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原的武俠片美學

最後更新日期:
剛在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獲終身成就獎的楚原先生,其獲獎感言打動人心,帶來極大迴響。楚原導演在1973年拍出喜劇《七十二家房客》打破票房記錄,晉身邵氏一線導演之列,後來一度因為拍「X街」片而遭投閒置散,亦遭公司否決他拍金庸武俠片的提案。可是,楚原並未有灰心,另闢徯徑,開創了古龍武俠片熱。
楚原憑1973年《七十二家房客》票房大收而大紅。(資料圖片)
楚原,原名張寶堅,生於1934年,父親是著名粵劇和電影演員張活遊,妻子是粵語片紅星南紅。1950年代後期加入導演行列,1973年憑粵語喜劇《七十二家房客》重振粵語電影市場(當時粵語片被視為低檔次和低成本電影),打破香港開埠以來最高票房記錄。
1970年楚原開始轉拍武俠電影,首作為《龍沐春》(1970),而成名作則為1976年據古龍(1938-1985)小說所開拍《流星蝴蝶劍》,開始他與古龍的合作,亦開啟了之後十年片商爭拍古龍小說的熱潮。1979年楚原更憑古龍名著《武林外史》改篇的電影《孔雀王朝》,獲第25屆亞太影展最佳導演獎,亦使他成為至今拍攝古龍作品最多的電影導演。
電影《三少爺的劍》主角爾冬陞(資料圖片)
筆者查閱網上資料,楚原一共拍了十八部古龍的作品,當中出色而有口碑者如《天涯‧明月‧刀》、《流星‧蝴蝶‧劍》、《楚留香血海飄香》、《白玉老虎》、《多情劍客無情劍》、《三少爺的劍》、《陸小鳳之繡花大盜》都各有特色。1993年,麥當杰便據楚原武俠片名作《流星蝴蝶劍》,翻拍《新流星‧蝴蝶‧劍》;2016年,由徐克監制,爾冬陞執導,亦翻拍了《三少爺的劍》。
 
《楚留香》電影預告片。
邵氏電影年代,楚原與張徹、胡金銓為當時齊名的武俠片導演(邵氏還有羅維、王羽等武俠片導演),三人各有特色。張徹作品充滿剛陽美、胡金銓則將武俠拍得有女性的美(但武俠片來說胡導只為邵氏拍了一套《大醉俠》(1966)便赴台灣發展)、楚原的武俠片較走商業片路線,但亦是三位導演中,唯一一位拍片題才跨越社會片、文藝文、生活片和武俠片不同類型。
楚原與太太南紅。(資料圖片)
話說當年新派武俠小說興起,金庸和古龍的作品洛陽紙貴,70年代開始成為電影和電視翻拍的題材(佳視便於1976年拍攝由白彪和米雪主演,電視史上第一套武打武俠片《射雕英雄傳》而收視爆紅),可是楚原自《七十二家房客》後,作品票房一直未如理想,無法獲公司支持開拍金庸作品,於是他靈機一動,改拍古龍作品,以完自己拍武俠片的理想,並捧紅了後來成為名導演,武打演員姜大衛的親弟,人稱小寶的爾冬陞。
開啟武俠片男女情愛題材
若果說胡金銓和張徹奠定早期邵氏電影風格,則楚原與後起的劉家良二人是邵氏後期武俠片的核心。1970年代,李小龍的離世使寫實功夫便無以為繼,張徹式的剛陽味和血淋淋武俠風亦已為觀眾所厭倦。於是,劉家良的少林功夫電影和楚原的奇情武俠片便應時冒起,形成彩色武俠片第二次浪潮。以楚原為例,曾拍寫實片入行的他,作品中的江湖充滿現實殘酷利益搏殺和真假情義。例如在作品《流星.蝴蝶.劍》的世界中,主角沒有真正的朋友,卻充滿危險的敵人。片中「老伯」孫玉伯與仇敵展開江湖仇殺,對方殺手愛上了「老伯」之女而放棄殺手生涯,本來佔上風的「老伯」卻因愛子和所派殺手離奇遇害,而知悉有內奸存在。
《流星蝴蝶劍》電影海報。(資料圖片)
在楚原作品中,武俠和劇情之間存有張力,是突顯人性和人情的一個載體,楚原的武俠英雄嚴格來非俠非盜,不是我們常說近乎聖人的完人英雄,而更是一個會膽怯、會猶豫不決的武藝高人,是放下不世俗道德規範和風花雪月,在道德世界中是軟弱無助的「大俠」 (李尋歡一角便有嚴重酗酒習慣)。若說張徹以刀劍呈現其男兒情誼和暴力美學,楚原則以刀劍來敘述家庭倫理情節。
楚原另一武俠片風格,便是將張徹那種兄弟情誼式的武俠片,改為側重武俠中男女之間纏綿悱惻之情,亦大幅提升武俠片中女性的角色份量,並引入浪漫唯美的拍攝手法。其實楚原早於1972年《愛奴》中,而開啟了女性角色在武俠世界中的翻雲覆雨,之後《流星蝴蝶劍》、《多情劍客無情劍》和《楚留香》系列,都以美貌女星為主要點,並放大了男女間的情愛,這種讓武俠片中男女情愛得以釋放的敘事角度,之後為多套武俠電影或題材所沿用。
以李尋歡為主角的電影《多情劍客無情劍》預告片
而楚原擅用廠景舞台劇佈景特點,作品中不斷讓古龍筆下的唯美畫面視覺化,反覆出現落葉、殘花、琴聲等景象,詩意情強,令楚原成為與古龍最為合拍的創作組合。而以拍文藝片入行的楚原,也十分注重武俠片中對白設計,經常設計出動人而具詩意的對白,在今屆終身成就獎中楚原每句雋永感言,妙語連珠,正好讓年青一輩感到楚導才情。
 
1976《流星‧蝴蝶‧劍》電影預告片
古龍(圖片擷取自:https://bit.ly/2HyvH14)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世事往往是無心插柳。我們熟知楚原是拍紅了古龍電影的第一導演,但在這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中,楚原自述他本來想拍金庸的《天龍八部》。金庸和古龍都是當時新興的武俠小說作家,作品在70年代初還未有正式登上大銀幕。

其實以寫劇本角度而言,金庸小說故事起伏跌宕,故事線索多、結構紛繁、人物關係複雜,本較適合改編成電視劇;相較而言,古龍小說的故事主幹單一,線索雖多卻極少枝葉橫逸,且極具懸疑性,改編成電影是最合適不過。金庸的影視作品能大受歡迎,原自70年代末佳視和無線拍金庸的作品以連續劇型式拍紅。以電影作品而論,古龍作品在楚原帶出熱潮後,紅足了十年,才為金庸作品所取代,楚原也是無心插柳,選中了與自己拍攝風格相合的古龍作品。
邵氏年代,受惠片廠制度,拍出多套經典作品,但亦出現不少濫拍作品。電影導演想一展理想,往往要忍辱負重,記得李瀚祥導演曾說過,他為邵氏拍了多套具票房收益的艷情片,才讓資方出資讓他拍他想拍的宮廷片《傾國傾城》,當中辛酸又有誰人知?
楚原領獎一番感言,對多少在商業市場生存中的藝術創作者而言,說出了共鳴──「當你回首往事時,不因碌碌無能而悔恨,不為虛度年華而羞恥,咁你就可以好驕傲同自己講:你無負此生!」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