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深度遊】天生不平凡 烏克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紅雀特工》一幕幕的述說年輕俄國女子如何被送到國家4號學院進行不人道的特務特訓,成為為國家效力不惜犧牲一切的「紅雀」。歷史上為俄國政治機器所搖擺而改寫命運的不僅是「紅雀」,還有一個意譯「邊界」,叫烏克蘭的地方。
前蘇聯軍事設施
身於邊界,不論是指13世紀蒙古人兵臨古羅斯的西南邊陲、19世紀俄羅斯帝國與奧匈帝國的交纏,還是近代俄羅斯與西歐的無形鐵幕,烏克蘭也注定不平凡。2014年一場重大的親歐盟革命,令烏克蘭再次成為國際新聞頭條,是繼2004年的橙色革命後,又一次轟動全球的反政府運動。
由古基輔羅斯國走到現代烏克蘭自主之路,歷盡萬辛。
數十年間由前蘇聯的重要軍事基地,到現在淪為大國磨心。
無盡的內戰令烏克蘭人失去甚麼? 持續的抗爭又為烏克蘭帶來甚麼?
革命已過去四年,失去國際關注的烏克蘭人民,仍舊為脫離國際勢力鬥爭在努力吶喊。
切爾諾貝爾 - 拜訪非法居住者
32年前,切爾諾貝爾的嚴重核電事故在史上劃下永不磨滅的傷痕,核電廠周邊兩座城市:切爾諾貝爾和普里皮亞季於事故後需緊急疏散民居,瞬間淪為「鬼城」。剩下的頹垣敗瓦,凍結着災難發生的刹那,為核災的種種遺害留下憑證,寫滿對當年事故處理不當的控訴,亦充斥着對現今人類只顧發展而罔顧安全的告誡警剔,每一磚一瓦都撼動人心。
基輔 - 國立大饑荒受害者紀念博物館
核事故動搖了烏克蘭民眾對蘇聯的信任,最終為歷時336年的俄人統治劃上句號。可憾的是,烏國獨立後因應核事故而建立的福利制度卻成為官員貪腐的溫床,不穩的政體頓淪為西歐與俄國的角力場,重蹈歷史覆徹。
切爾諾貝爾 - 拜訪非法居住者
2018年,是烏克蘭切爾諾貝爾核電事故發生32週年。當這段往事快被歷史塵封之時,旅遊締造了一個機會,讓事件再次回到我們的視線。由飽經滄桑的殘骸與遺跡鄭重地陳述着這段往事,進而引導我們進行反思,關於烏克蘭曾經的人和事。
邊界可以是開端,可以是結束,後現代的烏克蘭,孰結束的開端,還是開端的結束﹖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