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西補選.拆局】DQ劉小麗或有新紅線 「自決」以外還有一張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提名期今日展開,民主派代表劉小麗挾逾2千份提名「搶閘」報名,成為首位「遞表」者。不過,劉小麗能否成功「入閘」仍是未知之數,她會否步香港眾志周庭的後塵被選舉主任褫奪參選資格,成為整場選戰的最大懸念。

劉小麗能否避過DQ,外界的焦點一直落在其「自決」立場之上,惟最新形勢顯示,選舉主任的DQ「紅線」極可能不止一條,甚至有指「自決」立場已非最關鍵因素,港府倘出動DQ大刀,還有一張皇牌可打。

DQ陰霾一直籠罩泛民陣營。(資料圖片/林若勤攝)

回顧今年「3.11」立法會補選,DQ陰霾已一直籠罩在泛民陣營,除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外,姚松炎及周庭都飽受「折騰」,直拖至提名期完結前後,才獲選舉主任通知能否入閘。

眾志「自決」前車可鑑  劉小麗欲靠攏工黨離「紅線」

若細閱選舉主任裁決,上次周庭與姚松炎之所以出現截然不同的結局,最大分水嶺在於眾志的「民主自決」主張。當時選舉主任表示,周庭報名時填寫的政治聯繫是香港眾志,該黨主張的「民主自決」堅持香港可公投決定是否獨立,牴觸基本法;而周庭又作為該黨核心成員,可見周庭認同此一主張,並不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

今次劉小麗有備而來,不但預先刪除小麗民主教室網頁上部分自決政綱,更在宣布參選當日,直接了當澄清「自決」之意,指僅是「政制自決」,包括爭取普選特首、立法會直選過半和標準工時等,她「從不支持港獨」。此外,劉小麗今次兼掛工黨牌頭參選,而工黨的口號是「民主、公義、永續、團結」,黨綱強調左翼價值和工人議題,素來予人重視階級論述框架,遠多於族群政治的印象,相信亦能深化劉小麗與眾志等自決派政團的分野。

劉小麗雖已澄清,她「自決」立場與港獨毫不兼容,但其是否真誠擁護《基本法》,尚有2016年宣誓風波這道門檻要過。(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建制派:「慢讀宣誓」才是最大痛處

不過,有建制派直言,DQ劉小麗的聲音,在建制派內依然強烈,而且關鍵並非只是在於劉小麗是否「自決」,是否將「港獨」當作選項的問題,另外一個考慮切入點,是劉小麗在宣誓風波的表現,加上她宣誓後的言論,已足以成為她不擁護基本法的「鐵證」。

2016年宣誓風波中,除港獨色彩最為明顯的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外,劉小麗、姚松炎、羅冠聰、梁國雄四人的宣誓,可謂各有各的「痛處」。當中在3.11補選得以入閘的姚松炎,2016年宣誓時,在誓言中加入「定當守護香港制度公義,爭取真普選、為香港可持續發展服務」等字句,被指是拒絕或忽略不作誓詞。至於劉小麗,當時就選擇「龜速」讀誓言,以每字停頓長達6秒,共花了大約10分鐘的方式,讀完全文;翌日她又在facebook和報章發表題為「劉小麗:慢讀是要彰顯誓詞的虛妄」的文章。

有掌握「西環」脈搏人士透露,劉小麗的情況,與姚松炎有本質上的不同,因姚松炎只是加入字句,表達自己政治主張,而劉小麗的逐字慢讀,則是為了侮辱誓言;當然,在北京眼中,劉所侮辱的,也包括誓言中要求擁護的《基本法》的條文了。

劉小麗於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選擇「龜速」讀誓言,以每字停頓長達6秒,共花了大約10分鐘。(資料圖片/江智騫攝)

新DQ紅線或誕生

港獨自2016年立法會選舉,已屬禁忌,當時觸及者如梁天琦、陳浩天等皆被DQ。而上次周庭參選時,選舉主任就更清晰描劃出這條紅線。「自決」不符參選資格背後,畢竟有「自決」製造港獨選項,給予港獨空間的關連性。而港獨在社會上尚未形成主流民意,市民和民主派自然容易消化「零容忍」港獨的要求。

今次如果選舉主任以劉小麗兩年前宣誓的表現為依據,則無異於在民主派政治光譜的另一端,畫出一條「新紅線」,選舉主任有權以非關港獨的言行,例如候選人在立法會不按法律宣誓等,決定是否「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民主思路召集人、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早前亦曾指,劉小麗能否入閘最關鍵因素,不在於劉小麗的港獨或自決立場,而是她是否擁護基本法,當日法官裁定認為劉小麗無意履行立法會誓言所訂明的責任,即無意擁護基本法,選舉主任會否認為她的態度已作出轉變,將左右劉小麗的參選之路。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