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開鑼.博評】對政治新人嚴苛 因為他們踩着舊人上位

撰文:曾志豪
出版:更新:
緬甸的昂山素姬堅持不用軍方政府所改的國家名「Myanmar」而沿用舊日的「Burma」,結果負責監督選舉的委員會警告昂山不得再用「Burma」,否則可能會危及她的議員身分。昂山沒有辯稱自己是「仰光口音」講錯了英文,而是講述歷史,斥責軍政府干政……這才是有承擔的政治風範。
曾志豪
游蕙禎在上周三宣誓期間,除了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橫額,更疑在讀中華人民共和國英文名稱時,滲雜粗口及將China讀成支那。(資料圖片)

今屆立法會是「新舊交替」,很多老鬼退下來,很多小鮮肉登上大舞台,過去幾年困擾香港已久的問題,「老舊民主派壞了香港民主大業」,終於得以解脫。因為一直指罵舊人阻礙手腳的新人,終於上位做了議員,全港都屏息靜氣,看看政治新力量,如何改變香港的殘破死局。

然後立法會新賽季開鑼,第一日的重頭戲,分別是宣誓,以及選大主席;非常不幸,政治新人交出了一份令人非常失望甚至可以說完全不合格的答卷。

會議首上場 表現不合格

針對誓詞加油添醋,那是政治舊人長毛的發明(對,在某些新本土派成員看來,長毛也是做盡篤灰、妥協的左膠成員),表態有餘,並無實際用處。若說幾年前還有一點「落政府面」的效果,今天也變成了行禮如儀的一部分。

你在宣誓時玩野,不會覺得你特別勇武,你照本宣科,也不代表你投降妥協。說老實話,你參選其實已是最大的妥協,你參選等於進入體制,而不是在街頭抗爭。

如果你覺得自己不能接受那些可恥的宣誓字句,請問你又會否接受分組點票的可恥投票結果呢?你又會否接受自己被亳無認受性的主席批准或拒絕你的提案,更甚者被他驅逐離場呢?

鄙視語言偽術 今日竟像689上身

如果這些不公平現象你都能接受,那區區誓詞,又有何反感至令你非改不可呢?還是為玩嘢而玩嘢,覺得太順攤會辜負市場對新議員的玩嘢期望?

結果一眾政治新人重複政治舊人的老路,還要玩出火,又「支那」又「FXXING」,最糟糕的還是不肯承認,卻諉過於「鴨脷洲口音」以及「英文唔好」,而「HK IS NOT CHINA」的披肩也說成是「FASHION」。

我們最鄙視政治人物的「語言偽術」,對於咬文嚼字、玩弄「定義」,深切痛恨。但今天,這些政治新人竟然像689上身,鑽空子找借口為自己的言行開脫,算甚麼政治新力量?

政治新力量都以本土自居,標榜抗爭無底線,立場更是香港政壇最流行激進的「港獨」。但從宣誓過程來看,他們何來什麼「抗爭無底線」?他們的「鴨脷洲口音」和「英文發音唔好」已經是他們迎合立法會底線的工具,他們的言論在這兩大借口「保障」下,便不再是侮辱中國,而變成只是「口誤」。這便是他們的「底線」。

港獨字句的披肩變成「fashion」,也是保障自己的「底線」。

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姬(美聯社)

言行一致有承擔 令人信服的風範

我只知道真正搞革命的人,是不會把那張「雪山獅子旗」說成是「fashion」;我只知道緬甸的昂山素姬堅持不用軍方政府所改的國家名「Myanmar」而沿用舊日的「Burma」,結果負責監督選舉的委員會警告昂山不得再用「Burma」,否則可能會危及她的議員身份。

昂山沒有辯稱自己是「仰光口音」講錯了英文,而是講述歷史,斥責軍政府干政時強行把國家的英文名字改變,要他們道歉,並堅持會對外繼續沿用「BURMA」的稱呼。

這才是有承擔的政治風範。

那些年輕人說必要時會搶佔主席台,但現實卻是,他們連進入房間選舉主席的資格都未有,遑論搶主席台。

當日政治新人最愛攻擊政治舊人「只係識舉手投反對票,然後輸咗就出嚟話今日係議會最黑暗的一天」,但當政治新人上場,他們連這句廢話都講不出口,也沒有什麼比嗌口號更激進的行為。他們沒有辦法保障自己的宣誓自由,也沒有辦法去挑戰或阻止建制派有國籍疑團的人做大主席,當然更沒有辦法改變立法會的事務委員會正副主席可能都會落入建制手中的局面。

政治新人的目標叫「光復議會」,如今一開局又已淪陷不少領土,談何光復?

我對政治新人的確很嚴苛,因為我永遠記住,他們就是踩着政治舊人的軀體而上位。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