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特首Facebook的建議:即刻Delete咗佢

撰文:噗先生
出版:更新:
沒有公司是一定需要有Facebook的,不做又有何相干?尤其是像梁振英的情況,每次出post都是嬲的數量遠多於讚。這已經不是宣傳,而是關公災難。分加不了,反而成為被恥笑的對象,那為什麼還要做落去?
噗先生
近日「一本簿一支筆」又再重出江湖,卻惹來過千個「嬲」。(CY Leung Facebook圖片)

睇新聞,赫然發現4年前令唐英年失去特首寶座的「一本簿一支筆」又再重出江湖,我想哪管最駝鳥的香港市民,都知道梁振英正努力爭取連任了。有趣的是,這張紙筆相放在他的Facebook上,惹來過千個「嬲」,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出來護主,在報章撰文指Facebook反映不了民意,其實梁振英好受歡迎。

我也是做社交宣傳的,看完後,忍不住要問,這位傳聞日薪過萬的專員,其實知唔知社交宣傳到底是什麼?

拒絕互動 自然難有凝聚力

在傳播理論之中,社交媒體一般有兩大功能:第一個是將訊息放大,例如田北俊近日為遊戲《Watch Dogs 2》拍了一段網上宣傳片,大家睇完覺得過癮,便分享給他的朋友,從而令這段宣傳片的影響力愈來愈大。

(田北俊facebook擷圖)

不過,社交媒體是一把兩刃劍,做得正確自然好,相反,不小心把缺點放大了,便會變成關公災難。

眾所周知,梁振英的民望一向是負評,從邏輯推論,即使你要為他宣傳,也絕不可能以他的民望作為賣點。你硬要做,在社交媒體的放大效應下,自然愈做愈差,愈做愈多負評。馮煒光說不明白為何有這麼多負評,其實他可有想過,這些負評都是來自他錯誤的社交宣傳策略?

至於第二個功能,則是所謂的「圍爐效應」,即透過一個群體互相支持和贊同,增強了各人之間的信念。環顧現今全世界很多從網上走向群眾的社會運動,在發起之初,都是透過這個功能來組成,可見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在社交媒體的力量有多大。

但大家都知道,梁振英的Facebook帳戶屬個人帳戶,並封鎖了公眾留言的功能,只讓他的朋友為他留下歌功頌德的說話。網友無法透過這個帳戶互動,自然無法產生凝聚力,結果自是為做而做,不能為梁振英帶來正面的影響。

梁振英的Facebook帳戶屬個人帳戶,封鎖了公眾留言的功能。(CY Leung Facebook擷圖)

加分不成反被嘲,何必呢?

我們做社交宣傳,另一個重點是要分清楚,到底誰人才是你的「客仔」,即是你要影響的對象。套用在特首的小圈子選舉,自然是那1,200位選委,而不是普羅市民。既然如此,梁振英的社交宣傳,應該着重若自己當選,這些選委將會得到什麼利益。所以,與其不切實際、狡辯無從地放一些與阿婆細路仔的合照,不如改為放同曾樹和、地產商開會洽談土地發展會議的合照,又或自拍一些與地區鄉紳入流浮山聯誼的相片,令真正的客仔會心微笑,不就更能達到宣傳催票的目的嗎?

當然,若認為這做法太過進取的話,我的意見是倒不如將整個梁振英的帳戶delete咗佢。我有很多文章都說過,沒有公司是一定需要有Facebook的,不做又有何相干?尤其是像梁振英的情況,每次出post都是嬲的數量遠多於讚。這已經不是宣傳,而是關公災難。分加不了,反而成為被恥笑的對象,那為什麼還要做落去?不如執鬼咗佢啦。

以梁特首於近日各大民調的表現,若有朝一日可以連任,大概都與普羅市民的民意無關。所以,目前應將資源集中在線下的工作上,應該攞支筆出來篤死對手,而不是關注自己的Facebook,攞支筆出來做大戲。

在現屆政府當中,中央是絕不可能讓多於一人出閘。(資料圖片)

醜人做盡 不如林鄭以退為進

我一直認為,雖然梁振英目前在努力執行黨中央的路線,在趕走游、梁,「堅決貫徹一國」上又應記一功,但莫說他能否連任,就連他是否能出閘,其實也並非坐定笠六。以我理解,在現屆政府當中,中央是絕不可能讓多於一人出閘,否則讓他們在選舉論壇上互相爆大鑊,則下屆政府無論是由誰人掌政,都不可能有效管治。

既然如此,在角逐連任的大業上,梁振英首要工作就是扳倒其餘兩位司長,尋求出閘。但論民望,他遠比財爺低;即使與林鄭相比,普羅市民及議員們對林鄭的接受程度,也比梁振英為高。而在中央的立場上,梁振英有的優點,如死忠、強硬,以至唔怕做醜人,林鄭全都有哩!

雖然還未夠60歲的林鄭,早前出席建築師學會60周年晚宴時表明自己將退休,呼籲在場的人不要遊說她繼續做下去。但這句話太過似曾相識,早在4年前,早早宣布退休的她,最後還不是決定反口,出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政務司長一職嗎?若說現在她真的死了心,那倒不如說她深明槍打出頭鳥的道理,目前是以退為進、韜光養晦罷了。

回看近日的釋法風波,是否醜人做盡,就一定可以得到祝福?那倒不然。就像你出恭,擦完屁股的那張廁紙,是不會用來擦面的。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