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當人愛上性愛機械人 人類會變成超越生物限制的新物種?

撰文:鄒崇銘
出版:更新:

報載最少有四家來自中國和美國的公司,即將推出作價3至10多萬港元的性愛機械人,2018年很可能成為性愛機械人元年。它們除了外表和觸感像真度高,還能通過人工智能系統與用戶溝通,某程度上當擔了感情伴侶的角色。有論者甚至大膽預言,未來會有人將性傾向界定為「數碼戀者」(digisexuals)。

機械人正進佔私人領域

自數百年前科技和工業革命的發生,機器便呈現不斷取代人力的趨勢;及至數十年前,電腦開始變得普及,製造業以外的服務業崗位亦大受影響;過去數年,人工智能和機械人來勢洶洶,則連帶高學歷和高技術的工種,亦開始受到前所未見的威脅。

過往關於人工智能和機械人的討論,主要仍集中於經濟和生產層面。各階層的職位被大規模取代,人類宣告進入後就業社會的年代。以至基本工資或基本生活保障,近年成為發達國家的熱點政策議題;共享經濟作為新的市場模式,則可能取代傳統的勞資僱用關係。

然而,人工智能和機械人亦正進入私人生活領域。教育功能的機械人正漸趨普及,家居服務的機械人開始扮演照顧者角色;個人資料正被舖天蓋地的全面搜集,通過「大數據」打造嶄新的生活日常;有些人更開始每日和Siri 聊天,彷彿它就是可以分享秘密的朋友。

從後就業到後人類社會

性愛機械人的出現,意味科技世界又再邁進一大步,進佔人類私密感情生活的核心位置。它難免對人際和倫理關係帶來衝擊,構成空前尖銳的道德爭議。但在我看來,它的影響卻更為深遠,象徵著生命和數碼世界的相互交疊,現實和虛擬現實變得混雜不清,而決定人類本質的心智和自我意識,亦大有分崩離析的可能。

工業革命前屬於神權和封建主義的年代,工業革命後則是人權和自由主義的年代;到了今天,我們在彈指的一瞬間,已一腳裁進了機器權和數碼主義的新年代。正如Yuval Noah Harari在《人類大命運:從智人到神人》(Homo Deus: The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2016)中預言,人與機器的界線將變得模糊,演變成超越生物限制的新物種。少數掌握尖端科技的「神人」,將開始擁有駕馭自然的能力,取得如同上帝的權威高度;但大多數人都不可能跟上這一步伐,在美麗新世界裡終將顯得毫無用處 。

或許數碼世界裡的各式虛擬幻境,包括由性愛機械人所打造的鏡花水月,正是這些「無用階級」(useless class)苟且存活的僅有慰籍。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