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A】UFC DQ:鐘聲響起後,拳手應即時停止攻擊嗎?

最後更新日期:

雖然答案好像顯而易見,但實際上卻有點複雜。最近UFC 222中,Hector Lombard就因為他的組合拳在鐘聲響起時未有停止,結果被判DQ敗。不過,卻引起了不少爭議。

大部份時間,拳手聽到鐘聲都會立即停手。但如果鐘聲響起時正在交戰時刻,情況就會較難控制。這次先由Hector Lombard 的比賽出發,再引述各方面的意見,跟大家分析一下事件。

 

Hector Lombard的比賽

回看一下Hector Lombard的比賽(開聲):

C. B. Dollaway 一腳踢來,然後 Hector Lombard 抓住了這一腳,此時鐘聲響起,Hector Lombard 打出兩拳反擊,在鐘聲未完的時間,C. B. Dollaway 已被重拳打中。在 Hector Lombard 打第一拳時,拳證也叫了「TIME!」,也就是時間到停止的意思。

因為被重拳擊中,C. B. Dollaway 未能繼續,拳證商討後判了 Hector Lombard DQ 敗。也引起了廣泛討論。當中的討論點很多,例如鐘聲響起是否要立即停止、還是拳證介入才停止、Hector Lombard 這一下算不算 Cheap shot、算不算犯規、需不需要 DQ 等的一連串問題。

網上各方都有聲音,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Frank Mir——肌肉記憶,不是 Cheap shot

Frank Mir 是 UFC 重量級拳手,他跟其他拳手如 Roy Nelson 的看法是,Hector Lombard 並沒有故意這樣做,所以不算是 Cheap Shot。

Frank Mir 的理由是,拳手練習組合拳時,並不是「1、2、3」那樣打了一拳後停一停、想一想才繼續攻擊,而是「123」那樣一次過把組合打出來,不然的話會極不流暢,對方也會防禦得到。

Hector Lombard 大概在訓練時練習過上千次「抓腳、右拳、左拳」這個組合,因此他的肌肉記憶並不「允許」他停下來,Hector Lombard 大概抓了腳後想也不想就出拳反擊。

確實看回比賽前一點,Hector Lombard 是有類似的組合反擊:

Frank Mir跟主持也討論到,拳手聽到10秒那個「噠噠噠」聲響時,或許會更想進攻,讓裁判留下好的印象。

或許我們可以反轉去想,雖然不是Frank Mir的意思,但拳手聽不到鐘聲確是有可能的,例如有聽力障礙的選手(如Matt Hamill),因此拳證的介入就顯得很重要。

 

Ray Longo & Kenny Florian——那 Holly Holm 跟 Germaine de Randamie那場比賽呢?

大家可以先看以下片段:

在UFC 208中,Germaine de Randamie 也對 Holly Holm 做了類似的事。而這場比賽並沒有處罰任何拳手,最後 Germaine de Randamie 以一致判定贏了比賽,更成了當時的145磅女子冠軍。

其實不止這一場,Jose Aldo 第二次對上 Chad Mendes 時也有這個情況。

Ray Longo 表示,如果 Hector Lombard 有問題,Germaine de Randamie 亦有問題。這次的DQ,並不只是一場勝負的問題,Hector Lombard 或有可能面對罰款、停賽,同時也是規則問題。規則必須公正對待每次比賽,如果這個問題沒有解決,會對拳手做成不少困擾,也會影響拳手作賽。

 

Chael Sonnen——拳手就在拳證介入下才停,而不是聽鐘聲

一向自信滿滿、嘴炮能力強大,但對搏擊運動有深厚認識和理解的前拳手 Chael Sonnen,也給出他自己的意見。

他認為 Hector Lombard 並沒有做錯,DQ 他並不合理。他的意思是,作為拳手的他一直被教導,並不是鐘聲停止比賽,而是拳證介入才停,所以拳證沒有衝去停止,Hector Lombard 的攻擊有效。他舉了兩個例子:

第一個是1992年的奧運拳擊,按他所說那時場館有三個檑台,共同進行比賽。其中一位被寄予厚望的拳手,在一場比賽中聽到鐘聲停了下來,放鬆下來,但原來鐘聲是另一檑台的,結果被對手一拳擊倒,無緣冠軍。所以,按 Chael Sonnen 所說,在此之後鐘聲不是「準確停下來的指標」,拳證介入,也就是用身體擋在兩位選手中間才是。

第二個是假Tap Out問題。並不是指選手刻意這樣做(雖然會有),但有些時候拳手想抓住對方的一些部位去防禦那個降服技,抓不好的話就會出現像拍打對方的動作,那麼就很容易出現誤會了。因此,Chael Sonnen 說使用降服技時,拳手也被教導是拳證介入時才停手。

所以對 Chael Sonnen 來說,聽到鐘聲停下來是運動倫理上應該做的是,但這並不是「規則」,規則就是拳證介入才停。

另一點是,雖然鐘聲響了,拳手間會互信大家停手,但拳手都應該保護自己。「在任何時間都保護自己」(Protect yourself at all time),這是在開賽前被一再告訴的事。只要拳證未有說比賽完結,都要保持警覺。這不是鼓勵拳手偷襲,而是說出了搏擊運動員應有心理態度。

 

John McCarthy——最後一拳是鐘聲完結後擊中,DQ有理

著名拳證 John McCarthy 則給予另一方面的意見。

他說,當日拳證 Mark Smith 已經做了 90% 該做的事。John McCarthy 指出,拳證在聽到餘下十秒的「噠噠噠」提示音後,應在心中默念十秒,在餘下三秒時就要站在兩位拳手中間點附近位置,以便停止比賽。鐘聲響起後也要立即叫「TIME!」,伸手進去停止比賽。Mark Smith 差不多完成所有工作,只是差在離拳手較遠的位置,未有用手阻止拳手進攻。

雖然如此,John McCarthy 還是覺得DQ合理:

Hector Lombard 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他的行為就是鐘聲響起後,以及拳證說了TIME後,繼續有所行動。拳證確實不在一個我想他在的位置,但拳證的確有說 TIME,而 Hector Lombard 決定去出那兩拳。所以 Hector Lombard 應被 DQ。拳證 Mark Smith DQ 他並沒有問題。
問題在於,是拳證的責任去令拳手知道回合完結。而我們靠用身體、伸出手去告訴他們
鐘聲響是否代表回合完結?是的。因為那就是通知(notification)。但這是拳證的責任去令兩位拳手好好地知道回合完結。

 

技術上,鐘聲是回合結束,但是...…

技術上,鐘聲是回合結束,但是拳證必須要用身體去指示拳手停止,也就是要以身體介入比賽。而且,拳手也被多次告之,在拳證未有停止之前,比賽是繼續的,尤其是 MMA 中有地戰,以及擊倒後可以加上追擊。

當然,有網友指出要拳證在二人火熱擊打時衝進去重拳之中,不太合理。但是,要求拳手聽鐘聲也會出現問題。搏擊時聽不清楚聲音,是常有發生的情況,而且有聽障人士會參加比賽,例如上文提到的 Matt Hamill,他就難以聽到鐘聲。這也是為什麼拳證介入如此重要。

假如過去出現這個情況是繼續比賽,那 Hector Lombard 的DQ 就有點奇怪了。現時 Hector Lombard 計劃捉出申訴,推翻DQ決定,如果成功的話,這場比賽很大機會變成 NC。

不知道大家又如何看這次事件呢?歡迎一起討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