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7】集體綁架這一代人

撰文:張秀賢
出版:更新:
在現時來說,支持民主、本土、自決的年輕人當然為數不少,但怎樣來說也不是「天然獨」…每一個世代當中的每一個人均具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誰也不代表到誰。無論何方企圖使用「這一代人」一詞蔽之,不準備也不全面。
張秀賢
每年維園六四集會,都強調薪火相傳,而出席悼念的年輕人為數也不少。圖為2007年六四十八周年時的維園晚會。(Bobby Yip / 路透社)

每談世代之間的矛盾或爭議,就會有些人提出他們的意見就代表了某一世代的意見、看法,但實情並非如此。某些代表這一世代的意見,其實並不符合這幾年間的歷史事實。

學生會反六四晚會 與民調結果不符

有青年代表認為,現時的香港年輕人並不支持支聯會的六四晚會,甚至指摘支聯會為「龜公鴇母」,提出要將支聯會解散,及將資產捐給本土派組織。這樣的說法,又是否符合真的符合當下的年輕民意?

港大民調計劃剛剛公布了六四相關的民調結果,年輕人組群(18-29歲)在「支持『平反六四』、「支持悼念晚會」和認為「香港人有責任推動中國民主」這三方面的支持度,均是三個年齡群中最高,可見年輕人對悼念六四事件還是有一定執著。

除了學生會之外,不少大專學生和組織均自發舉辦不同的活動,「悼念六四會在兩三年來不在學界議程」之說實在言之尚早。解散支聯會捐給本土派也未必是主流意見。早前網民認為學民思潮停運,不應將資產轉移給新政黨,按同樣道理,他們也應反對支聯會解散,再將資產轉移給本土派團體(或其他民主派團體)。

本地年輕人真的「天然獨」?

又有一說,指現今的香港年輕人都已向「天然獨」發展,這個說法跟我們這代人真正經歷的不盡相同,最少不能代表我。我記得2007、2008年的時候,香港一片歌舞昇平的狀態,在汶川地震和北京奧運的時候,MSN的網名都加上「汶川加油(心心)」或「京奧加油(彩虹)」,有老師和同學甚在會在悼念汶川地震死難者時哭了出來,中國人的身份認同也是歷年來最高的水平。「天然獨」一說,在個人經歷或學術研究之中也站不住腳。

在現時來說,支持民主、本土、自決的年輕人當然為數不少,但怎樣來說也不是「天然獨」。同樣地,如果有人企圖以愛國的框架加諸悼念六四者身上,也是與當下的事實不符;3 年前反對支聯會以「愛國愛民,香港精神」作主題,也正正是不滿支聯會以愛國框架綁架六四晚會參與者,以至綁架「香港精神」。

每一個世代當中的每一個人均具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誰也不代表到誰。無論何方企圖使用「這一代人」一詞蔽之,不準備也不全面。面對本土,面對真確的歷史,應該回歸本身經驗,回歸客觀的數據,才可以準確呈現當下的社會現象和思潮走向。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