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母親致敬——記南北兩母親武術家

最後更新日期:

(圖片擷取自:http://bit.ly/2pL1ZJx及http://bit.ly/2r5NVyP)

今天是母親節,【武備志】先祝各位母親身體健康,生活愉快!為了照顧家庭,母親可謂是勞碌了一生。她們大多都無償地承擔著各類家務,部分人更要同時上班工作,或在各自的事業上繼續打拚。

今天介紹的南北兩位母親武術家,便是這種艱苦生活下的實例:一方面她們要盡母親的責任,照顧好孩子;另一方面她們又要傳藝授業,培養後學。可以說,無論內外,她們都在育人育德。

藉著母親節,我們除了祝福自己的母親外,不妨亦向這些偉大的母親致敬。

 

孫門女將——祖雅宜

祖雅宜與孫存周先生的練功圖。(圖片擷取自:http://bit.ly/2qhCTE5)

祖雅宜(1922—1998),出生於北京一個商賈家庭,在家中排行最尾,與兩哥、兩姐年紀相差甚遠。由於父母管教嚴厲,經濟條件又許可,他們從少便接受私塾教育,很少外出。課餘時間,兩位兄長便在後園練武,以強身健體。受他們影響,祖雅宜也喜歡活動拳腳,經常操練不同基本功,包括舉石鎖等。

1945年前後,兄長們聘請了孫祿堂之子孫存周(1893—1963,曾被譽為搏擊功夫「獨步一時」)作為武術教師,向侄兒教授孫氏內家拳。祖雅宜見孫存周身手了得,便跟著一併學習。起初孫存周只教了她太極拳,認為女孩子能鍛煉身體就夠,但祖雅宜並不滿足,主動提出了學習形意拳的要求。這種精神,得到了孫存周賞識,並在一年之後正式收了她為徒,完整地教授她各類拳術器械。

為了能讓徒弟確切認識到拳術的實際用法,孫存周不吝與祖雅宜講手切磋,甚至鼓勵她全力攻擊自己。久而久之,祖雅宜進步神速,在北京武術界中享有聲望,被認為是孫存周門下最出色的女弟子。

本來祖雅宜打算在武術上繼續發揮所長,但礙於家庭壓力,她最終還是結婚生子、組建了家庭。不過,這並沒有中斷了她與孫門的關係。一有閒暇,她便會到訪孫存周處練武,順道照顧師父日常所需。1963年,孫存周去世,終年70歲。祖雅宜聞後傷心不已,為師帶孝兩個多月,並承諾會將孫氏拳傳下去。

文革期間,祖雅宜隨丈夫遷回祖家安徵合肥市。礙於政治環境,祖雅宜其時尚不能公開授拳,只能獨自一人保持練習。及至1979年,傳統文化逐步解禁,孫存周的女兒——孫叔容老師力邀祖雅宜到河南,協助她在河南大學的教拳事宜。其時祖雅宜的丈夫經已逝世,她與女兒租住在合肥市郊,幫忙照顧年幼的孫子。雖然家務繁忙,但祖雅宜還是答應了師姐邀請,前往河南授拳。

可能是得償所願的關係,按祖雅宜弟子葉勁松形容,這是祖雅宜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一個月後,祖雅宜回到了家鄉合肥,並正式開始以個人身份公開授拳。可惜的是,由於祖雅宜授拳嚴苛,她的傳人不多,她自己也很少跟當地武術界接觸。致使比起其他孫門傳人,祖雅宜的名頭看似稍有不及。但肯定的是,她確實是孫氏拳在安徵合肥傳播的第一人。

據她的日本弟子憶述,祖雅宜秉承先人遺風,經常親身跟他們試手。為了不落下家務,她甚至把孩子帶到演習場,一邊看顧他們,一邊跟學生推手。這份對家庭和拳學的堅持,讓祖雅宜在家人、同門和後學都備受好評,太極拳名師于家嵐亦多次對她讚譽有加,指她德藝雙馨。

1998年,祖雅宜因病逝世,終年76歲。

 

莫家拳與洪拳——莫桂蘭

莫桂蘭師父與黃飛鴻十子黃漢熙的合照。(圖片擷取自:http://bit.ly/2qfd3ly)

相比起祖雅宜,莫桂蘭的名字可謂是無人不曉。基於黃飛鴻之妻的身份,坊間經常將莫桂蘭與黃飛鴻間的事蹟搬上銀幕,卻鮮有提及她晚年的個人生活。

其實,莫桂蘭跟夫婿一樣,都是半生坎坷,她們倆亦沒兒無女(關於黃飛鴻的真實人生,詳見《香港奇俠:黃飛鴻》)。不過,這並不排斥莫桂蘭的母親身份,畢竟「母親」從來就不限於血緣,至少對「寶芝林李燦窩體育學會」的李燦窩師父來說,她絕對是位值得尊敬的母親。

莫桂蘭(1891-1982),廣東高要齊海百排人。童年時父母雙亡,被廣州開武館的叔伯公收養,自幼習練南拳五大門派之一的莫家拳(南拳中罕有以腿法著稱的拳術)。1911年,已年屆僅60歲的黃飛鴻仍然熱衷獅藝,在端午節龍舟賽後跟弟子去校場表演梅花樁醒獅。據聞當時19歲的莫桂蘭慕名到場觀摩,卻因為黃飛鴻一時失誤,被他脫出的鞋子擊中。黃飛鴻立即上前道歉,兩人自此便有了交集。

最終在莫桂蘭的叔伯作主下,莫桂蘭嫁予了黃飛鴻,是為他的第四任妻子。不過由於黃飛鴻前三任妻子都英年早逝,黃飛鴻認為自己「命中尅妻」,故莫桂蘭只好以妾的身份入門。由於莫桂蘭有武術底子,黃飛鴻便順理成章將自己的各式洪家拳如虎鶴雙形、鐵綫拳等傳予了她。除此之外,莫桂蘭亦掌握了黃飛鴻的獅藝訣竅,並籌組了一個女子舞獅團,開獅藝先河。

期後,黃飛鴻獲邀請擔任廣東民團總長,莫桂蘭則與黃飛鴻弟子鄧芳,共同出任義勇團教練(這段歷史至今還存有爭議)。可惜自此黃飛鴻的人生卻跌入了低谷,不僅二子黃漢森遭人暗算慘死,連一輩子努力經營數十年的「寶芝林」醫館,也在1924年武裝暴亂中被焚毀。一代洪拳宗師,就在悲貧交加的情況下辭世,終年77歲。

黃飛鴻過身後,莫桂蘭雖然生活不如意,但仍堅持傳授黃飛鴻的武藝。1936年,莫桂蘭移居香港,以行醫和授拳維生。李燦窩師父憶述,他的母親曾經小產,莫桂蘭則以醫術救回了她一命。由於莫桂蘭膝下無兒,李師父的媽媽便跟莫桂蘭約定,無論將來她生下的是男是女,都會跟莫桂蘭結上誼親(即俗語中的「上契」)。從此,莫桂蘭便多了李燦窩師父這位「義子」,而李師父亦從七歲開始,正式跟莫桂蘭學習黃氏洪拳。

為了傳揚黃飛鴻武藝,莫桂蘭亦參演了電影《乞兒太子》,片中她完整地打出一套鞭法及虎鶴雙形拳,是當時舞臺電影中罕見的南拳真功夫。1944年至1969年期間,她於香港島灣仔告士打道開設「黃飛鴻國術」,之後又到筲箕灣「黃飛鴻健身學院」任教。1970年,已年屆78歲的莫桂蘭獲邀到《歡樂今宵》表演,內容包括鐵線拳、金錢鏢等,成為一時佳話。

不過,基於租金上升和重建等原因,莫桂蘭多次搬遷武館。去到1980年代初,習武風潮日漸衰退,莫桂蘭選擇結束武館。最終在1982年11月3日,莫桂蘭離世,享年90歲。

按李師父記述,莫桂蘭臨終前十分擔心黃飛鴻武藝會失傳,要李師父親口嚷她為媽媽,以示承傳才放心。李師父答應了莫桂蘭,並用行動履行了承諾。大概在2000年的時候,李師父成立了「寶芝林李燦窩體育學會」,並跟不同學校合作,銳意為黃氏洪拳培育下一代人材。

李師父幾次講到,莫桂蘭對他有情有義,兼有養育之恩。他指莫桂蘭雖然不識字,但仍然堅持每天贈醫施藥,並找他幫忙開方子,讓他在拳術以外又多了一門技能。他們兩雖無血親,他就經常朝夕相對,情同母子。故他說自己一定要堅守承諾,為「乾媽」、「乾爺」燃燈。

 

主要參考資料:

葉勁松,〈孫式拳安徽合肥市傳播第一人——祖雅宜老師〉

香港故事—我係黃飛鴻契仔 

更多關於莫蘭師的資料,請參閱「寶芝林李燦窩體育學會」網站:

http://bit.ly/2pwEf0s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