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舉.博評】曾俊華輸給林鄭,卻完勝了民主派

撰文:蘇嘉豪
出版:更新:

所謂特首選舉,隔海遙望幾個月,直至見到愛丁堡廣場一幕幕光怪陸離的情節:曾俊華獲封「民主之父」、「支持曾俊華」和「我要真普選」併排而起、曾俊華說要為龍和道重新定義,我就想好這文章題目了。

曾俊華輸給林鄭,卻完勝了民主派。(視覺中國)

對「我要真俊華」的警覺與批判,往往被罵成「林鄭助選員」,這是出於對小圈子遊戲規則的不解、無知。不用什麼馬後炮,從九七Day one開始的事實反覆證明,所謂候選人一旦獲得北京絕對的祝福,在這場遊戲便沒有失敗的可能。喜不喜歡也好,這是政治現實。抬高或踩低曾俊華,從來與林鄭成敗無關。要林鄭輸,或無法一輪勝選,前提是要超過200名建制派選委犯禁、逃票,直接講就是要北京急轉軚。若然沒有這個大前提,即使民主派本著自以為的策略全投曾俊華,或者堅持初衷與原則而全投白票,對預知的賽果亦無影響,祈求發生的「奇蹟」永遠只在幻境之中。如果到這一刻,看著「777:365:21」的賽果,還在責難原則派拒絕授權小圈子的話,那人肯定不知道已經發生了什麼事,而五年後亦極有可能再上當一次,沒完沒了。

對「我要真俊華」的警覺與批判,其實出於對民主運動前途的著緊與憂慮,「林鄭助選員」的帽子實在沉重得令人心疼。林鄭明言要沿襲梁振英路線,難免包括凡事以鬥爭為樂、不願為港人承擔,與她口中要修補撕裂的豪情壯語,注定是南轅北轍。未來五年,特區最高權位將繼續作為政治分贓的工具,重演著侵蝕香港剩餘核心價值的悲劇。林鄭之惡,源於制度之惡。北大人的操控與欽點,自不待言,亦根本無需贅述。反而,「我要真俊華」之惡不僅按劇本輸給林鄭、輸掉香港未來至少五年,更是把民主派完勝了、打垮了。全投曾俊華的策略,實質是躲在虛無的「主流民意」的高牆背後進退失據。民主派將選票託付給支持八三一、支持廿三條、支持中港一體化的候選人,本身已經賭掉窮得只剩下的政治原則,甚至萬一曾俊華勝選,更將搖身一變成為新建制派,豈不顛覆政治倫理?難怪有人甚至懷疑曾俊華亦是一早安插的角色,因為北京不只要林鄭嬴得俐落,還要民主派輸得徹底。

曾俊華,準確來說是「起用了出色公關團隊」的曾俊華,確實打了一場亮麗的選戰,令籠罩在後雨傘年代失望情緒的香港人目不暇給,甚至享受「有機會成為主流」的虛幻時刻。曾俊華一路領銜著戲假情真,將無普選當真普選;不過物極必反,群眾從一開始接受lesser evil(兩害取其輕)的無可奈何,到後來高呼「我要曾俊華」的死心塌地,愛丁堡廣場的一幕千人集會,幾乎在佔領運動流過血、流過汗的同一地點,同樣閃著手機的一片燈海,只差未唱海闊天空,實在太over了!稍有理智和原則的,都會馬上戳破一切幻象和泡影。曾俊華重提「與其信一個人,不如信每一個人」,其實該信的不是每一個人,包括林鄭、曾俊華或者長毛,而是每一套由人集體而平等建立的制度——包括不容許有半點預知結果的選舉制度。

小圈子選舉落幕,民主派尤其是傳統泛民輸了,但不代表民主運動也跟著輸了。只有汲取教訓、認清事實、重拾理智、秉持原則、堅守底線,香港的民主運動還是有路可行。我深信,道德與勇氣將照耀隔海那片獅子山下的土地。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