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當選.來稿】輸得慘烈,終局了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一場仗,輸得慘烈也難看。原則派舉起如千斤重的「中指」當然不易,部份朋友甚至成了昔日支持者口中的鬼,每日被人興師問罪、問候家人,這是多麼可悲又悽涼。

而當民選代議士都要背棄民意,抱「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覺悟時去堅持原則時,所謂諷刺,莫過於此。

林鄭月娥當選以後,反對派是否大勢已去?(視覺中國)

文:Ingram Tam

另一方面,務實派亦是萬箭穿心,要背棄理念,打倒昨日自己,審時度勢下作無奈決定,為支持831框架,他們眼中的Lesser evil建制參選人無條件抬轎。縱嬴得一時之民意,卻輸了難以收復的道德陣地。試問一個政黨,若然連信念也失去,還剩下甚麼引導選民?

而就整體反對派而言,則輸了本來已難以維繫的表面團結。長毛備選、提名葉劉奇策,以至票投莊曾、法官還是大海的痛苦抉擇,每件事都做成一定程度的分化。當變數太多,情報太少,各個陣營間的理性討論,只會變成空泛的各自表述以至對罵,而不知從那裡傳來的風聲,卻造就了無數陰謀論。要修補這條裂縫,不是單靠長毛在選戰後的一句致歉和呼籲就可以。少了凝聚力,民主之路只會更為漫長。

建制也輸了,押注莊曾的,若不盡快回頭是岸,就是斷送自己政治前程以及國內發展機遇,這點不用多說,田大少的下場眾人皆見。押注林鄭的,也輸了,他們未能把握機遇,為自己爭取更大利益。究竟是錦上添花還是雪中送炭更令人感動?政治骯髒在所難免,枱底交易屬等閒事,要報答大恩自然要給更多好處。

今日暗票造王,口投林鄭實投莊曾也無人知曉,自不會得失中央,所以莊曾何以只取得約70張建制/商界票,實在令人費解。唯一的合理解釋,就是部份選委已失去了香港商業社會「引以為傲」的投機精神,安於眼前利益而不求發展。他人的幾句恫嚇,則重燃了內心對政權的恐懼及對一國兩制的極度不信任,所以連一點風險也不願去冒。

香港市民都輸了,手上無票是輸,有票但無合理提名權和參選權也是輸,這是荒謬且難以消化的現實。而對於大部份人來說,是次選戰輸掉的,不只是一個良好願景(不論虛妄與否),還有更多更多。輸掉了時機,兩股建制力量激烈的龍虎爭鬥,令反對派看似有機會造王的局面,還會再有嗎?按目前局勢推演,難說,777票的背後,或象徵中央加強對選委的操控;輸掉了氣勢,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那道手上無票也要藉眾籌表示自己意向的豪情,或者已隨著希望落空一去不復返。也輸掉了發展,真正對香港擁有些許話事權的建制派,也展示不出個人意志,只懂揣摩上意,不安地隨主旋律起舞。如此情況下,又怎能繁衍派系之爭,在取悅中央的大前提下,競相推出利民政策以搏取市民認同?2047之期,實在不遠。

還會再輸下去嗎?當一隻隻黑天鵝現身,還有甚麼事不可能?給予假希望向來不是筆者習慣,只望各位能堅守信念,沉著應戰,無忘心中熱愛的香港。如此,方能在一線曙光的映照下,耐心靜候撥亂反正的時機到來。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