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自決勝出?民粹狂潮災難?英國脫歐罪在政客

撰文:許楨
出版:更新:

不少國際投資者因為英國公投脫歐通過,而惡夢成真。
在選前一周,環球市場開始樂觀,從經濟理性分析,保守、講求實利的聯合王國國民,斷沒可能選擇脫離歐盟。
而這種樂觀情緒,也可能導致在一般選舉當中本就不甚熱衷的高學歷、高收入專業人士掉以輕心,沒有出來投票;以致選前民調留歐高開,選後僅敗的結果出現。
然則,與其說向來穩健的英國選民讓外界大跌眼鏡,不如說近十餘年來,英國政客劣質化,終於帶來眼前巨變。

近年兩次公投:蘇格蘭獨立與脫歐,都由卡梅倫推動。許楨批評卡梅倫只是利用公投撈政治資本,沒料到脫歐弄假成真,「賭粒糖輸間廠」。(圖:美聯社)

英人對代議民主抱信心 惜政客劣質化壞事

和歐陸不同,英國人對自己數百年的君主立憲國會制度一直抱有信心;對於直接民主,無論是直選國家元首還是政府首腦,都熱情不大。像法國人、西班牙人、希臘人熱衷的公投,英國人更是慎之又慎。說到底,這都是因為英國人相信其從政人士從個人到政黨都具相當水平;由代議士實行間接民主,以政黨為平台推動國家發展,並非壞事。

然而,本來在國內、黨內都威望平平的卡梅倫,帶領保守黨贏得數次地方、全國選舉及公投後,兵行險着、操弄民情的痕跡越來越明顯。情況就像2000至2008期間,陳水扁在台灣的個人支持度不斷下滑,卻可通過推動幾輪與族群、統獨相關的公投,持續鞏固黨內外的權力。

卡梅倫打公投牌撈政治資本 終致「賭粒糖輸間廠」

卡梅倫推動「2014公投」的盤算是,假如蘇格蘭獨立,工黨就失卻票倉;假如蘇獨不成,在鐘擺效應下,獨立黨也會接收大量工黨地盤。無論如何,只要保守黨得以守住在英格蘭的票源,失卻蘇格蘭票的工黨,大有可能成為萬年在野黨。

然而,卡梅倫不明白「外無頑敵,必有強藩」的道理。當蘇格蘭獨立公投導致工黨在地方、全國選舉大敗,又選出極左的科爾賓任黨魁,進一步失卻倫敦首都圈的選票,保守黨內的強人,如前倫敦市長約翰遜就沒有任何顧慮,可以出來挑戰在國內、黨內本就不甚夠班的卡梅倫。就此而言,卡梅倫貪勝不知輸,因為推動蘇格蘭公投而食髓知味,到脫歐公投時,卻弄假成真偷雞唔成。

這筆帳不只要算到現屆執政保守黨身上,早在前任工黨政府時,就是惡因深種。(Getty Images )

入歐無助改善工人生活 工黨主政時惡因早種

其實約翰遜等人也未有帶領英國國民理性分析、討論,而只是利用普羅大眾對倫敦精英階層、既得利益者的反感,而聚合民意,迫宮保守黨。

當然,面對這場「賭粒糖輸間廠」的政治豪賭,眼前結果亦不可盡怪選民。這筆帳不只要算到現屆執政保守黨身上,早在前任工黨政府時就惡因深種。在過去近20年間,無論是貝理雅、白高敦在位時英國經濟欣欣向榮的黃金十年,還是金融海嘯後的緩慢復甦,工黨政府一直被指摘背離了英格蘭東北、北部和西部的工業城市和工人階級,而變身極右保守派戴卓爾夫人的傳人。

公道地講,過去20年間,倫敦的地價、物價和工資急速上升,在全球化和歐洲一體化過程中,享盡天時地利。然而,和首都圈以外地區的人和,卻始終未能建立。除了受到歐盟中央補助的農業區——蘇格蘭、北愛爾蘭以外,佔聯合王國七成人口的首都圈外英格蘭人,都難以因為加入歐盟而受惠。既然工黨不公,就難怪英人脫歐了。

就此而言,世界各國得到的教訓有三:

  1. 任何經濟體都需要穩定的兩黨良性競爭,左、右並存才可確保國家穩定;

  2. 政客為個人權謀、利益而操弄民意,民眾又隨之起舞,最終必然自食惡果;

  3. 一國一地的經濟發展,既患寡也患不均;單看GDP或人均數額的增長,而無視普羅階層、主體民眾的生活有無改善。人民必定用手中一票,向卡梅倫、貝理雅、白高敦那些所謂政經專家和領袖說不。

這肯定不是世界末日,但世界從此不一樣。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