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希斯堡判決,我會重新喊出平反六四口號

撰文:運動公社
出版:更新:
回看希斯堡慘劇…得悉家屬在聽到判決後的反應,我才明白「平反」的意義。既然慘劇是由國家機器的錯誤造成,國家機器就應為此道歉,那是基本的道德要求…因此,今年的六四,我會重新喊出「平反八九民運」的口號……
文:李峻嶸@運動公社
(六四燭光照片由梁爽提供。)

文:李峻嶸@運動公社

作為一個居住在香港的7歲諾定咸森林球迷,1989年的春夏之交,為我留下了兩個有關悲劇的重要回憶:一、六四事件;二、希斯堡。當然,那時我對於人命的價值也沒有甚麼概念。但百萬人大遊行的場面,和利物浦球員比士利在球賽腰斬前射中門楣如何差點把我嚇壞的感覺,到今天依然歷歷在目。

八九民運本是一場愛國民主運動,卻被中共官方說是一場動亂和反革命暴亂。領導學運和民運的中堅分子不是被捕就是流亡海外。真正有罪、要為六四慘案死傷負責的人,在武力鎮壓之後卻大權在握。

在英國,希斯堡慘劇發生後,警方和主流輿論都將慘劇的責任推到利物浦球迷身上。為了推卸責任,警方甚至編造謊言、竄改證供。但今次的判決不但說明了球迷當天的行為沒有導致慘劇出現,相反,警方、救援隊伍以至希斯堡的主場球會錫週三都要為事件負責。香港不少中文媒體都以「平反」這個詞語來形容今次的調查判決。

一直 我質疑要求「平反六四」

所謂「平反」,就是為錯案冤案翻案的意思。文革結束後,平反歷年來的冤案,就就是中共其中一項最重要的政治工程。雖然平反絕對是好事,但中共式的「平反」始終不是為了追求真相而設,而僅是為了挽救政權認受性的措施。

「平反八九民運」是支聯會二十多年來的綱領之一。十多年前,我就對這個綱領抱有疑問。既然我們否定中共這個專制政權,我們有必要要求中國政府平反六四嗎?我們在民間對事件給予公允的評價,不是就可以了嗎?我記得我曾因為這個質疑,問過當時仍在生的司徒華。司徒華的回應是什麼我早已忘記,但它一定不是一個令我滿意的答案,否則我就不會雖然連年參加六四燭光晚會,但一直堅持不叫「平反八九民運」那句口號。

回看希斯堡慘劇,其實民間也早已清楚慘劇不是球迷造成,反而警方要負最大責任,但家屬卻沒有因此而放棄「平反」的願望,所以才有這次重新調查和判決。得悉家屬在聽到判決後的反應,我才明白「平反」的意義。既然慘劇是由國家機器的錯誤造成,國家機器就應為此道歉,那是基本的道德要求。而且,就像支聯會的另一個綱領是「追究屠城責任」一樣,希斯堡慘劇亦不會在這次判決後告一段落,未來針對個別人士(如當天在球場內的警方指揮官)和向警方索償的訴訟也會出現。而要追究這些責任,前提就是靠公權力去尋找真相和為事件平反。

因希斯堡慘劇判決 重新思考「平反」真義

因此,今年的六四,我會重新喊出「平反八九民運」的口號,因為我所追求的「平反」,不是純粹恢復名譽的平反,而是為了公義、真相和追究責任的平反。曾經我擔心「平反六四」會增加中共政權的認受性,今天看來是多慮了。因為像希斯堡這樣的平反工作,除非中國政府向民主化邁進一大步,否則是不可能出現的。

今天香港的年青人沒有經歷過八九年那悲壯的民主運動,他們難對此事上心,可以理解。但那些當年上街聲援過北京學生的香港人,實在無必要因為平反六四之路遙遙無期而氣餒。看!就算英國是公認的西方老牌民主法治國家,平反希斯堡慘劇也要花上27年的時間!我們不可能像梁振英那樣轉軚為屠夫政權搽脂抹粉!為了為六四死傷者討回公道,無論路有多遠,我們還是要堅持下去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