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代周浩鼎戰超區?謝偉俊自言年紀大: 想多啲陪白姐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中歷史性慘敗,多名建制派的雙料及三料議員均告落馬,民建聯副主席周浩鼎立將無緣循「超級區議會」參選,建制派需重新部署,作為少數保住區會議席的謝偉俊成其中一個超區出選大熱。

謝偉俊接受《香港01》訪問,細談區選後的路向,指自己即使在建制派內一向屬少數,早已習慣「少數派」角色。又指政黨輪替是好事,稱正好讓民主派明白一下「為難家嫂」的感覺。

不過,被看高一線會出戰「超級區議會」的他卻說,有感自己年紀大,會認真考慮是否競逐連任下屆立法會議員,「私人方面,我也想多陪陪白姐姐,她在不知不覺間年紀也大了。」

謝偉俊接受《香港01》訪問,細談區選後的路向。(梁鵬威攝)

評區選:換太多花都謝晒

區議會版圖變天,建制派一夜失去近200議席,泛民全面進場。謝偉俊以插花比喻大換血,「插花每日要坡半瓶水,不可以一口氣換掉,也不能完全不換,要換多少就是藝術。」他認為任何架構的運作同樣如是,一下子換太多會衝擊傳統、制度及穩定性,今次區議會內換血人數太多,指大部分新人無從政經驗,甚至沒有工作經驗,建設的人少對議會穩定性有影響,「會不會玩換水太多,花都謝晒?」

灣仔區議會新當選的民主派區議員中,僅楊雪盈有一屆經驗,其餘全為素人,若然推舉楊任區議會主席她能否勝任?「給機會她試吧,現在也沒有選擇。」謝偉俊續道:「年輕人做領導地位有衝勁有理想,但經驗是要累積的。」他自嘲屬老派作風,認為人物關係對做社區工作相當重要 ,「如果有理想,但漠視人與人之間相處最基本禮貌或互相尊重,多大力度的改革都會受到障礙。」

不少民主派表明奪回區議會主權後要改革議會常規,當中最被廣泛提起的是引入區議會直播,增加會議透明度。謝偉俊對此持開放態度,「我一向鼓吹法庭也要直播,可以起監察作用,減少不公義。」但他提出,區議會直播或造成資源浪費,因為即使立法會的直播用家很少,「要不要即時傳譯員?有相當多英語人士或者南亞裔人士,有否照顧到他們需要?還有手語翻譯,有一系列問題要考慮。」

那麼在維園開會呢?謝聞言大笑,「幾好呀」,隨即回望身後平台花園的綠草地,問道:「若然一陣風吹晒啲紙又點算呢?」最後仍是強調,理想和現實要有適當平衡。

+2

民主派當家作主 「做班長時就唔可以做長毛」

建制派在區議會內一夜頓變弱勢,未來四年該如何自處,謝表示,自己即使在建制派內亦屬少數,早已習慣這個角色。又指政黨輪替是好事,大家輪流當家作主可以感受到有權便有責,「當你做班長時,就唔可以做長毛(梁國雄)。」他笑言,建制派多年來從未體會作為少數派的感覺,「受下氣都係啱嘅」,亦正好讓反對派明白一下「為難家嫂」的感覺。

建制派終當少數派 「受下氣都係啱嘅」

他特別提醒,與政府打交道尤其重要,「為官之道,很多時都有灰色地帶,官員一念之差可以批,可以不批,有許多酌情權。希望民主派議員可以與政府保持良性溝通,「爭取時若然我是以嚴苛口吻拆人祠堂,往往只會事倍功半。」

評立會選情:想多陪白姐姐

對於被視為來年超區建制派大熱之選,謝偉俊語帶保留,指這個話題言之尚早,坦言經歷多年政治鬥爭,近年開始萌生退意,會認真盤算是否競逐連任下屆立法會議員,「公務員60歲都退休了」。又指雖然過往多由立法會議員出選超區,但若然區議會內有人選比他更年輕有魄力亦無不可,認為知名度低不是大問題,「未選周浩鼎之前,他也不是很多人認識。」

謝偉俊在訪談中多次自嘲年紀大,「正如我對手說,我年紀是他三倍,是時候安定一點,讓給年輕人去搏。」謝略頓一頓,又續道:「私人方面,我也想多陪陪白姐姐,她在不知不覺間年紀也大了,若然再有大轉變,更加少時間可以陪着她。」他解釋,現年75歲的白韻琹健康狀況大不如前,「每朝早出門,她便問幾點回來,說沒有人陪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