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總統大選前瞻】特朗普連任?共和黨真希望他做足四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承認,現在說2020年的總統大選,聽起來好像早得很過火。畢竟正常來說,總統大選都是在第二年中期選舉之後才開始討論的,而特朗普就任至今還未夠一年。然而,在他就任這二百多天以來,又有那一天是正常的?而在這「不正常才是新常態」的背景下,今天就談2020前瞻,似乎很能解釋當前美國政壇的怪現象。

事實上,就在特朗普一月二十日就職當天,他便通知了聯邦選舉委員會成立其競選連任團隊,把政治學家理論上的「永續選舉」變成現實。美國法律規定公職人員不得利用公家之便助選,特朗普的申請有助他把公務開支和競選經費分開報銷。不過以特朗普的性格,這防火牆不用幾天便被打破。近月來不知道是否為了逃避白宮的工作,他常常跑到全國各地大搞競選連任造勢大會和籌款活動,又曾經以官方身分邀請其內閣成員站台,涉嫌違反相關法規。

以現在通俄門越演越烈的趨勢,問題已不再是會否而是何時直接繞到特朗普本人身上。(Getty Image)

不過,相對於討論特朗普能否連任,大家問得更多的是他能否做足四年。以現在通俄門愈演愈烈的趨勢,問題已不再是會否而是何時直接繞到特朗普本人身上。特朗普會否因而辭職或被罷免,當然直接影響到2020總統大選。如果他還在,其連任競選說不定會受到共和黨內的挑戰;就算能繼續代表共和黨,一個民望如此低迷的總統能夠連任可謂毫無可能。加上他已不再是去年的那個「圈外人」,欠缺新鮮感下也不見得能再創奇蹟。

反過來,如果特朗普提早下台,由副總統彭斯以接任者的身分競選連任,共和黨的選戰就易打得多,畢竟他相對來說爭議較少,黨內各派都可以接受,對外也少有惹火言論。事實上,彭斯近來所有的作為都被解讀為正在準備2020選總統。不過萬一通俄門燒到彭斯身上的話,民主黨的候選人也可以把他和特朗普扣在一起,仍會帶來很大壓力。

另一個天馬行空的說法,就是說不定特朗普和彭斯會一同下台,然後按憲法由眾議院議長瑞安接任。此人一直有爭奪總統寶座之心,以政治懸疑片的邏輯推論,當他考慮到自己可能因為明年中期選舉共和黨大敗而失業時,說不定會絕地反擊把特朗普和彭斯拉下來。畢竟,罷免總統要由眾議院通過彈劾程序開始,瑞安絕對是利益相關者。這說法看似天方夜譚,但隨着特朗普和民主黨的合作愈來愈多,共和黨建制可能很快會覺得讓他繼續留任已不乎成本效益。

另一個天馬行空的說法,就是說不定特朗普和彭斯會一同下台,然後按憲法由眾議院議長瑞安接任。(Getty Image)

從民主黨的立場出發,他們雖然一方面一天到晚批評特朗普,卻未必希望他過早下台。只要他繼續當總統,共和黨的內戰就會持續。早前特朗普為了通過債務上限,不惜背着其他共和黨人去和民主黨談判,讓民主黨得到好處。這樣的做法民主黨恨不得可以在將來的無證兒童問題和稅務改革中重演,坐享漁人之利。最好針對特朗普的通俄門證據可以一直等到2020年的暑假,臨近他競選連任時才一次過爆出來,讓共和黨沒有翻身的機會。相信現在很多民主黨人的想法,都是希望通俄門的調查可以慢工出細貨。

特朗普的連任問題,揭示的是共和黨派系內戰。特朗普在「美國優先」論述下主張加入口稅和驅逐外來移民,都不得共和黨內傳統工商陣營的支持;減稅計劃和建圍牆的開支,又引來要求平衡預算陣營的不滿。這些問題自他參選以來就存在,當選後更是無可避免。各派僵持下特朗普的競選承諾已經一一跳票,到了競選連任則肯定會新仇舊恨一次過爆發。

不過,共和黨為特朗普連任而大傷腦筋的同時,民主黨也好不到那裡。共和黨或會因2020大選陷入全面內戰,民主黨也一樣,而且說不定會更難看。我們下期再談。

只要特朗普繼續當總統,共和黨的內戰就會持續。(Getty Image)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