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2020總統大選前瞻】要麼太老 要麼太嫩 民主黨無人選

撰文:梁啟智
出版:更新:

上期說到對於共和黨來說,遠在 3 年後的 2020 大選已促使了今天的黨內分裂。不過,民主黨要找出個各派信服的人選出來挑戰,同樣十分困難,而這點和希拉里不無關係。

【梁啟智:特朗普連任問題,揭示共和黨派系內戰】

回說 2008 年總統大選,奧巴馬意外壓倒希拉里成為民主黨候選人,對希拉里打擊可謂不少。到了奧巴馬入主白宮後,邀請希拉里擔當國務卿一職,不單兩人關係轉好,外界也幾近認定她得到外交歷練後,將會是下次代表民主黨出戰的必然人選。有評論認為,這個假設使得希拉里的同代人當中難以找到同級的政治人才,畢竟這些人一早知道自己不會是希拉里的對手,也就無謂留在政圈。

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 2010 年中期選舉時,保守派對奧巴馬當選大反撲,大批在地方層面冒起中的民主黨新秀一下子落選。十年過後,民主黨內便出現了明顯的青黃不接。

於是乎,民主黨面對 2020 大選,候選人的選擇就有一兩難:現有的人氣領袖都已年紀老邁,年輕新晉又欠缺全國知名度。

第一個可能的選擇,固然是上次初選敗於希拉里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他身為黨內激進派寵兒,近來馬不停蹄推出各項超前的政策建議,例如全民保健計劃。這些計劃目前沒有可能獲國會通過,但現在提了出來,就成為日後參選的本錢。

問題是,桑德斯現已 76 歲,如果成功當選總統,就職時已近 80 歲,恐怕難以應付。

面對同一問題的,還有另一位人氣參議員華倫(Elizabeth Warren),同樣屬黨內激進派,可說是女版桑德斯。她相對好一點,現在「只是」68 歲,但在眾多潛在候選人當中也是明顯年紀較大的一位。

回到黨內主流暫時最受認可的人選,則有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但他現在也 74 歲了。

桑德斯現已 76 歲,如果要 2020 年出來選總統,已近 80 歲,恐怕難以應付。(路透社)
+2

年齡數線的另一端,則有年僅 36 歲的 Jason Kander。他去年競選參議員,在電視廣告中表演矇眼組裝步槍,以前陸軍上尉的資格推廣槍械應該受到管制,可謂一鳴驚人。美國憲法規定總統的最低法定年齡是 35 歲,他已夠資格有餘。而美國兩位最年輕的總統小羅斯福和甘乃廸,就任是也只有 42 和 43 歲,卻都是一代偉人。

不過甘乃廸選總統前可當過國會參議員,Kander 去年的競選卻是失敗而回,欠缺全國性的政治歷練。

要找個國會議員來出選嗎?紐約州的陸天娜(Kirsten Gillibrand)、加州的哈里斯(Kamala Harris)和新澤西州的布克(Cory Booker)都是選擇。

陸天娜在大學時主修亞洲研究,通曉中文,曾經在北京、香港和台中居住。雖然她更知名的工作其實是推動性別平等,但如果她真的出選的話,華文傳媒一定樂翻天。

哈里斯的父親是牙買加裔美國黑人,母親是南印度泰米爾人,這背景在移民和歧視問題鬧得火熱的今天,有一定優勢。

布克則是年輕黑人參議員,所以常常被拿來和奧巴馬比較。而且他當過紐華克市(Newark)市長,比其他議員出身的,多了一重實戰行政經驗。

不過上述三人雖然都是年輕新晉,全國知名度卻略嫌不足,未來兩年還要加一把勁。

最後,不得不提自從特朗普當選後,各路人馬發現參選總統不一定要有從政經驗,於是一眾社交名流也忽然成為潛在候選人,例如 Facebook 創辦人朱克伯格、名主持人奧花雲費(Oprah Winfrey)和富商及小牛隊持有人馬克古班(Mark Cuban)等等,好不熱鬧。雖然說民主黨青黃不接,但潛在候選人卻愈數愈多,全因大家都看準了現在共和黨陷入內戰邊緣,民主黨有機可乘。

+7

但民主黨的內部矛盾也不少,上次敗選後,就出現了明顯的路線之爭。有意見認為民主黨過於被東西岸的精英把持,中部州份的白人低下階層才會轉投特朗普,所以要走溫和路線把他們招回來。

另一種觀點卻認為失去中西部地區也沒所謂,因為上屆民主黨的得票在一些傳統共和黨控制但移民人口漸多的州份有明顯增長,應該走激進路線,鼓動少數族裔出來投票,把這些州份爭取過來。

未來兩年民主黨作為國會的少數派,選擇用什麼方式和共和黨交戰,後面代表的正是對 2020 大選的想像。明年中期選舉民主黨能否收復失地,奪回眾議院控制權,甚至在參議院有所進帳,也可預期會被溫和激進兩翼各自解讀。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