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NGO專訪】恐惹歐爾班政府「無運行」 人權工作寸步難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令人痛心的是,教師、家長和學生都覺得我們的活動有用,但我們根本接觸不到他們。」Stefania Kapronczay說。

在匈牙利大選前,匈牙利公民自由聯盟(HCLU)的行政總監Stefania向我們分享,在總理歐爾班的管治之下的民間組織之路有多艱辛。

近年外界批評匈牙利政治收緊管治,但民眾仍然享有自由空間,反政府遊行和批評總理歐爾班的聲音時有出現。(路透社)

總部設在布達佩斯的HCLU,是匈牙利主要的民間組織之一,主打人權監察工作。關注政府政策有沒有侵犯人權,教育普羅大眾可以如何回應。

過去一年,他們本身也遇上不少麻煩,總監Stefania不時接受《紐約時報》、路透社等訪問,講解當前NGO在匈牙利的困境。

Stefania Kapronczay是匈牙利公民自由聯盟的行政總監,致力監察人權狀況。(受訪者提供)

當我們找上Stefania後,不容易才相約到一個時間越洋傾談,那時距離匈牙利大選尚餘五個星期。

「我們忙碌,因為即將舉行大選,我們在推廣投票權,教育大眾如何政治參與。」Stefania說,現任政府的政策令他們的工作困難了,「而且是困難了很多」。

匈牙利公民自由聯盟主力推動人權工作,反對總理歐爾班的民間組織法案及「非自由民主」概念。(facebook/HCLU)

標籤「外國支持」有如形象攻擊

匈牙利總理歐爾班去年提出法案,要求所有民間組織不但要公開財政來源,而且要所有獲得外國資助超過2.4萬歐元的,列明自己是「外國支持」的組織。

對於這一點,Stefania認為有如標籤效應,是在歧視那些接受過外國捐款的組織。她強調,HCLU和其他民間組織早已經公開財政報告,對於捐款來源向來透明,根本沒有必要強制貼上「外國支持」的標籤。

更重要的是,政府對這些「境外勢力」組織的敵視態度,已經切實地影響他們的人權工作。Stefania指出,很多親政府的媒體渲染他們收了外國的錢,甚至形容HCLU對社會構成危險,卻又沒有訪問HCLU的負責人給他們一個辯解機會。

在政府官員支持下,這種強大的攻勢對我們的形象有影響,我相信這對整個社會都不好。
HCLU行政總監Stefania Kapronczay

匈牙利總理歐爾班在首都布達佩斯發表演講,竟吸引到不少波蘭人前來捧場。(facebook/orbanviktor)

怕惹麻煩 合作單位寧取消

當問及具體情況的時候,Stefania分享其中一次活動,是向大眾講解傷殘人士的法律權益,以及在不同處境可以怎樣做。原本他們向教師推介這個活動時,對方表示滿有興趣,但談得好端端,有一天卻接到通知說突然取消合作。

Stefania相信,因為這些教師擔心參加HCLU的活動後,會為他們惹上麻煩,所以寧願明哲保身。

令人痛心的是,教師、家長和學生都覺得我們的活動有用,但我們根本接觸不到他們,因為他們擔心會有後果。
HCLU行政總監Stefania Kapronczay

隨匈牙利大選臨近,不少政黨舉行造勢集會,爭取游離選民支持。(路透社)

合作「死因」不明不白

這種合作取消或乏人問津的情況,Stefania說很多其他民間組織都遇到。

同樣監察人權的匈牙利赫爾辛基委員會與政府有不少協議,讓他們定期監察及報告在囚人士的獄中情況,但去年委員會接到通知,多達四個合作協議要突然中止。

對於種種困境,Stefania形容很多時候箇中原因都是不明不白。

通常合作單位就這樣叫停。我們原本談得不錯,介紹我們的計劃和活動,但對方就不再回覆。這很難說,是不是某個原因。
HCLU行政總監Stefania Kapronczay

匈牙利不少民間組織和自由派不滿總理歐爾班,認為他作風保守。(路透社)

保守右傾的總理歐爾班

除了「境外勢力法」之外,總理歐爾班在過去四年,不少政策都引起爭議。例如他在2015年提出,在與塞爾維亞接壤的邊境興建鐵網,阻擋難民非法進入,做法可謂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建牆論差不多。

與此同時,歐爾班一再針對歐盟或外國勢力,例如對國際投資者索羅斯(George Soros)旗下的民間組織「開放社會基金」火力全開,連他支持的中歐大學都一度面臨「釘牌」危機。歐爾班自稱為捍衛基督教歐洲的核心力量,帶領匈牙利對抗全球化精英。

縱然管治有不少爭議,但兩個主要的在野政黨——社會黨和尤比克(Jobbik)分別因為「太左」和「太右」,近年民望一直積弱,而且不可能聯手成為一股力量威脅歐爾班的青民盟。在這種政治形勢下,歐爾班的總理之位相當穩妥。

在匈牙利投票日前,路透社在首都布達佩斯訪問不少年輕人,發現他們擔心總理歐爾班會再收緊社會自由,甚至考慮移居到附近國家生活。(路透社)

對於歐爾班連任,Stefania向我們表示,她最大關注是總理會否取得國會三分二控制權,因而有能力通過打擊NGO的法案。

她認為人權組織向來在逆境工作,而且對於匈牙利的司法制度他們仍然滿有信心,會集中以法律途徑捍衛權益。HCLU和其他民間組織已經入稟匈牙利憲法法院和歐洲人權法院,控告匈牙利政府的法案歧視部分民間組織,侵犯結社自由等。

但訴訟往往需時,在有結果前的日子,只怕Stefania他們的工作不會容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