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比利時連環爆炸】恐懼難民 不如擔心本土

撰文:廖詩颺
出版:更新:
其實如要在下賭一把,我也必定會押注今次施襲者並非難民…(歐洲)本土恐怖份子熟知西方社會…受過高深西方教育,這些皆為策劃大規模襲擊之必備條件…(施襲因素)遠的可以歸咎美國偏袒以色列殘害巴勒斯坦人,近的可以不恥英美聯軍以虛假藉口入侵伊拉克,可謂激於義憤多過自己受害。
廖詩颺
布魯塞爾機場損毀嚴重,大樓玻璃幕牆幾乎全部粉碎。(Getty Images)

比利時布魯塞爾發生炸彈襲擊案,執筆時已逾30人喪生,足以令歐洲社會再次風聲鶴唳。去年11月巴黎襲擊案時,正值歐洲難民危機,不少歐洲人擔心恐怖份子混入難民中往歐洲作亂,就連香港才子陶傑,也有如斯念頭,所以拒收難民之聲甚囂塵上。今次比利時再次發生恐襲,相信亦會壯大拒收難民之聲勢。

然而歷史證明,恐懼難民施襲的心態乃是過慮。布魯塞爾襲擊案至今只有數小時,施襲者身份暫時未明。傳媒報道比利時警方鎖定兩疑犯Najim Laachraoui與Mohamed Abrini,後者就是比利時人。其實如要在下賭一把,我也必定會押注今次施襲者並非難民

本土恐怖份子比中東的更可怕 精密策劃施襲

自從2001年911事件以來,在歐洲發生多宗震驚全球的恐襲。如細析施襲者背景,便知道絕大多數施襲者皆為歐洲本土恐怖份子(homegrown terrorist)。2015年11月的巴黎襲擊案,9個施襲者中有5個土生土長法國人和2個比利時人。其餘二人身份未明,警方指其中一個曾持敘利亞護照於希臘入境,但護照乃偽造。查理周刊施襲兩兄弟則是在巴黎出生,同日另一超市人質案,施襲者亦生於法國。

去年在比法火車上被3個美國遊客制服之恐怖份子,乃在西班牙長大,當時居於法國一個社區。伊斯蘭國早幾年之風頭人物聖戰約翰(Jihadi John),則是在英國長大,擁有西敏大學電腦學位。再說遠一點,2006年策劃炸毀10架英航客機案,主犯大多在英國本土出生,而且擁有高學歷。而2005年倫敦爆炸案,4施襲者皆生於英國。2004年之馬德里火車爆炸案,首腦來自西班牙一個摩洛哥移民社區,雖然他並非生於西班牙,但亦已移居十幾年。他在馬德里經營電話店,其從犯則包括電話店之僱員。就算是2001年之911事件,其主犯皆來自漢堡的阿蓋達分支。首腦在漢堡一間大學讀研究院,另一從犯亦在英國讀過書,有工程學位。

這些事件加起來,可見到一個宏觀現象,就是歐洲本土恐怖份子比中東恐怖份子更可怕。他們大多為移民的第二、三代,或者早已移居多年。不少人害怕中東恐怖份子混入歐洲作亂,但要一個中東土佬,假扮難民去到西方施襲,難度必定極高。因為他們並不熟悉西方社會,未必受過高深教育,語言能力不高,對地理環境認識不足,要精心策劃襲擊根本不可行。但本土恐怖份子熟知西方社會,能操地道英語、法語、德語,也可能受過高深西方教育,這些皆為策劃大規模襲擊之必備條件,而且亦較難防範。

布魯塞爾機場的閉路電視片段截圖,右手邊疑犯相信已經落網。(dbnet.be圖片)

本土恐怖份子施襲 激於義憤多過自己受害

愚見以為,歐洲本土恐怖份子亦非派軍隊發動地面戰,消滅伊斯蘭國可以解決。因為伊斯蘭國只是一面旗,伊斯蘭國立國前這班人早已存在,而且亦仇視西方。早年他們自稱蓋達,今日則投入伊斯蘭國,將來亦可換另一面旗。至於為何他們有襲擊之念,成因十分複雜,不少歐洲反恐專家也詳細分析過。很多人說他們生活於社會底層,所以對社會不滿而施襲。但縱觀其背景,此說並不全面。的確有些人曾經失業或做低薪工作,但亦有不少施襲者受過高深教育,甚至是店鋪老闆。生活不好、受歧視此等「在地」因素,只能說明部分原因。此外也有不少「離地」因素:遠的可以歸咎美國偏袒以色列殘害巴勒斯坦人,近的可以不恥英美聯軍以虛假藉口入侵伊拉克,可謂激於義憤多過自己受害

同情變「感召」再化為行動 需正視移民社區

在下在英國生活多年,認識的穆斯林朋友普遍同情中東穆斯林,亦全部反對英美外交政策。我曾在研究生宿舍目睹一個穆斯林牙醫博士,為自殺式炸彈襲擊者辯護,稱「他們已無任何武器可以抵抗,只能用自己的生命」。當然同情者不等於會變為恐怖份子,你問他們應否濫殺無辜,他們通常都會反對。但普遍同情的情緒,亦難保有少數人受「感召」後化為行動。近年專家分析,伊斯蘭國要「感召」或「激化」歐美本土穆斯林,只需數周時間便成功,簡直是防不勝防。

一言蔽之,難民真的不可怕,移民落地生根之後的第二代,才是問題根源。隨着穆斯林佔歐洲人口比例越來越高,融入問題迫在眉睫,各國不能再任由其在移民社區內自生自滅。日前比利時警方擒獲歐洲頭號通緝犯薩拉赫(Salah Abdeslam)的社區莫倫貝克(Molenbeek),就是一個三不管的移民社區。歐洲各國討論本土恐怖份子多年,但根本無力解決這個越來越嚴重的問題。可見之將來,也只會繼續惡化下去。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