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免辱華議員,只怕出現另一個梁天琦

撰文:方蘅
出版:更新:
今年初新界東補選一役,正是一個很好的借鑒……一旦有泛民議員被罷免,結果只是由另一泛民補上,過程中且還可能出現另一個梁天琦。如是者,建制陣營還敢造次嗎?
方蘅
梁頌恒(左)和游蕙禎(中)早前在立法會宣誓儀式中疑使用辱華字眼。(資料圖片)

辱華牽涉全球華人 也令自己受辱

儘管多麼希望立法會能回復正常,宣誓儀式能在莊嚴的氣氛下進行,但10月12日的立法會議員宣誓儀式還是淪為戲場。青年新政的新科議員,在宣誓時就更涉嫌辱華,其中梁頌恒和游蕙禎用英文宣誓,讀到「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時,都將「China」讀成帶辱華意味的字眼「支那」,游蕙禎更將「Republic」讀成粗口,事件引起社會激烈爭議。當事人說,這是他們「鄉音」所致,亦不認為有侮辱的含義;而另一邊廂,譴責之聲則不絕於耳,既要求他們收回言論並公開道歉,更有意見質疑其不配成為議員,要求取消相關議員資格。

香港始終是華人社會,這兩年雖然「港獨」思潮興起,但仍是少數偏激者的想法,很多人在身分認同上,仍把自己視作中國人。即或如何歧視內地人,如何咒罵中國共產黨,但絕對不能容忍辱華的言行,因為那牽涉全球華人,也令自己受辱。

無論如何歧視內地人,也不應作出辱華言行。(資料圖片)

可是如今在立法會上,香港市民選出的議員竟吐出如斯語句,自然干犯眾怒,更引起市民聯署譴責游蕙禎。但說到取消議員資格,有一套既定的法律程序,並非可以簡單說說就可以。

按《基本法》 罷免幾乎不可能

《基本法》第79條說明了什麼情況下會喪失議員資格,例如因病無法履行職務、失去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破產或無法償還法庭裁定的債務、無理由下連續3個月缺席會議、判監1個月以上並經立法會三分二議員通過解除職務,或者行為不檢或違反誓言並經立法會三分二議員通過譴責。顯而易見,建制派欲以辱華罪名罷免泛民議員,大前提是必須取得立法會三分二的支持;可是,當前建制派只佔70席裏的39席,尚欠至少7票方能達到門檻,意味譴責之途實在此路不通。

事實上,當前最有可能喪失議員資格的情況,乃無法通過宣誓程序,並因而無法3個月內參與會議,這主要視乎候任議員是否完成誓詞。除此以外,早前的確認書風波也是可能之一,不過只要當局沒有百分百把握的法律理據,去證明有議員違反所簽署的文件條款,相信律政司都不敢貿然行動,不然肯定觸發社會的強烈反彈;何況一旦官司敗訴,對港府而言更是重大災難。

所以說,辱華風波只是一場風波,要因此禠奪議員資格幾不可能。當然,以上乃是法律考慮,站在政治角度看,有關方面更不會輕舉妄動。

梁天琦明年初會負笈美國,於哈佛大學出任研究礎員,比較台灣和本港的本土運動,希望為自己的政治主張建立基礎。(資料圖片)

就算罷免得了 政治後果只有更壞

如果議員被罷免,就必須進行補選,且是單議席、單票制的補選。可是一般而言,泛民支持度較建制高,意味單議席、單票制的補選肯定有利泛民。即是說,雖然有泛民議員失了議席,但最終補選勝出來的很可能還是泛民。

今年初新界東補選一役,正是一個很好的借鑒。當時湯家驊辭職之後,議席便流入楊岳橋手裏,亦即只在泛民之內左手交右手。其中,建制派的周浩鼎根本無法挑戰,得票率只得34%。更重要的是,這場補選催生了梁天琦風潮,雖然他敗陣而歸,但卻大大提高了知名度。

(資料圖片)

可以預期,一旦有泛民議員被罷免,結果只是由另一泛民補上,過程中且還可能出現另一個梁天琦。如是者,建制陣營還敢造次嗎?反過來,倘若真箇如此,泛民雖然輸了戰役,但最終則可能贏了戰爭。

總括來說,從法律及政治觀點考量,青年新政兩個議席其實穩如泰山;於此基礎上,即使周三重新宣誓時重施故技,建制派又能奈何得了嗎?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