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備志三周年:結伴向前行 使命莫辜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一年對武備志而言確實很「非常」,有上半年舉辦武博的辛勞與歡欣,也有下半年百感交集的無奈與困惑。

▍編輯R

武博作為香港第一個大型的搏擊運動與武術博覽,就算想在回想,也好像太「大膽」了。實不相瞞,這個計劃有一點像「假公濟私」,因為武博在很大程度上是我個人的「具現化」:

那些遊戲是我想玩的、那些電影是小時候爸爸跟我一起看的、那些體驗班都是我想體驗嘗試的、幾位日本來的大師更是我年輕時的偶像。這一切成真,對我來說都很夢幻。
編輯R

(集郵是必須的)

而確實跟其他組的同事討論此計劃時,大家都只能大概抓到一點點概念。又因為分了很多區域、需要照顧很多不同類別的參與者,結果令他們覺得有點雜亂無章。而最容易讓大家理解的方式,就是把武博想成是「武術版的主題樂園」。

「主題樂園」也是分成了不同的區,有不同的目的,照顧不同的來賓,但整個合起來就是「一個」主題樂園。其實武博也是如此。令我更為高興的是很多武術組織都在武博中「結下良緣」,在武博後亦有一些交流和合作活動,這正正是舉辦武博的其中一個初衷,讓各個團體有更多的溝通機會。

武博過後,由6月開始社會氣氛大變,大概沒有人會否認,由6月開始到現在,香港確是處於風雨之時,或者對武術界而言其實影響更甚。

這也令我反思了一些武備志的基本原則。例如武備志一直避免自衛術的教學,因為如果有讀者在看畢短片後誤以為自己已經可以應付某些情況,後果可能不堪設想,但或者一點點的認識確實是好的;同時就算我們現時也極不鼓勵街頭衝突,但如7月21日元朗事件已能證明,並非你想遠離衝突,衝突就會遠離你。

雖然「想保護自己」一直是習武一大理由,但如此多人因為這個原因進入武術圈,其實是件不幸而且無奈的事。

武術界在此時更應做好本份,教導技術時亦需解釋危險性;同時武術界人士亦應自重,記著武術不是用以欺負他人的工具。此時應該緊守自己的德行,除非保護自己,否則不應該隨便出手。別人的衣著打扮、歌聲、看法等等,這些都不能成為出手的理由。

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有武力者要更為克制,這是每一個負責任的師傅及教練都會提醒學員的話,希望大家在此時更能記著。

最後引用崇基書院校歌其中一句以作互勉:

漫漫長夜, 屹立明燈, 使命莫辜負。
崇基書院校歌

再次感謝讀者的參與和陪伴,武博志未來亦會舉辦舉辦不同的大、中、小型活動,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

 

▍編輯W︰

武備志成立三年,同時也是我加入武備志的第三年。對武備志團隊而言,2019年既是難忘的一年,也是難過的一年。

在今年上旬,武備志成功舉辦了「第一屆香港武術及搏擊運動博覽」,成就了武備志其中一個成立之初的目標。然而不久之後,香港便踏入難過的時刻,無數市民、年輕人挺身反抗。運動發生以來,一次又一次令我反思習武之人應有之義及責任,難道不就是保護弱小,維護公義嗎?
 

+4
+3
+2

這三年間,我作出了不少嘗試:挑戰了四次業餘修斗、挑戰了三次踢拳館內賽、到台灣挑戰業餘MMA比賽、挑戰八極大槍競賽等等。當中比賽結果有好有壞,但重點是我從比賽中測試到自己的能力,測試到跆拳道武術技巧在其他搏擊運動中的威力。在9月份時,我還參加了首個兵器比賽——八極大槍比賽。雖然那只是「新秀組」而已,但也是一個不錯的嘗試。接下來,我希望能夠在未來的日子不單為自己努力,更能為武術界貢獻更多。

最後,請大家堅持加油,直至真正勝利之時!


▍編輯K:

加入武備志團隊快兩年,今年心情卻是五味雜陳,悲喜交錯。

喜,是上半年參與籌組香港第一個武術博覽會;悲,是下半年香港時局丕變,至今前路未明。

「武術」這個詞下半年備受關注,我們遇過發布有關兵器活動訪問遭投訴,小弟本人也試過攜練習兵器參加武術活動時在路上給警察高調搜查,不少本來原訂的武術採訪活動接二連三取消。過往不主張朋友隨便胡亂以短時間來學自衛術,偏偏社會瀰漫一片因時局而關注習武風氣。
 

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但望盡快雨過天晴,迎接更好明天。

我是一位學習魔杖和Silat武術差不多九年的學習者,武備志這個平台讓我能反思所學,並能與不同武術家交流。過往,亦是這個平台讓我發表了不少有關魔杖和Silat的中文文章,讓各位有興趣的朋友參考、批評和討論。在這裡累積了的成果,讓我萌生一個奇想,並想方法實行。這便是與我的師父合作,編寫一本有關魔杖和Silat的中文教科書。這本書的寫作還在進行中,感謝主編給予空間和支持,期望這本書下年中能與大家見面!

 

▍編輯J:

不經不覺在【武備志】已經工作了三年。簡言之,就是「挑戰日日有,今年特別多」。這年的考驗實在非常多,由年頭籌備【武博】到下半年面對社會的風風雨雨,似乎沒有甚麼值得高興。但老套說句,每個挑戰都是成長的契機。回想起【武博】的日子,確實非常之大壓力,我猶記得某日要接連拜訪三位師傅、橫跨港九新界。另外為了拍攝「光影武林系列」,亦開了多張人情票,至今仍未還清。
 

不過呢,正是在串門之間,我認識了許多不同的武術技巧,同時亦感受到了前輩們的熱情。老一輩人的義氣不是空話,只要你有耐性溝通,他們的確可以做到兩脇插刀。另一方面,同事們的包容及幫忙,亦令到我至今仍然相當慚愧。可以講每一次的工作,都是認識自己不足的過程。

本以為對人生的磨煉,會隨【武博】結束而稍稍休息。想不到在大概一個月後,我們便迎來了可能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嚴竣的一場社會運動。作為一個社會科學的學生,我整個人生都被這場風波捲了進去。我無時無刻都在關心事態,而且在一場又一場的武力衝突中,我亦明白到個人武力,在公權力面前確實是作用不大。我本人則更加無力,無他,我根本未參與過搏擊運動,又如何言勇呢?

但,如果沒有這些傷痛的累積,我們或許亦不會勇於打破日常,並從多方面改善自己。就這點來講,卻是同練武的道理一致。

未來一年,我不曉得局勢會如何發展,【武備志】的工作能否順利進行(正如其他編輯所講,最近對習武者的制肘確實多了),甚至自己會否在【武備志】奮鬥落去。但無論如何,都感謝諸位與我們同行,希望下次四周年,都能見到大家。

 

▍編輯X

2019年可以說是起伏很大的一年。

上半年為了準備第一屆武博而下了不少功夫,最後武博大功告成,圓滿結束。下半年在社會氣氛下也只能繼續前進......

總括而言,今年接觸了很多的新體驗,希望下年會更好。多謝大家支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