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周報】曾俊華的秘密武器曾黃蓮華:嫁著個馬騮隨山走(足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嫁着個馬騮隨山走,他做什麼我都會跟着做,學劍擊、耍功夫、回香港……現在他選特首,我就陪他選特首。」沒有特別的原因,曾黃蓮華就是相信丈夫曾俊華,相信他可以做得到,就像45年前的那一天,兩人聊着聊着,他突然對她說,「Let’s get married」,他沒有鮮花、鑽戒、也沒有下跪,但她就是二話不說地答應了。

眼前的曾黃蓮華,和普通家庭主婦無異,她穿了件淺啡色的針織衫,雙肩上掛着個黑色背包,既沒有塗脂抹粉,也沒有珠光寶氣,在人群中非常不起眼,根本無法想像她是近期的「網絡紅人」、被網民熱捧為「第一夫人」的曾俊華太太曾黃蓮華。

「同姓三分親,我們姓黃的都是好人。」沒想到,遞上卡片後,竟然收穫曾太這樣一句話。「哈哈」兩聲,大家就打開話匣子,從小學一年級舉家移民美國波士頓,聊到19歲大學一年級和曾生一見鍾情,再到21歲大學未畢業就隱瞞父母結婚,「嫁着個馬騮隨山走,他做什麼我都會跟着做,學劍擊、耍功夫、回香港……現在他選特首,我就陪他選特首。」

沒有特別的原因,曾太就是相信曾生,相信他可以做得到,就像45年前的那一天,兩人聊着聊着,他突然對她說,「Let’s get married.」(「我們結婚吧。」),他沒有鮮花、鑽戒、也沒有下跪,但她就是二話不說地答應了。

曾黃蓮華近期成為「網絡紅人」,是曾俊華的秘密武器。(李澤彤攝)

歲月是信任最好的憑證,在過去16,400多個日子裏,兩人相敬如賓,從來不曾吵架,曾生甚至沒有發過脾氣,也沒說過對方不是,家中的錢和權,更是交由曾太打理。「曾生的錢都是我的錢,我的錢也是我的錢。」曾太語音剛落,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原來,曾俊華平時沒有錢,既不喜購物,也不好花錢,「但他自己去剪頭髮的時候,我會給他幾百元,可是多了他也不要,說花不完。」

信任是雙向的,「如果有一天我走咗佬,他肯定不知道自己損失有多慘重,但是他就是相信我不會捲款潛逃,也不會亂花錢。」這種直白,和曾太的身份很不搭。

前「財爺」在家中竟然不理財?「是的,他基本上什麼都不管,一切都是聽我的。」曾太的頭頂彷彿閃爍着「曾家女特首」的光環,她一邊說,一邊拉着我的手過馬路,像是帶着自家小孩一樣緊張,一直走到小巴站旁,再排隊上車,全程沒有「特事特辦」。

這是她的生活日常,除了打理家務,還要接送兩個孫兒上學、放學、去補習班,中間大概只剩下兩個小時的自由時間,有時候她會偷個閒兒去逛街,「我會用我自己的錢。」

曾太平日會乘搭小巴去接孫兒放學。(李澤彤攝)

「不花錢」、「不理財」、「什麼都不管」,這都很自然地令人聯想起,曾俊華主理財政司司長9年的負面評論詞「保守」、「守財奴」、「hea做」。曾太也說,曾生在私底下的「花錢模式」,和他在政府中的「理財哲學」頗相似,「唔等使」的開銷可免則免。

記者忽然想起情人節前夕遇見曾俊華的一段小插曲。「曾生,情人節會不會送花給太太?」「不會,這麼多年來都沒有送過。」「那你通常會送什麼?」「心意。」

曾太聞言馬上笑說:「他真的是這樣!鮮花和甜言蜜語都是奢侈品,我不需要,因為他整個人都是我的!」那種兩眼放光又幸福甜蜜的自信,實在難以言喻。

我也瞬間明白,曾俊華的理財哲學,其實和談戀愛一樣,有人講究心意,有人喜歡物質,有人會很「受落」,但也有人會「抓狂」,覺得他怎麼愛都愛不夠。「畢竟政府的錢不是他自己的錢,更應該量入而出。」這時的曾太頭頭是道,驟眼一看,還以為是「曾俊華2.0」。

只是,曾俊華幾乎每年都「計錯數」,在2007至2015年,他共低估政府收益逾5,100億元,但他這個為人詬病的「缺點」,在曾太眼中,卻是大「優點」。

曾太平日除了打理家務,還要接送孫兒,和普通家庭主婦一樣。(李澤彤攝)

「『計錯數』會不會影響——」「可以為香港存這麼多錢,是非常好,大家會比較安心。」問題還沒問完,她就直截了當地給了答案,「你有需要,可以向他反映,他評估你的確有需要後,如果有能力解決,就會去做。」「可是已有不少團體提出訴求……」「這不是他一個人說做就可以做的事,他們是整個團隊,要經過諮詢和程序,不能亂花錢。」這樣一來一回,瞬間有感,曾太其實「好打得」。

她在美國麻省東北大學完成護士學士學位,又在美國哈佛醫學院取得執業護士資格,並在香港中文大學攻讀醫療科學碩士研究課程,後來一直在中大任職研究護士。

都說「特首」是惡啃的「三煞位」,曾太不以為然,並相信曾生足以應付,「社會上有人罵他,也有人稱讚他,要看理據是否恰當,就像病人發脾氣時也經常罵護士,但我覺得無所謂,因為他們是病人,總有他們生氣的原因,但不代表是我做得不好。」

我們跟着曾太輾轉去了兩個地方,終於接到6歲的「大孫」和4歲的「細孫」,她打開背包拿出零食,恰巧當中有一罐「品客薯片」。兩個小朋友嚷嚷着要吃,還奶聲奶氣地指着上面的「品客頭像」說:「你們看,爺爺……我不想吃『爺爺』,但我需要吃『爺爺』。」年紀小小就懂得「需要」論,果然,有其爺爺必有其孫兒。

曾太每個星期天都會和丈夫去看電影,但「最討厭」和他並肩而行,因為沿途總會遇到不少「求合照」的市民,低調的她,只好離他遠遠的,「我唯一想到的,是以前沒有人認識我,如果他當選,我就要去很多機構擔任公職,要見很多人。」

曾俊華的孫兒,也喜歡吃薯片。(李澤彤攝)

按照「港督夫人」留下的傳統,「行政長官夫人」會出任不少公職,以發揚親善和慈善,前特首董建華在任期間,太太董趙洪娉曾經同時擔任80多項公職,而現任特首夫人梁唐青儀,亦有60多項公職在身。

2012年梁振英當選特首後訪京,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接見梁氏伉儷時對梁太說:「他做的事有他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可見「第一夫人」的地位,舉足輕重。

「『第一夫人』應該像(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老婆(彭麗媛)那樣,美麗、優雅、形象好,偶爾也要從事公益活動,對社會有貢獻。」曾太的說法有點出乎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不是說要長得好看,而是要能代表香港,到時候我可能要換一下形象,並且衡量,哪些公職應該做,哪些不應該做。」

記者笑她意有所指,似乎暗示有「特首夫人」做了不該做的公職,她挺直腰板正色道,沒有留意別人做過什麼。這樣很「官腔」,也很「曾俊華」,不出惡言,不失身份。

自從選戰開打以來,曾俊華甚少主動攻擊對手,往往是「殺到埋身」,他才會輕輕帶過,不少支持者大有「恨鐵不成鋼」之感,說他是「薯片縮縮」、「唔夠人打」。不過,在曾太眼裏,這樣的曾生公道、正直、坦蕩,就像是金庸武俠小說中的絕頂高手「洪七公」。

說來也巧,洪七公的絕技「打狗棒法」,的確多以防禦為主,而且洪七公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就像每天馬不停蹄拜票的曾生一樣,連曾太也不知道他在何方、幾點回家。

「郭靖最蠢,我最討厭這麼『士撈』(slow,反應慢)的人。」曾太繪聲繪色地說起那些年躲在棉被下偷看金庸小說學中文的故事,她說每一套都看了十幾遍,她還說自己姓「黃」,所以最喜歡「黃蓉」,也很欣賞對方的聰明機智。記者當下忍俊不禁,記得曾經有政界人士形容,曾俊華就像「郭靖」一樣,循規蹈矩,敦厚善良。

孫兒活力充沛,到處亂竄,曾太也跟著跑來跑起,爬上爬落,一刻也不消停。(李澤彤攝)

小說中的洪七公縱然厲害,但他生性懶散,不喜爭強,所以不是故事中「最打得」之人,在現實生活中的香港社會,我們又是否需要一位「好打得」的特首呢?

曾太左手摸着下巴,頓了頓,然後淡淡然地反問:「通常『打得』的人,給人家的觀感都不太好,就好像罵人一樣,『打得』係咪真係得?」在她看來,如果「打得」代表對方會一往無前地完成任務,並不一定是好事,「因為政府有既定程序,大家要守規矩,特首就算聽了意見,也需要和同事商量,不能任意妄為,免得落人話柄。」這一刻的曾太,既像「黃蓉」般帶着點霸氣,又像「郭靖」那樣謹守規矩。

可惜,太過墨守成規,有時反倒會被「規矩」束手束腳,事實上,曾俊華亦不時被批評無所作為——「可是我覺得他很勤勞、很捱得,一點都不hea!」每當提起曾生的負評,這位「愛夫號」就會出動,然後滔滔不絕地為他護航。

她說丈夫在競選期間每天工作到晚上10點才回家,吃過晚飯還要準備拜票資料,直到12點多快1點才睡覺,翌日一早6點就起床,繼續競選工程,「而且他一向任勞任怨,累了病了也不出聲,還有他的IQ(智商)和EQ(情商)都很高,人家怎麼罵他,他都不會生氣,反而很願意聆聽大家的意見。」如果當下沒有打斷她的話,我想她大概可以數得出「十萬個支持曾俊華的理由」。

爾後曾太單手插着腰,說起這則小事:在他們剛結婚的前幾年,她曾經因為他太晚回家、沒有幫忙照顧兒子而鬧脾氣,他見狀也不主動哄她,只是說「OK. Let’s talk about it.」(好吧,我們來談一談。)。結果,這一句「Let’s 乜乜乜」,就像當初那句「Let’s get married」一樣,擁有神奇的魔力,瞬間就令曾太棄械投降。

曾太應該可以數得出,十萬個支持曾俊華的理由。(李澤彤攝)

「他就是這樣,有需要的話,就一定會出手,但有時候你要告訴他,你有這個需要,比如家裏工人放假,他就會幫忙洗衣熨衣,再比如女兒轉校功課追不上,他在女兒考試前一晚教她幾招,結果女兒就名列前茅。」

曾俊華的這種「不主動」的態度放在工作,難免會被理解是「要踢他才會動」。例如2011至2012年度時庫房明明錄得巨額盈餘,但是曾俊華卻建議向打工仔的強積金戶口注資6,000元,事件引起極大迴響,幸而他最終願意聽取民意,改為向18歲以上永久居民派發6,000元。

曾太說,曾俊華不但不主動,甚至有點後知後覺,比如當年婚後常常有女生向他示好、甚至倒追他,但他都蒙在鼓裏。對於從政者而言,這種「不主動」以及「有需要才行動」的態度,往往並不足夠,市民似乎更樂見有敏銳觸覺、體恤民情、有遠見、有承擔的特首。

但是曾太仍是那句,「如果他當選了,我相信他做得到。」「憑什麼這麼相信?」「就是相信他,他就是這樣的人,夠真,又有才能、知識、理念和熱誠……」這的確很盲目,但是同時也很真摯。

曾俊華《競選宣言》的最後一句提到,「你可能不相信我一個人的力量,但我相信大家,相信香港。」——這句話如果套用在曾俊華伉儷的身上,應該改寫成,「她就是如此相信他一個人的力量,無論如何都相信。」

曾太認為,曾俊華像「洪七公」一樣,正直、坦蕩。(余俊亮攝)

所謂「情人眼裏出西施」,在曾太眼中的曾俊華,當然幾近完美。被問到他有什麼需要改善的地方時,曾太竟然說:「我希望他健康。」隨後馬上補充,「我不是說他不健康。」

她解釋,根據研究顯示,一般人如果在85歲之前繼續有工作的話,就會比較長壽,假如曾生落選特首後,每天窩在家裏看書看電視,這樣對身體不太好,「所以我支持他繼續工作,不一定要做特首,不管做什麼都好。」

「假如John落選,我不會很失落,我會擁有我的自由,你們不用訪問我,我也不需要化妝、扮靚、上鏡,哈哈!」曾太隨手做了摸摸臉的害羞樣,笑得既坦然,又爽朗。

這麼說來,曾俊華若果不選特首的話,那豈不是更好?「當然不是!」曾太馬上收起笑容,「大家做了這麼多工夫,現在洗濕了頭,就要繼續做下去,不管多累都不能放棄,而我也相信他會堅持。」

說起「堅持」,據說兩人拍拖的那些年,也有過「堅持」的甜蜜事。有一年曾俊華放暑假回了紐約,在整整兩個月裏,他每天都堅持給曾太寫一封信,而曾太也堅持每天回信。

活力充沛的「細孫」在人行道上跑來跑去,曾太一隻手抓着他的帽子,緊跟在他身後,另一隻手牢牢地牽着「大孫」,一刻也不消停。我看着都替她覺得辛苦,但她中氣十足:「有事情做的話,一點都不辛苦,John和我一樣,也不怕辛苦。」

「最近看他忙得沒時間吃飯,瘦得褲頭都鬆了,我就想我應該怎樣幫助他,比如煮些營養餐,給他送去競選辦,讓他吃得健康些。」她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貴婦,自從搬離了財政司司長官邸,沒有隨從伺候,一切都要親力親為,連送飯也要自己跑一趟。但她還是樂此不疲,因為她願意陪他選特首。

曾俊華自宣布參選之後,民望一直遙遙領先其他對手,在「公關」及「網絡」戰場,也是一枝獨秀。然而,政圈盛傳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才是中央唯一支持人選,不少人認定,曾俊華機會渺茫。

我想起他們的另一則小事——又是拍拖那些年,兩人都是不折不扣的「嬉皮士」,有一次他倆打算去聽美國鄉村民謠歌手Joan Baez的演唱會,到了門口才知道門票已售罄,恰巧這時Joan路過人群,並打聽發生什麼事,大家說沒票了,但Joan說,「還有座位,就在舞台上」,最終曾生曾太和那群樂迷,都有幸進場,欣賞那場音樂盛宴。

2月20日出版的《香港01》周報第48期,刊有曾俊華太太曾黃蓮華的獨家專訪及其他精彩內容,敬請讀者留意,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按此訂閱周報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