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特首選舉後的懸念:如何打破既得利益集團掌控

撰文:投稿
出版:更新:
想不出可以依據什麼原因、理由,去積極參與為一個不義的選舉制度抬轎,增加它的認受性。世界各地的民主運動,如果採取非暴力手段的,不合作運動冷待當權者的遊戲規則從來是一把利刃,強如當年日不落帝國也要退讓。
子魚
筆者對林鄭月娥的能力沒有懸念,有的只是未來5年這個社會如何打破既得利益集團的掌控。(視覺中國)

文:子魚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但大家心中的懸念或仍未消退。幾個月來,一場虛假的選舉折騰了多少人心,其實事情與一般民眾的關係不太大,但大家總是喜歡七情上面的去討論候選人的孰優孰劣,當中亦不免加插了各方面的策略見解。

這幾年間,對泛民的各種表現失望至極,鬼打鬼互相攻訐不說,在抗爭理念和路線上也看不到有任何深遠的佈署,一切行動的目的和內容彷彿只是為了嘩眾取寵、出位搶票,樂其做一天和尚敲一天喪鐘。前兩屆的特首選舉,還可以推出梁家傑和何俊仁出來爭一口氣,雖則在民意調查中總是被「精明」又懂計算得失的香港人歸邊,支持度叫人不忍睹。到了今屆卻連一個落場的代表也派不出,是因為蜀中無大將,還是怕像以往般在未選前便先輸給了民調?明白民調的結果對泛民來說是十分重要,這是他們存在的最大本錢,也正是因為這個經驗,泛民更加應該痛定思痛,好歹也做出個台灣民進黨的成績,目標清晰、方向明確地部署走向執政之路,要知道當年打破國民黨的白色恐怖統治要來得比目前香港情況更嚴峻。

但今天泛民的景況是和暴政作了「抗爭」這麼多年,連派出一個能夠在民意上壓到對手的人物也辦不到,權宜之計,便是在今次選舉中去支持一個對方(建制)陣營的lesser evil,美其名為策略性部署。但想問這種策略在目前的制度下能有勝算嗎?大家心中都明白是完全沒有的,因為佔7成以上的既得利益集團才是選舉結果的關鍵。所以真想不出可以依據什麼原因、理由,去積極參與為一個不義的選舉制度抬轎,增加它的認受性。世界各地的民主運動,如果採取非暴力手段的,不合作運動冷待當權者的遊戲規則從來是一把利刃,強如當年日不落帝國也要退讓。

對曾俊華的觀感,一向不太好,原因和張超雄、長毛等說的理由相去不遠。為政十年有數,為何突然從不食人間煙火的高級「中產」領地降臨民間,更有說他已成為了香港「民主之父」,這猶如奧巴馬還在空口講白話時便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的一般荒謬,造王者在這方面的心思不可謂不縝密。但前兩天和一個朋友談起曾俊華,她說如果一個人能夠得到大多數的群眾支持,那這個人應該是不會太差的。這番話令我想起多年前在西藏布達拉宮的一次經歷,時值2008年「西藏事件」後的一周年,拉薩市面蕭瑟,布達拉宮內一僧人想我們是非內地訪客,便上前和我們交談,他說:「世上難有人可以獲得所有民眾的愛戴,但若有人能夠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同,這應該是個好人」,談話中沒有指名道姓,但大家心中都明白講的是指藏民心中的那位尊者。僧人談話間眼泛淚光,當刻情景我至今未能忘懷。這個回憶令我對曾俊華一向的觀感浮起了懸念。

至於當選的林鄭月娥,我對她的辦事能力是沒有懸念,但從她的支持者來看,心中想起在未來5年社會既得利益集團的壟斷該如何能被打破,這個懸念在短期內將揮之不去。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