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詞】「浪子」詞作均屬自身愛情經歷? 潘源良:無謂辯真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關於愛情呢個題目,好多時歌曲都係講愛情,但係唔好下下都好似寫日記咁,『質』晒自己遇到嘅事落去,咁只會吃力不討好。」潘源良填詞超過35年,被封「浪子詞人」,其作品經常令人猜想,是否出自他親身感情經歷及愛情觀。對於這些都市傳說,他淡然回應一句:「其實唔使討論真假,就係係創作,都要我有感而發先寫得出。」

攝影:黃寶瑩

自身愛情觀投射到詞作? 「咁會好危險,好易四不像」

潘源良的詞作主題大多繞圍愛情,更有人猜想他的作品反映了自身愛情觀,來自親身愛情經歷。有人說由《最愛是誰》到《緣.兩半》寫出他情路經歷,從迷惘走到今天的圓滿。對於這個迷思,他平淡說:「如果一心一意係想投射自己放落去,係好危險,好容易四不像。」他續說:「《最愛是誰》後來好多人以為我自己嘅愛情觀,其實佢係電影《最愛》主題曲,有既定故事、題材,我只係借題發揮。」

大家常在討論「真假」,但每份詞作也是詞人的延伸,可以包含世界觀、人生態度、思想、感覺,是一個整體。「就算係作出嚟,都要我有感覺先寫得到。」

「如果一心一意係想投射自己放落去,係好危險,好容易四不像。」(黃寶瑩攝)

填詞如湊仔? 「你都希望佢快高長大,生生性性」

「浪子詞人」這個稱呼總令人覺得潘源良很瀟灑,很高冷,其實他對待自己的作品也有「慈父」一面。雖然詞作的好壞是由聽眾定斷而非創作人本身,但潘源良覺得填詞猶如帶小孩一樣,付出愈多心思照顧,愈能寫出好作品。「起碼要對得住自己,唔好寫壞首歌。好似湊細路仔咁,首先希望對得住佢,唔好打打鬧鬧;再希望佢長大成人,出到去唔好失禮,希望佢有啲成就。」

他更表示,每次落筆前先聽清楚旋律的走向,呈現甚麼感覺,歌曲自然會告訴你應如何處理。因為漫無目的地要「寫好佢」,實在太空泛,有機會枉花氣力。的確,與文字、音樂相處跟人與人的關係一樣,你必須先學會聆聽,了解對方需要,否則一意孤行只會徒勞無功。

「起碼要對得住自己,唔好寫壞首歌。好似湊細路仔咁,首先希望對得住佢,唔好打打鬧鬧;再希望佢長大成人,出到去唔好失禮,希望佢有啲成就。」(黃寶瑩攝)

《數字人生》Demo嚇親潘Sir? 神來之筆令「棘手」變「就手」

雖說音樂會自然告訴你填詞的方向,但潘源良也曾遇過棘手作品,這就是林子祥《數字人生》。「我一收到嗰陣『嘩!點寫呀呀大佬!』仲要廣東話,仲要啲字咁密,又要有主題,之後又要上文下理做得好。」相信讀者都有印象,《數字人生》節奏急速,人聲旋律密集,情緒高漲激昂,猶如閉氣疾走一樣,沒有一刻喘息的空間。當時潘源良一個神來之筆,先用數字入詞,到副歌部份才解釋「30624700」的用意,成就如此破格的作品。正因這次經驗,啟發到他上述提到「與音樂相處」的填詞方法,完成往後令人津津樂道的詞作。

《數字人生》雖然難寫,但一個神來之筆令他想通了填詞的要訣。(黃寶瑩攝)

詞人一代不如一代? 「我相信每個人都好努力寫到最好」

「一代不如一代」這個說法放諸不同年代皆會出現,潘源良作為前輩又會如何評價後輩?他謙虛說:「我唔係詞評人,唔係一個負責批評,同指導人去欣賞歌詞嘅人。我相信每一個有機會寫歌詞嘅人,都好努力將歌詞寫到最好。好老實講,依家寫歌詞唔係好好搵食,亦唔係好多寫歌詞機會俾新晉人,我相信佢哋會好努力。」

這問題也關乎到審美觀隨時代轉變,不同年代的準則有別,所以很難「一刀切」。潘源良續說:「我寫咗幾十年歌詞,到今日可能都有人覺得語法好似古代人咁,唔出奇㗎!但以前啲人覺得古雅先叫好,做到古雅先叫優美,可以登大雅之堂。」填詞的領域充滿可能性,古雅、直白、玩味各有捧場客,既然無法取悅所有人,只要能向歌曲、歌手、監製負責,問心無愧便可。

「每一隻歌都係你自己嘅延伸,世界觀、人生態度、思想、感覺,係一個整體。」(黃寶瑩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