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談港獨】守住下一代的思考空間 請理解教育專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指港獨違法違憲,老師不教導學生不能港獨,即是不教導學生守法,甚至唆擺學生犯法,有失師德。我們認為,教師不應一味引導學生抗獨,應留空間讓學生思考判斷,是因為應否港獨是一個政治道德「判斷」,並非「道德標準」…教育工作者一直堅持捍衛教學自主,捍衛的其實是一個讓學生自由思考,訓練是非判斷能力的空間,絕對不是為自己「不負責任、違背專業」的言論找擋箭牌。
教育工作關注組

特首和教育局不能向老師施壓,干預教學自主,應讓老師在教學自由的環境中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理性判斷是非的能力。(資料圖片)

特首及教育局提醒老師,有責任正確引導學生討論「港獨」這大是大非問題;若老師在校內鼓吹港獨,有機會違反《教育條例》,嚴重者可能被取消註冊資格。

教協、本組及其他教育團體均重申,特首和教育局不能向老師施壓,干預教學自主,應讓老師在教學自由的環境中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理性判斷是非的能力。其後,《文匯網》、《港人港地》撰文及網民留言,認為教導學生守法是老師的責任。港獨違反《基本法》,老師不能以「保持客觀」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自由意志」為名,任由學生得出「違法港獨」的錯誤結論,這是不負責任,違背教育專業。這些看法都是對教育專業的誤解,本組特撰文再次釐清,望公眾理解,與前線老師並肩捍衛教學自主。

【請特首和教育局注意 教師專業絕非協助官方灌輸立場】

守法是道德標準 老師天天在教

有指港獨違法違憲,老師不教導學生不能港獨,即是不教導學生守法,甚至唆擺學生犯法,有失師德。我們認為,教師不應一味引導學生抗獨,應留空間讓學生思考判斷,原因是應否港獨是一個政治道德「判斷」,並非「道德標準」。

特首認為港獨是大是大非問題,因為他有「不應港獨」的「判斷」。作這判斷背後的道德標準是「要守法、不應違法」。標準可以直接教授,判斷不可以,兩者不可以混淆。守法是一個合理、具社會共識的道德標準,老師在校內透過執行校規、輔導、懲處犯規學生及獎勵改過學生等工作,天天教導學生要守法、遵守秩序。不能因為老師不教學生「不應港獨」,便指控老師不教學生守法。

如果政府期望老師直接教授學生「港獨是錯」,而非讓學生自己判斷,那麼政府必須說服老師「抗獨」是一個合理、香港市民共同接受的思想行為標準,而推動地方獨立是不道德行為。最近全國政協委常委唐英年將「港獨」與「亂倫」相提並論,認為港獨有如倫理問題,這值得討論,看看市民是否同意唐英年的觀點。再者,老師不灌輸、不引導學生得出「港獨是錯」的結論,絕對不等於老師支持港獨,慫恿學生犯法。老師只是不作政府的喉舌,或任何政治團體的宣傳機器,這是專業所在。

特首及教育局提醒老師,有責任正確引導學生討論「港獨」這大是大非問題;若老師在校內鼓吹港獨,有機會違反《教育條例》,嚴重者可能被取消註冊資格。(資料圖片)

「是非判斷」不能像知識般傳遞 只能訓練學生思考

道德標準可以直接向學生教授,例如解釋標準是什麼,設立標準的目的等等。然而,是非判斷不能單向傳授,最簡單的原因是世事千變萬化,老師、家長、政府或任何人都不可能作一個「永遠是對」的判斷,教導下一代。以特首舉的「自殘」為例:「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是中國文化的道德標準。然而,自殘一定是錯?

如果有一日,有人不幸遇到地震,雙腳被壓在倒塌的建築物下,不得不截肢保命,那人應該截肢保存性命,堅強活下去?還是不截,聽天由命,免得截了肢活下去,變成家人的負累?哪個才是老師應該引導學生討論的「正確方向」?截肢與否不是一個道德標準,是一個人面對道德兩難時作的決定,老師不能教截還是不截才是對的,只能讓學生自由思考、辯論、作一個有理據支持自己認為對的決定。

教育的可貴,在於能培養阿里這樣能思考全面,理性判斷,有勇氣力排眾議的人。(Getty Images)

以上例子無論性質和複雜程度都與港獨不同,不能直接比較,但要說明的教學原則都一樣:老師不能將自己或任何人的立場、判斷,變成可分對錯的知識,教授學生;更不可以在和學生討論一個議題時,引導學生去預設立場,或於學生選擇了立場後,判定學生的選擇是對是錯。這不但不尊重學生,更會令學生感到自己的選擇不獲老師認同,打擊學生判斷是非的自信。這樣的道德教育無法培養學生的判斷力,只會變成令學生盲目服從的教育。

越戰期間,拳王阿里被徵召入伍。他認為越戰是美國破壞貧窮國家的不義之戰,違背自己信奉的伊斯蘭教教義。當時,如果有人拒絕服兵役,會備受批評及需承擔法律後果。權衡輕重下,阿里選擇捍衛自己的宗教和信念,拒絕參軍,最後被褫奪拳王榮銜及被判入獄 5 年。教育的可貴,在於能培養阿里這樣能思考全面、理性判斷、有勇氣力排眾議的人。

面對變幻的情況、複雜的議題,要作一個是非抉擇所考慮的因素很多,教師可以做的不是告訴學生哪個選擇才是對的,而是鼓勵學生理性思考、勇敢選擇,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教育工作者一直堅持捍衛教學自主,捍衛的其實是一個讓學生自由思考,訓練是非判斷能力的空間,絕對不是為自己「不負責任、違背專業」的言論找擋箭牌。望讀者能理解,一起守護下一代的思考空間。

 

【編按:文章原題為《守住下一代的思考空間 請理解教育專業》,現題為編輯所擬。】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