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傭.博評】香港外傭爭議的根本——長期依賴導致制度失衡

撰文:泰倫西
出版:更新:

大約在300年前的美洲,一群離鄉別井的非洲黑人奴隸在環境極差的棉花農莊中日以繼夜地工作。他們的待遇奇差,不少人在 40 歲前已經死去。以下是一位莊園主接受訪問時的講法:

咩話,你話我係奴隸主?我係真金白銀咁喺非洲買啲黑鬼返嚟㗎!我畀咗咁多錢,先喺非洲買咗佢哋返嚟,係叫佢哋嚟工作,唔係嚟生仔㗎!我同你哋講呀,佢哋好多都好懶,唔做嘢,一過嚟就有咗,佢哋耕唔倒田,就冇用㗎啦。

大家都知道,非洲黑奴很可憐,他們被人口販子賣到遙遠的地方。他們當中不只有平民,有的是王子公主,有的是貴族後代。他們賣的除了身體,還有人性。但無可否認,莊園主自問奉公守法,他也有其道理。在資本主義的年代,他是通過認可的方式買得奴隸,而他是以合乎當時水平的方式對待他們。

黑人奴隸的待遇奇差,但無可否認,莊園主是通過認可的方式買得奴隸,以合乎當時水平的方式對待他們。(視覺中國)

以上的畫面似曾相識:「古之所謂黑奴,今之所謂外傭也」。當然彼此的處境有一定差距,難以作一個完全對等的類比。今日的外傭的待遇從形形式式上都要比黑奴要好,但無疑兩種的對比能給予我們一些重要的啟示——大家都沒有錯!

哪是誰的錯?是奴隸販子的錯,是容許奴隸貿易存在的國家的錯。如果我們真的要說什麼發生了問題,那就是外傭存在這本身的問題。

無論是提倡「大愛」地給予外傭權利,或是很實際地考慮港人利益,兩邊的理據也相當堅實,難以斷定誰對誰錯。早在 2011 年時,就外傭工作滿七年應否有居港權的問題,已引起了港人激烈的爭議。從現在看來,這已是一個相當重大的警號。加上近日就外傭應否有懷孕與生育權又引起廣大的辯論,反映了香港長期輸入並依賴外傭所產生的社會意識形態矛盾。

我們一邊視這些大量輸入的外傭為他者,不希望他們損害我者的利益。但在文明的社會中,良心又告訴我們「他者也是人,也應有權利」。長期心理矛盾之下,有很多人只能扭曲自己的思想去合理化自己的行為。面對「畀嗰幾千蚊,就當人係奴隸咁」這類的指責,會很理性地像故事開頭的莊園主一樣解釋。內心的矛盾早晚變成人性的變態。

我們很難否認,外傭跟一般的外地勞工不一樣,得到的保障也不一樣,實際上是被歧視的次等勞工。但的確不少外傭行為惡劣,有部分黑心中介公司更是從外傭條約的盲點中獲利。要根絕這個問題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取消輸入外傭整個系統。當然,要這樣做會令很多香港家庭一時之間失去了人照顧家中小童或是老人,並不是馬上可行。說到底,香港欠缺托兒和老人服務,與長期依賴外傭之間有着互為因果的關係。

香港欠缺托兒和老人服務,與長期依賴外傭之間有着互為因果的關係。(資料圖片)

1807 年,經過英國下議院議員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與英國首相小威廉皮特(William Pitt the Younger)十多年的努力下,《奴隸貿易條例》通過,正式禁止英國進行一切奴隸買賣,開啟了一個新時代。我們也許是時候想想,香港應該怎樣正視外傭問題。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