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健安攞叱咤唱作人金獎喊唔停 回顧《本原》的6年創作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在1月1號晚上完滿結束,今年由於沒有實體頒獎禮,不少歌手也在1月1號晚宣布結果後,陸續在網上發布頒獎片段,其中903 DJ急急子頒發「叱咤樂壇唱作人金獎」予On仔陳健安時,他更當場崩潰嚎哭,足足三分鐘也說不出話來。

得知奪得「唱作人金獎」一刻,On仔終於將長久抑壓下的情緒釋放。 (影片擷圖)

逐格重溫On仔開心嘅淚水!
+3
+3
+3

頒獎當日,由於好兄弟梁釗峰不在港,所以當宣佈釗峰的《28天》獲叱咤十大第8位時,On 仔已涙眼汪汪地為他未能親身捧奬不值,到知道自己的大熱作品《一吻穿越四十六億歲》位列十大第9位時,更是哭了出來,寰亞唱片一眾歌手鄧小巧、Nowhere Boys 主音 Van 先後擁抱安慰他才平復下來。

豈料之後再突然宣佈 On 仔獲唱作人金獎,On 仔更是激動到說不出話來,他哭着說:「我講唔到嘢!係金獎呀!我覺得我成世人都係攞銀獎嘅人,以前我嘅夢想係踢波,我總係覺得自己未實現到一啲嘢,我估唔到我可以有第二個夢想,係攞 A呀,好似發緊夢,感覺好正。」

On仔又分享C AllStar幾位兄弟對他的鼓勵:「要好多謝幾位好兄弟,記得單飛後有晚一齊飲嘢,有個兄弟搭住我膊頭話,你寫啲歌得㗎,你一定要上台呀,當時我答唔到佢,而家我可以喺呢度多謝佢。特別要多謝歌迷,大家一陣可以傳送你哋嘅尖叫聲俾我。最後,我熱愛香港,熱愛生命,希望我可以排除任何恐懼,繼續自由創作,堅持,加油。」

今年On仔憑個人創作專輯《本原》奪得唱作人金獎,6首歌當中有5首也是親自操刀作曲,當中亦不乏冠軍派台歌,絕對是實至名歸。專輯由概念demo到成品,足足花了6年時間才真正成形,以下跟大家回顧一下On仔創作《本原》的故事。

2013年C AllStar奪兩項大獎,如日中天的時候,On仔寫下了《與慾望對話》的Demo,可惜卻未被監製採用。 (葉志明攝)

2013年,C AllStar正是如日中天,On仔當時人在巴塞隆拿,創作了這張專輯當中的一首Side Track作品《與慾望對話》,他道:「嗰年好開心嘅,C AllStar攞咗叱咤組合金同我最喜愛組合,老闆請全公司去巴塞旅行。當時我哋全部人一齊住喺公寓,裡面又咁啱有支結他,有一晚坐喺露台一路彈一路哼,就出現咗《與慾望對話》嘅Demo。後來監製覺得呢首作品唔啱C AllStar用,所以一直儲到而家推出首張專輯,監製同公司都好鍾意就放咗落去。」

做藝術的動力及靈感大多來自創作人的慾望,在2013年Demo成形時,On仔坦言他對自己的慾望並沒太清晰的畫面。後來他開始進行冥想,對成為唱作歌手的慾望越來越明確:「當時我會不斷同自己講,我要做唱作歌手,所有嘢都要以自己聲帶行先,食嘢、運動,全部行為都要為歌手呢個願望著想。」

回想起當年被監製彈歌,On仔坦言自己未有失落,反而開始了他對唱作人身份的學習:「有啲Demo未做好,其實我自己知。唔完整就會成唔到事,所以後來自己學識交Demo要交得完整,行多兩步先畀人聽。因為監製或者編曲唔係我個腦,有時候我交太簡單嘅demo畀人,其實佢哋未必會明白我腦入面想像嘅畫面係點,所以我而家交demo會交一份成品出嚟。有時監製會要求我改歌,有啲位我寧願唔出都唔會改,因為改咗出街我都未必開心。」

最佳進步獎 金獎︰陳健安

經過幾年成長,On仔又寫起碟裡另一首歌《告別的藝術》。2018年初,是On仔的情緒低谷期,這首作品的demo原本寫下不少粗口歌詞作為情緒的出口,當然出街版本沒有收錄。再問起On仔,到底當時的低落是否因為C AllStar的解散?他答道:「其實嗰段時間最大嘅問題係,我要搵自己。當時我不停思考到底自己係邊個呢?假設我係一件商品,我都要講到畀大家知我賣緊咩。」

就是這樣一個無止境的自我質問,令On仔處於最難捱的時期:「加上我唔係新人,原來同一班兄弟合作咗8年,要跳出comfort zone好難,包括生活習慣、談吐思想。所以當時我做咗一個決定,就係盡量少見班兄弟,亦係我最寂寞嘅一段時間,因為一見到佢哋我就會入返C AllStar做嘢嘅狀態,大家分工好清晰。但當監製畀我自主一張專輯嘅時候,所有嘢都應該係自己負責,令到我嘅不安、迷失,全部走晒出嚟。」直至完成專輯,On仔為這問題找到了很好的答案:「到底陳健安係邊個?我決定唔諗太多,因為每一刻都係我自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