfork 就曾形容 Ruban 為獨立樂界少見的「 guitar hero 」,他和樂隊那種高能量演出力度,尤其是 Ruban 狠辣犀利的吉他演奏,與專輯中那種遊閑散漫的感覺截然不同。 Unknown Mortal Orchestra 即將再度來港,在 TTN 舉行專場音樂會,我們借此契機和 Ruban 做了一次電郵訪問。

距離 UMO 上次來港已經有四年時間了,你對那次演出還有印象嗎?今次來港又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做的事呢?

那次可算得上是旋風式襲港呢。我們好像逗留不夠廿四小時就要離開了,但仍然記得當晚的演出很好玩,又吃了許多好東西,還坐了一趟天星小輪。我經常聽說香港有一些非常厲害的菲律賓樂手,希望這次除了吃吃喝喝外也能有機會看看他們的演出。

UMO 現場演出時所表現的搖滾性總是讓人驚艷,而自第三張專輯《 Multi-Love 》起 UMO 又更著重節奏性,作品中的舞曲元素也明顯更強烈了,是什麼原因催生了這種風格上的變化?

其實都是順其自然。當在製作《 Multi-Love 》時我就感覺 UMO 應該朝 disco 的方向發展,那樣的風格似乎也更有趣,我們現在演出後面的部分基本就是一場 dance party 了。值得一提的是 Kiki Gyan 唯一一張專輯,他所造的 lo-fi disco 非常怪雞而具啟發性,某程度上向我示範了在 UMO 的音樂中加入舞曲元素是件很容易的事。

Kiki Gyan,又名Kiki Djan,加納傳奇鍵琴樂手,被譽為來自非洲的 Stevie Wonder。Kiki 在15歲時就加入了英國樂隊 Osibisa ,是七十年代全球 Afro-rock 風潮的領頭樂隊之一。他實際上在1979至1983年間發表過三張專輯,但相信 Ruban 是指來自1979年的《 Feeling So Good 》,其中收錄的〈 Disco Dancer 〉也正巧被 BADBADNOTGOOD 選入最近的《 LateNightTales 》系列合輯中。

一如《 Multi-Love 》的封面所示,整張專輯都是在你家的錄音室完成,但《 Sex & Food 》則是你遠赴越南及墨西哥等地進行錄音,環境的轉換有影響你的創作嗎?

我在創作時完全沈浸於當地的氛圍。事實上這些地點都是我特意挑選的,在出發前我就感覺它們將以某種特定的方式啟發我。而最後《 Sex & Food 》很明顯地受到了環境的影響,當你在聆聽這張專輯時也會被我帶到這些地方,感受到我曾經體會過的事物。

為什麼以「性愛」和「食物」來命名這張專輯呢?

我想用一些美好而簡單的詞語,希望人們能夠在聽到這張專輯的名字時能立刻聯想到快樂的事情。

在錄製《 Sex & Food 》的過程中,你有特別專注於哪幾首歌嗎?

全部。從寫歌到錄音到製作到混音等所有創作過程中,我都確保自己有好好顧及到所有層面的細節,不過〈 Not In Love We’re Just High 〉及〈 Hunnybee 〉這兩首歌是我特別希望能夠讓人一聽就上癮的。

在最近的一些訪問中,你都有提到「政治在音樂面前是渺小的」,在這個愈來愈多人著重政治取態的時代,那可算是一個新鮮的觀點。你認為目前的政治氣候又會如何影響人們享受音樂的方式呢?

我認為音樂是從政治爭議中的解放。它不只是一種娛樂,而是能夠喚醒我們心底的靈性,以及最人性的部分,也就是一種我們日常生活中所能做到的昇華。當你在享受音樂,心靈或身體隨著它們擺動跳舞,這些時刻你才真正的活得像個人。

由早期作品〈 Swim and Sleep (Like A Shark) 〉的 mv 開始,到最近的〈 Hunnybee 〉及〈 Everyone Acts Crazy Nowadays 〉,在影像上你似乎偏好以動畫的方式去詮繹自己的音樂,背後的原因是什為?能跟我們分享一些你自己喜愛的動畫嗎?

我很喜歡動畫本身所蘊含的可能性,而又正好認識一些從事相關行業的朋友。自小我就很想畫畫漫畫做動畫,所以現在也能夠很放心地以這種方式去展示自己的音樂。至於喜愛的動畫則有很多,但說到從童年起就影響自己很深的有《亞基拉》和《風之谷》,以及像《超神伝説》、《獣兵衛忍風帖》、《銃夢》之類的作品。但最近也因為小孩的關係所以接觸到《火影忍者》、《偽戀》、《犬夜叉》、更多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等等……當然還有《一拳超人》,它太好玩了哈哈。

日期:九月二十一日(星期五)

場地:油塘 TTN

門票:港幣390元

如果你是13-24歲全日制學生,平日會睇騷、會影相、好寫作或拍ig story分享比朋友,參加《手足計劃》,有機會被扭耳仔編輯團隊挑選出來,拎免費門票兼一齊入Clockenflap後台,訪問各知名樂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