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黃毓民退出政壇不只因世代交替

撰文:方蘅
出版:更新:

日漸淡出人們視線的黃毓民,復活節忽然在臉書發帖,宣布退出政壇,包括不會參加或組織政治團體,不會參加選舉,此後回歸文化傳訊及教學崗位。

黃毓民的忽然君子,只是遁詞,他只是不想選而已。(資料圖片)

據他所說,他基於三個原因而不會參加立法會補選:

一是梁游不應被褫奪議席,故基於政治倫理,他不參選。
二是參加選舉只是手段,爭取真正的自治才是目的,而去年選舉,「熱普城」僅得新界西一區當選,「公投制憲」運動失敗,故不會參加補選。
三是世代交替,不阻擋年輕人的前路。

黃毓民去年立法會選舉以400票之差輸給游蕙禎,失去議席,其實本來心中不忿。他在選舉中言論已針對青年新政,批評為青政站台的梁天琦是「蠢仔」,又點名批評游蕙禎及青年新政投機、沒有能力。如今忽然變得君子起來,令人覺得頗為矛盾。看來,黃毓民的忽然君子,只是遁詞,他只是不想選而已。

黃毓民去年立法會選舉以400票之差輸給遊蕙禎,失去議席(鍾偉德攝)

那麼,為什麼會不想選呢?肯定是受上次的挫敗影響。去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熱普城五區參選,獨有新界西鄭松泰以5萬5千票高票當選其餘四區都落選。黃毓民也承認,這或許是世代交替的結果。不過,他在反對派陣營不得人心,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黃毓民曾先後組織兩個反對派激進政團,都是不歡而散,屢遭以<蘋果日報>為首的反對派陣營指責有分裂泛民之嫌。去年的選舉,戴耀廷的「雷動計劃」更以他為主要打擊目標。當他落敗之時,泛民陣營皆額首稱慶。他也承認自己性格「孤蹤獨往」,陷入孤立之中。事實是,在面臨競爭時,他就沒有長毛來得有器度。當知道有機會選不到時,長毛並不告急,以免影響別人的選情,說,如果選民要他走,他也沒辦法。黃毓民則口吐粗言,攻擊別人。結果長毛反倒得到議席,黃毓民卻要敗選。黃毓民得罪人多、稱呼人少的性格似乎是他在政壇發展的一大障礙。他決定不再組織或參加任何政治團體,其實也適合他的個性。

【林輝:長毛與毓民:兩種氣度,兩種結局】

事實是,在面臨競爭時,他就沒有長毛來得有器度。(資料圖片)

其實,黃毓民學識淵博、口才了得,真正讓他綻放異彩的本是文化傳訊及教學崗位。好多取態較為溫和的人以往也聽他的電台節目,都為其中的理辯傾倒,成為粉絲。可是當他到議會中擲蕉掟杯,卻形象受損。而他參政期間,種種激進手法,都頗失人心。至於激進派中,也因他性格富攻擊性,愛得罪人,而不那麼歡迎他。如果他返回文化傳訊和教學崗位,相信對他來說應更為適合,更能凝聚人氣。

未來的補選,泛民、建制都應派人參選,競爭必然很大。梁、游宣誓風波後,激進勢力遇挫,黃毓民的激進路線未必受歡迎。加上世代交替,人氣漸衰,故此,黃毓民又確實是到了退的時候。黃毓民現年65歲,若不參加補選,到下屆立法會選舉,也應69歲,垂垂老矣。看來,他是真想退下來了。

不過,黃毓民的所謂「退出政壇」,應該只是局部的,即不參選、不組織政黨,但還會在政壇發揮作用。他在文化傳訊和教學崗位上,都可發揮極大的政治能量。他雖不參選,卻仍可支援別人參選。所以說,他並不是真的自此弄孫為樂,而是轉為擔任幕後的角色,繼續影響本港政壇。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