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血兒在日本:因為不一樣 所以我們被欺負

撰文:加藤嘉一
出版:更新:
白種人的混血兒,也常會因為長相與別不同,甚至生得更好看,又或者在外語、體育或藝術等方面較突出,因而成為被嫉妒的對象……在日本的學校,以及一些社會單位,在群體中顯得不一樣的小眾,往往會被欺負。
加藤嘉一
日印混血兒吉川普莉因卡奪得日本世界小姐冠軍,她將代表日本出戰世界小姐競選,但日本網民對選美標準提出質疑。(美聯社)

2016年日本「世界小姐」選美大賽剛閉幕,獲得冠軍的是從事翻譯工作的吉川普莉安卡(Priyanka Yoshikawa),日本和印度的混血兒。她出生於東京,今年22歲。

普莉安卡獲得冠軍後,我瀏覽了一下網路上的評語,大致如下:

「她的臉好恐怖啊」</br> 「哎,Hafu啊,那不是日本人的臉啊」</br> 「很微妙,又是Hafu…她也不漂亮」</br> 「那不是日本人的臉,能代表日本嗎?」</br> 「太難看了,你就去翻譯吧!」</br> 「要代表日本的不是純日本人,難以接受」</br> 「那不是符合日本人審美觀的美」</br>
*Hafu,日本普遍對混血兒的稱呼

在我看來,這些評語在日本的網路來說已算是「理性」的了。雖然這些只是網路上的片言隻字,但實際上很能代表日本人普遍對混血兒的認知。就是說,在多數日本人眼中,如果你要成為有資格代表日本的真正日本人,除了國籍和母語,長相也要符合純日本人的樣子。

在比賽會場上,當大會宣佈普莉安卡獲奬時,她用雙手掩着嘴巴,回應傳媒的語氣和表述方式也相當日式。(法新社)

但其實,在比賽會場上,當大會宣佈普莉安卡獲奬時,她用雙手掩着嘴巴(這是日本人經常用來表示驚訝的動作),在現場受訪中她表示:「十分感謝參與是次比賽的所有人。我亦十分期待之後的世界賽,畢竟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實現如此大的夢想。我想好好表現,以此向世界傳達日本的精神。」她的語氣和表述方式也相當日式,許多參加世界大賽的日本代表,如奧運會運動員,一般都是這樣回答。

因為血統 被稱為帶歧視和偏見的「Hafu」

若說普莉安卡與日本人的不同之處,就是她的血統。在日本社會裏,人們通常把混血兒稱為「Hafu」(從英文「Half」演變過來,有「一半」的意思)。此詞語早就滲透到日本社會的每個角落,大家都是不假思索的使用這個詞來描述混血兒。當然,「Hafu」不僅指混血兒,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比如在餐廳點小一半的蓋飯時會說「我要Hafu」;我作為業餘跑步愛好者,與其他同好聊天時,若一個人要報名參加半程馬拉松,他很自然會說:「我報Hafu」。「Hafu」在這些情況,都是中性的。

大家談混血兒的時候,也帶着同樣的心態用這個詞語。比如下面這樣的家庭對話:

「媽媽,今天有個新同學來我們的學校,還是我的同桌呢!」
兒子說。
「哦,我知道,就是一個Hafu吧。」
母親答。
(Getty Images)

即使大多數用「Hafu」去形容混血兒的人都只是隨波逐流,並沒有帶着惡意,但被說的人心情也肯定很複雜。我曾多次看到一個混血兒在聚會上介紹自己時,主動說自己是哪裏和哪裏的「Hafu」,現在回想,他不是願意用這個帶有歧視和偏見的詞語的,只是沒辦法,因為「Hafu」才是日本表示混血的通用語。

「Hafu」這個只能在日本通用的和式英語,最初出現在1930年橫濱生長的作家北林透馬的小說《街頭的國際娘》(以妓女為題材的小說),明顯地帶有人種歧視(racial discrimination)的意味;1960年代後,「Hafu」逐步普及到全國各地。進入1990年代,有些人開始提出,使用「Hafu」去形容混血兒是否帶有種族歧視。時至今日,「Hafu」的運用已成為媒體、學者、以及一些老百姓之間的討論話題。我個人認為,人們對此的關注增加,原因之一是混血人口的增加,根據厚生勞動省統計,2006年出生的110萬個新的嬰兒中,26,600人為日本籍與外國籍之間的孩子。另一個原因,則是混血兒在日本普遍遭到的不公平眼光和待遇。

在一眾混血兒中,黑種人受到的歧視尤其嚴重。不過,據我的觀察,黑種人以外,中國和韓國人的混血兒在日本也往往被歧視。如果日本與中韓的政治關係惡化,中韓的「Hafu」被歧視的情況亦更嚴重。另外,白種人的混血兒,常會因為長相與別不同,甚至生得更好看,又或在外語、體育或藝術等方面較突出,因而成為被嫉妒的對象。在我看來,這也是一種種族歧視的延伸後果。

去年日美混血兒宮本磨美子贏得日本環球小姐。(網上圖片)

在歧視以外 混血兒飽受欺凌

事實上,在日本社會,「Hafu」不僅被歧視,還往往被欺負。比如,去年的日本環球小姐冠軍宮本磨美子(Ariana Miyamoto),雖然擁有日本國籍,母語又是日語,卻因為她是日本人和美國人(非洲祖先)的混血兒,而遭受許多批評。「你不是真正的日本人」、「這樣的Hafu不該代表日本」等聲音不絕於耳。她後來接受《朝日新聞》的採訪時說:「小時候,因為我和其他人的膚色不同,同學們說『膚色會轉移』,所以不跟我握手。也有些人用垃圾扔我。」我非常理解,在日本的學校,以及一些社會單位,在群體中顯得不一樣的小眾,往往會被欺負。

我自己也有段被同學欺負的經歷。在小學六年級,我的身高已達1.7米,在小學教室中,個子突出的我顯得「不一樣」,屬於少數,所以被欺負。後來升上中學,有幾個同學跟我差不多高,我就不再是少數,就沒有再被欺負了。在日本,有同類人的存在,恐怕是不被欺負的必要條件。

單一性民族社會結構 歧視與欺凌之因

筆者在高中畢業之後出國留學,有機會在世界各地生活,我知道在美洲大陸、歐洲等,不同人種和國籍的人結婚,是再正常不過的普通現象,所以老百姓也根本不當回事,更沒有「Hafu」這類詞彙出現,而這些我在小時候都並不知道。據我觀察,在香港這個國際化城市,畢竟什麼膚色和國籍的人都聚在一起,人們也不把混血兒當一回事,若真當回事,就沒完沒了,無法過日子。

「Hafu」這樣的詞彙,以及各種歧視和欺凌現象,還是跟日本的單一性民族社會結構,以及日本人對少數人普遍持有「傲慢和偏見」的風氣有關。

我個人則強烈渴望,「Hafu」這樣的詞彙能在日本社會早日消失。日本人在無意中廣泛使用它,說明日本社會的國際程度和包容性是極低的。對於即將要舉辦奧運,算是「國際大都市」的東京來說,如何面對「Hafu」,可能只是個小細節,但實際上卻是個繞不過的、有跨世紀意義的大命題。

日本和牙買加混血兒Asuka Cambridge(左三)協助日本於里約奧運首次奪得男子4✕100接力賽銀牌。(路透社)

冷靜下來,看看現狀,不少「Hafu」也努力在社會上紮根,為提升日本的影響力而貢獻,尤其在文藝和體育界的表現愈來愈出色。例如在剛剛閉幕的里約奧運,田徑項目男子4✕100接力賽上負責第四棒的跑手Asuka Cambridge,就是日本和牙買加的混血兒。我相信,Asuka在日本生活,肯定也遇過歧視,甚至是欺凌,但當他為日本隊獲得銀牌的時候,至少在我的周圍和所知的範圍內,沒有一個日本人以「他是Hafu」的角度歧視他。但問題是,只有在一個「Hafu」為國家爭光的時候,我們才不會歧視他嗎?這樣太傲慢,有偏見了吧?迎來世界,走向世界的日本人不該如此。

我堅信,只有以一顆平常心、平等心看待混血兒,「我們」才是日本人。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