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塗黑臉」挨批 3招化解種族歧視醜聞

最後更新日期: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上月18日被爆出2001年擔任教師時,將臉和手臂塗黑扮成阿拉丁參加「阿拉伯之夜」化裝舞會,杜魯多當天和隔天為這張引發種族歧視聯想的照片公開道歉。

杜魯多應對黑臉事件的策略是,開誠布公不逃避。(美聯社)

變裝塗黑照 引發杜魯多危機

杜魯多迅速出面道歉究竟有沒有效?民調顯示,民眾對杜魯多的好感度在黑臉照片披露後立刻下降,後來反彈恢復原來的水準,但另一方面,民調也顯示,自由黨的席次將不會過半,頂多隻能成為少數政府,更差的話會輸給在野的保守黨。

杜魯多一名高級顧問說:「我們不會知道這張照片真正的影響,除非到了投票那一天。選民可能會想,雖然喜歡杜魯多,但因為這張照片,不想支持自由黨。」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中)被爆出2001年擔任教師時,將臉和手臂塗黑扮成阿拉丁參加「阿拉伯之夜」化裝舞會。(美聯社)

3招損害控管 讓選民罵到飽

路透社報道,在杜魯多陣營中,有三個人負責損害控管。他們應對這次選戰危機的策略是:開誠布公、表現悔意、充份回應媒體與民眾對這次危機發出的問題,盡可能不要讓這個議題延燒到9月21日國會大選投票日。自由黨一名協助杜魯多處理選情危機的幕僚透露,應付這場危機「不可能逃避和撒謊,只能讓杜魯多親自面對群眾,讓群眾想怎麼罵就怎麼罵」。

杜魯多與競選團隊上月18日在新斯科舍省乘車前往機場時,接到美國《時代》周刊記者來電告知,將在幾小時內刊登一則爆炸性消息,足以讓杜魯多在國會大選中落選。

那是2001年杜魯多29歲時的一張舊照,當時他在西點格雷學校當老師,學校舉行「阿拉伯之夜」晚會時,杜魯多將臉和手臂塗黑扮成阿拉丁,衝擊杜魯多尊重各個族裔的形象。「黑臉」是19世紀流行的表演方式,舞台上的白人演員把臉塗黑,裝扮成非裔,通常都帶着貶抑與嘲弄,反映出對非裔的刻板印象。

杜魯多在專機上開緊急記者會,不僅一再道歉,還主動承認另一次黑臉事件。(路透社)

專機上開緊急記者會 一再道歉

車隊抵達機場停機坪,競選團隊希望杜魯多準時搭上專機,四小時後飛抵中部馬尼託巴省的省會温尼伯,但杜魯多最親近的幕僚群認為,接下來幾小時最關鍵,人在空中恐怕無法及時回應媒體,風險太大,於是決定專機延後起飛。

幕僚急忙開始撰寫杜魯多的道歉聲明,47歲的杜魯多則打電話聯絡少數族裔的執政自由黨國會議員和內閣成員,能聯絡多少算多少,希望透過親自說明,讓事態別再擴大。

杜魯多延遲幾小時後,搭機前往温尼伯。杜魯多在專機上開緊急記者會,不僅一再道歉,還主動承認另一次黑臉事件。他說:「我當時並不認為這是種族歧視,但現在認識到,這是種族主義者做的事。這是一件愚蠢的事,我對自己感到失望,我為自己做了這件事感到生氣。我希望我沒有這樣做,但我做了,我為此事道歉。」

杜魯多2001年曾於温哥華西點格雷學校(West Point Grey Academy)任教,時年29歲的他還未踏入政壇。圖為杜魯多(左四)當時以「黑臉」裝扮參加「阿拉伯之夜」晚宴。(Reuters)

涉種族歧視 表達深深悔意

杜魯多19日在温尼伯再次開記者會道歉,他說,十幾年前他開始擔任公職時,沒跟任何人講過這件事,因為覺得「太丟臉」。他還說:「我所做的事情傷害了他們,傷害了那些不該因身分受到排擠或歧視的人,這讓我深深後悔。」

杜魯多的記者會通常只持續15到20分鐘,但他這次講了很久,而且選在公共廣場中央舉行,幕僚無法控制誰在場。杜魯多就在數以百計旁觀者面前,被記者追問近一小時,問題包括杜魯多扮黑臉時在想什麼、是否做過類似行為、有無打算辭職。杜魯多親自聯絡的人,包括執政自由黨敘利亞裔國會議員阿爾格布拉,阿爾格布拉說,杜魯多已十足展現道歉的誠意。

風波平息 主動出擊發表重要政策

杜魯多連續道歉兩天後,就返回「攻擊模式」,接下來連續三天發表四個重要政策。上月20日杜魯多在多倫多發表槍枝管制政策後,隔天《環球郵報》頭版就報道槍管政策,而非黑臉事件。民調機構「納諾斯研究」的專家納諾斯說,自由黨應該慶幸,黑臉事件爆發時,離投票日還有一段時間,「如果在投票日前一週爆發,加拿大應該就會變天了」。

【相關文章.按圖放大】除了政治人物外, 不少品牌都曾涉入種族歧視風波

+4
+3
+2

延伸閲讀:

生日悲劇!女婿跳出樹叢給驚喜 岳父嚇到掏槍殺了他

飛機改成自動駕駛 富豪空中性侵15歲少女

【本文獲「聯合新聞網」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