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學生組織擬到海外向港人宣傳理念 湯家驊:在港統籌亦違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保安局上月引用《社團條例》取締香港民族黨,該黨需在限期內申辯。一眾「港獨派」會何去何從呢?

「香港獨立」旗幟設計者、曾代表「港獨派」在支持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集會中發言的鄭俠表示,傾向繼續「無組織行動」,即只隨機號召支持者參與遊行,並舉起港獨旗幟。同樣主張港獨的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則表示,倘當局禁止組織運作,不排除移師海外註冊,並到較多港人聚集的海外地區宣揚港獨理念。

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指出,雖然在海外進行的宣揚港獨活動,香港未有法例處理,但倘若有關活動涉及在香港統籌或策劃,亦會抵觸《社團條例》。他又指,走「法律罅」的行為,只會令將來《基本法》23條立法時,內容更加嚴苛,對港人沒有益處。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周浩鼎則表示,理論上日後可立法規管香港市民在海外的行為,但如有關人士潛逃海外,仍然要視乎兩地引渡協議詳情,才可執法。

鄭俠以化名隱藏身份,每次遊行都會高舉「香港獨立」旗幟。(余俊亮攝)

稱常被跟蹤恐嚇 鄭俠「預咗死」

鄭俠的名字,過往多出現在親北京報章的「起底報道」之中。然而,「鄭俠」只是化名,他在外資企業任職銷售經理,平時常於金鐘、中環一帶西裝革履「見客」,他笑言過往「左報」針對他背景的調查,不少是「誤報」,「證明我偽裝功夫還不算太差!」

儘管如此,鄭俠仍然常被跟蹤,有「左報」記者,也有惡型惡相人士的口頭恐嚇,他說:「我預咗有一日會坐監,甚至有一日會死,呢個政權一定會殺人,但去到有人死嗰日,香港人一定會覺醒。」

鄭俠第一次舉起「香港獨立」旗幟在公開場合現身,已可追溯到2014年,今次接受專訪,他仍堅持要戴著「黑超」。鄭俠形容,就如同身邊許多同舉港獨旗的同伴一樣,自己參與「港獨運動」,只是「兼職」,不想影響正職工作。

無組織行動 只有旗幟和理念

也許正因此,民族黨被禁,鄭俠還是保持樂觀態度,「我係冇組織,每次出嚟,都會有3、40人一齊舉港獨旗,我哋會認得對方,但唔會有恆常聯絡,甚至嗌唔出對方個名。」他認為宣傳港獨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帶有隨機性、鬆散的行動號召,鄭俠亦不擔心缺乏凝聚力,「如果民族黨、學生獨立聯盟、學生動源一一被取締,都唔緊要,最緊要嘅係『香港獨立』呢四個字,大家相信呢個理念,唔需要有leader(領袖),只需要大家聚集喺呢支旗幟下。」

鍾翰林今年升讀中六,他承認在校園內宣傳港獨成效不佳。(歐嘉樂攝)

街站、校園宣傳碰壁 學生動源研轉地下化

兩年前發起「學生動源」時只有15歲的鍾翰林,接受訪問時坦言,校園和街頭宣傳成本太大,「中學生掛住吃喝玩樂,好難透過傳單,令佢認同你嘅立場。」

他表示,過往街站也一直受到警方監視和干擾,「查身份證都係小兒科,但現在街站根本冇人理你,連鬧你嘅人都冇。」而最大的壓力,還是來自校方,「學校冇話記缺點或者點,但校長會不斷同你傾計,咁樣對於學生嚟講,已經係好大壓力,再加上派傳單宣傳效果唔好,畀人感覺係浪費時間,唔值得繼續呢個做法。」他指很多成員因此心灰意冷,離開組織,現時只剩下少數人,而且很多都不是創會時的成員。

鍾翰林贊同「地下化」,他指,不少港獨派同路人過去一段時間亦曾討論,希望朝這個方向走,「你已經冇得參選,街站效果都未如理想,大型集會又做唔到,咁我哋不如轉到地下繼續運作。」

鍾翰林說,「有考慮過將組織事務轉移到海外,係外國註冊。」相對於過往在香港做高成本、效率低的宣傳,他的初步構思是「不如去外國,一啲香港人多嘅地區,台灣又好,日本又好,係一啲特別日子,去當地做街站、集會,係外地凝聚香港人。」他承認,地下化及轉移到外國活動,都是困難而迫不得已,但他強調不會放棄推動港獨。

湯家驊警告:或促使23條更加嚴苛

對於有主張港獨人士擬轉到海外宣傳港獨,資深大律師湯家驊表示,現時的《社團條例》無法處理海外進行的港獨活動,但一旦有關外國組織在本港有超過二人組織運作,或是在香港成立的組織而在外國有活動,《社團條例》都可以限制。他指,就算港獨組織在外國註冊,並在外國進行宣傳港獨的活動,只要該組織的統籌工作,曾經在香港進行,也已觸犯法例,當局可以禁止,甚至加以檢控。

湯家驊又指,政治是互動過程,倘若港獨組織以新手法挑戰「一國兩制」,政府也可有反制措施。他形容,該等「試圖走法律漏洞」的行為,只會逼使未來政府在考慮23條立法內容更加嚴苛,對港人沒有益處。他指根據《基本法》,23條立法可以涵蓋個人與外國組織聯繫,而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則只要香港公民參與顛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外國組織」,即屬違法。

湯家驊(左)及周浩鼎均指,本港法例或可處理在海外搞港獨活動的組織。(資料圖片)

周浩鼎則表示,在海外進行港獨宣傳明顯違反《基本法》,但原則上香港目前沒有法例可以規管在另一個司法管轄區的罪行。不過,他就指,過去英國有法例,可以檢控在非本國發生的一般刑事罪行,以處理潛逃到英殖民地犯罪者。他指出,理論上港府未來可以訂立類似法例,阻止有人在外國宣傳港獨,但他認為牽涉國家安全和政治活動的罪行,與傷人或謀殺等一般刑事罪行不同,加上如果當事人潛逃外國不返回香港,倘要處理,需視乎本港與當地的引渡協議,亦或會涉及外交層面的斡旋,情況複雜。而他相信,某些國家可能基於外交理由,不歡迎有關試圖在當地宣傳港獨的人士入境。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